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记忆☆八一特辑〗

“再见吧,妈妈!再见吧,妈妈!军号已吹响,钢枪已擦亮,行装已备好,部队要出发”…… 一曲深情激昂的歌曲,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唱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依依告别亲人,依依告别心上人,依依告别亲爱的妈妈,依依告别祖国,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生命交给战场,用钢枪和大炮捍卫着祖国的尊严,用勇气和鲜血谱写着壮丽的诗篇,用无畏的精神唱响着嘹亮的军歌!

  1979年2月17日凌晨,中国人民解放军9个军29个步兵师、2个炮兵师、2个高炮师及铁道兵、工程兵、通信兵等兵种部队约30余万人,在500公里的战线上,对越南开展自卫反击作战,截止3月16日撤军返回,在那片南疆战场上,共牺牲6954人,负伤14800余人。此后,在漫长的两山(老山、法卡山)轮战中, 中国军人又付出了3000余人的伤亡,却没有后退半步。老山脚下“麻栗坡烈士陵园”的937名烈士,牺牲了也没有回到故乡,永远留在了这片热土。其中年龄最小的,是一位叫做李涛的战士,牺牲时年仅16岁零6个月。类似的烈士陵园,在南疆共有14处,每一处都无声地为我们解读什么是“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在对越自卫还击战斗中,永州籍战士牺牲三等功以上的烈士109人。其中荣立一等功3人,二等功16人。他们分别是:

  雷应川,瑶族,出生于江永县兰溪乡新桥村的一个农民家庭。1977年应征入伍。1979年2月27日凌晨两点钟,作为班长的雷应川所在的尖刀班经过4个小时的艰难进军,准确地把全连带到指定位置。拂晓时分一场激战开始了。雷应川带领全班跃出堑壕,像猛虎一样左冲右杀,很快打掉敌人的一个火力点,占领第一道堑壕。当向第二道堑壕冲击时,突然在拐弯处冒出6个敌人,揣着冲锋枪正要射击。雷应川眼明手快,当场打死4个敌人。就在这时,雷应川的大腿连中3发子弹,鲜血直流。但雷应川依然像猛虎般直往前冲,这时藏在猫耳洞的敌人端着冲锋枪向他射击,雷应川的右肩又中两发子弹。跟进的战友廖宏松、陆进雄把雷应川扶到隐蔽处,给他包扎伤口,打算把他抬下去,雷应川说什么也不肯,大声说:“赶快冲上去,夺阵地要紧!”廖宏松和陆进雄忙朝前冲去,雷应川挣扎起来,用冲锋枪猛烈地向敌人开火,掩护战友前进。突然,敌人又向他投来一枚手榴弹,他因腿部负了重伤,未能躲开敌人的手榴弹,两条小腿被炸断。战友陈锡荣急忙赶过来,再次为他包扎伤口。陈锡荣看到班长身负7处重伤,准备把他背下去。雷应川抬手把他推开,说:“不要管我,前面有敌人,赶快继续搜索!”陈锡荣不忍心抛下班长执意背他,雷应川说:“为祖国的尊严,我命令你带领全班赶快冲上去!”在雷应川的掩护下,陈锡荣顺利地冲上了4号高地,而雷应川却因流血过多昏迷过去。

  当嘹亮的冲锋号声和猛烈枪炮声把雷应川从昏迷中惊醒时,他发现右侧二十多米处的一个堑壕里,敌军在隐蔽部位正以猛烈的火力压制我方冲击部队,为了消灭这股敌军,他忍着巨大的伤痛,拖着沉重的身体,无比坚强地爬到敌军洞口,使出浑身力气,一连朝洞里甩进两颗手榴弹,3个敌军就丧了命。其余的敌军狗急跳墙,向他猛扑过来,雷应川见状用尽全力又抛出最后一枚手榴弹,把剩余的几名敌军全部消灭,其中一名是上尉营长。就在这时,敌军又向他投来一枚手榴弹,雷应川壮烈牺牲。时年23岁。部队党委追认他为中共正式党员,追记一等功。1979年9月17日经中央军委批准,雷应川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模范奖章。

  韦代春,1958年10月出生于江华瑶族自治县小圩镇练江村韦家,瑶族。1978年冬应征入伍后,于1979年2月7日参加我军在扣隆山对越军展开一场殊死的战斗,掩护师部指挥部首长安全撤离时,被越军子弹击中,因流血过多,献出年仅20岁生命。部队党委追记立一等功,并追认他为中共正式党员。

