来看你,我在流金八月的夕阳里。

远眺。在无垠的草毯上,你古铜色的背影静静禅定。


 

在你的脚下仰望。你如一个将军的头颅,永远不肯低下。

依旧站在你地老天荒的沉默里,站在你亘古的孤独里。

头上的芨芨草如你冲冠的怒发一任疯长。

 



 

历史真的像遗忘了一个土堆遗忘了你吗?

一座坚实的城池,变成了最大的化石,一枚锈透的箭头和几块瓷片深镶于你的体肤,却又被岁月的风沙侵蚀剥出。

 



 

合目在你的城头席地而坐。耳边山风猎猎,金戈铁马。

恍惚里,手抚佩剑的游击将军束发披甲从墙头走来,城池里人跃马欢。



这时我看见我的祖先们策马从你的城门穿行而过,他们扬起马鞭的姿势雄武优雅······


高原的秋风,以西部特有的硬度,将我摇醒。

将一只苍鹰和我未了的思绪一同向你的身后的山坡滑翔而下。

 


 

我起身走远的时候,你在我的身后,又站在了历史里将岁月瞩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