  文谋桂,1953年7月出生,祁阳县浯溪镇人。 1973年11月应征入伍, 1979年1月任代理连长。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谋桂率连队在穿插过程中被越军包围,他沉着、冷静,带领连队英勇作战,成功突围,并按时到达指定地点,截断了敌人的退路,为部队全歼敌人做出了重要贡献。战后该连荣立集体三等功,他本人荣立二等功。调任362团任副营长。在一次连队手榴弹实弹投掷时,保卫新战士陈建川牺牲。广州军区追记他一等功,授予二级英模奖章及“爱兵模范”称号。

  蒋祖林,1958年4月出生于祁阳县大江林杨。1978年1月入伍在42军大渡河团“大渡河英雄连”当战士。大渡河团奉命围歼越南同登守敌12团,越军狗急跳墙,以一个加强营的兵力进行第四次反扑时,7个敌人在炮火掩护下,爬上了阵地。在这危急时刻,只见蒋祖林抱起机枪,一梭子弹撂倒4个敌人,第二梭子弹又放倒2个,剩下的一个敌人已猛扑到蒋祖林身边,准备来夺机枪,蒋祖林一个转身,顺势用枪砸在敌人的头上。经过两天激战,大渡河连英击退敌人30多次反扑,歼敌700余人,守住了阵地。之后我军进攻同登,大渡河连奉命扫雷开道,而此时所有的排雷器材全部用完。后续部队很快涌向前来。副班长一声令下“扑过去”,首先跑向雷区,一声巨响,倒在血泊之中。接着另一战士向雷区跑去也倒下了。蒋祖林第三个站起,义无反顾向前冲去,连续踩响3个地雷,当踩到第四个地雷时一个连环雷爆炸,光荣牺牲。蒋祖林被广州军区追记二等功。

  祝重元,1946年7月生于道县洪塘营乡黄家村一个贫农家庭。1965年12月应征入伍, 1973年提升为副连长。1979年2月17日凌晨,祝重元所在连奉命围攻北山1—4号地之敌。他带领2排担任主攻,在强大火力配合下,激战12小时攻下1-3号高地。进攻4号高地时,头部中弹牺牲。战后被追记二等功。

  赵时良,1959年农历5月初7出生于祁阳县黄泥塘镇飘塘村3组一个农民家庭。1978年1月参军 。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后,赵时良所在连队任务是攻克同登地区的460高地。此时,前进的道路被铁丝网封锁,多个战友受伤倒下。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说:“连长,我去搞掉它。”不等连长开口回答,一跃而起冲上去,用枪托把铁丝网劈开一道前进的口子,但赵时良却被敌人子弹击中胸膛壮烈牺牲。部队为他追记二等功,追认他为中共党员。

  唐天月, 1953年出生在冷水滩区牛角坝白塘一个贫苦农民家里。1973年元月参军。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后,作为连队政治指导员的唐天月所在团奉命为大部队开辟前进道路。当部队坦克驶进越南复和县巴脱地段时,唐天月坐在的最前面的坦克不幸被越军反坦克导弹击毁,壮烈牺牲,时年26岁,遗体安葬在广西龙州县水口公社烈士公园。广州军区司令部给唐天月追记二等功。

  曾庆月, 1946年出生在蓝山县同堂圩乡潘家村一个贫苦农民家里。1965年3月入伍。战斗中,作为连长的他带领全连克服山高、林密、坡陡、路险、断水、缺粮、四面受敌人封锁阻击的重重困难,挺进到越南河安。激战中,曾庆月在手指负伤后仍忍痛坚持战斗,最后不幸中弹壮烈牺牲,年仅33岁。部队给他追记二等功,遗体安葬在广西那坡县烈士陵园中。

陈爱勤,1956年5月出生在江华瑶族自治县花江乡二组一个农民家庭。1976年3月参军,在某部炮兵连当卫生员。战斗中,他不顾个人安危,13次冒着枪林弹雨抢救出16位伤员,立了二等功。2月26日,我军攻打某高地,陈爱勤给一个重伤员作紧急包扎时,一颗子弹射中了他的胸膛,壮烈牺牲,年仅23岁。英灵安葬在广西水口公社思奇大队龙头山上。部队为他追记二等功,追认他为中共党员。

  吴四元,1953年出生在冷水滩区梅湾街道办事处三多亭社区一个农民家里。1973年元月17日参军,副班长。对越自卫还击战第一次上前线,脚部受伤。在医院疗伤时,两次写申请书要求重上前线,他的申请得到营部批准。几天后,在一次战斗中,敌军一枚炮弹落在吴四元身边。为了避开炮弹,吴四元就地打滚,不料滚入敌人的埋伏圈。吴四元身负重伤,被敌人抓住。他极力反抗,消灭1名敌人后被敌人用马刀活活砍死,牺牲时仅26岁。遗体安葬在广西靖县烈士公墓,总政治部追记他二等功。

  文绍智,1954年9月出生在零陵区邮亭圩镇滑石山村, 1974年应征入伍,先是做警卫员,后到食堂煮饭、养猪,再后来成为机枪手,并被提拔为班长。农历1978年12月20日,文绍智回家探亲没几天就被部队火速召回。他所在部队担任东线作战任务,从凭祥出发直通越南首都河内。途中在接到中央军委撤退命令后为部队担任掩护任务,遭到越军包围。突围时被敌人火箭炮击中胸部光荣牺牲,时年25岁。遗体安葬在广西凭祥市烈士陵园,被追记二等功。

  宾春和,1962年3月出生于东安县横塘镇大田村3组。1980年11月参军。1981年5月16日在法卡山战斗中,宾春和英勇顽强,冲锋在前,在战斗中消灭2名敌人,光荣牺牲。骨灰安葬在广西宁明县夏石镇烈士陵园。广西军区边防第三师为其追记二等功。

  何军祥, 1962年12月8日出生在道县营江乡上源头村。1980年12月应征入伍。何军祥所在营向法卡山越军发起进攻,经激战1小时,2营一举攻占法卡山。之后越军以一个团的兵力开始向法卡山发起反攻,在激战中,何军祥不幸中弹负伤,但他顽强勇敢,仍然去抢救受伤的战友,被炮弹炸得尸骨无存,壮烈牺牲。这次战役,我军打死越军705名,打伤513名,击毁坦克大炮175门,2营被中央军委授予“法卡山英雄营”,何军祥被追记二等功。

  秦德甫,1962年8月出生于道县白马渡镇南冲村。1980年11月参军。秦德甫所在营向法卡山越军发起进攻,秦德甫所在连为主攻连。5日凌晨,在强大炮火的支援下我军发起冲击,经激战1小时,2营一举攻占法卡山。之后越军以一个团的兵力开始向法卡山发起反攻。激战中,秦德甫不顾炮火轰击,冲锋在前,壮烈牺牲。被追记二等功。

何业军,1961年10月26日出生于东安县大江口乡灯台角村3组。1980年11月参军。法卡山战斗打响后,何业军担任爆破组第三爆破手,表现英勇顽强,出色地完成任务。1981年6月19日,何业军在法卡山另一次战中光荣牺牲。总政治部批准他为烈士,广西军区为他追记二等功。

  周克林,1962年9月8日出生于东安县紫溪市镇五里牌村4组。1980年11月应征入伍。在法卡山战斗中,周克林和战友一道连续战斗了87个昼夜。1981年8月21日晚,敌人以一个排的兵力,在炮火的掩护下,向我阵地反扑。周克林和全班战友坚守阵地,被敌人炮火击中,壮烈牺牲。广西军区边防第九团追认为共青团员、追记二等功。

  雷放红,1964年4月2日出生于东安县端铺镇上村4组。1983年1月应征入伍。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雷放红英勇顽强,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自始至终坚守阵地,光荣牺牲。母亲得知儿子牺牲的消息时说:“放红是党的好儿子,在党和国家最需要的时候,献出了宝贵生命,是无上光荣的!”雷放红被部队追记二等功。

  李汉兴,1963年1月20日出生,宁远县仁和镇社旺村人。1982年元月入伍,特务连侦察排副班长。 对越自卫还击战中,他带领全班11名战士从防城县20号界桩入境,深入越境20多公里进行侦察。当完成执行任务返回时,被埋伏在山洞里的越军发现,为掩护战友们撤退,不顾个人安危,爬上高地用冲锋枪向敌阵猛烈射击。越军火力被吸引过来,战士们安全撤离,可李汉兴连中三弹壮烈牺牲,年仅22岁。同年被追认为中共党员,追记二等功。

  这就是我们的战士!他们用钢枪打退了越军的入侵,他们用大炮粉碎了敌营的防线,他们用青春谱写了英雄的赞歌,他们用热血迎来了胜利的曙光,他们用生命捍卫了祖国的尊严!

他们回来了,扛着被战士的鲜血染红的军旗,唱着悲昂的军歌回来了。他们化成一簇簇杜鹃染红了南疆的山坡,化成一抹抹山茶花绽放在南疆的野外,化成一朵朵兰花点缀着南疆的村庄,化成一株株木棉守卫着南疆的边防线。他们把不朽的军歌唱响!

  他们与山河长存,与日月同辉!他们是无名英雄!

虽说无名却有名,他们是人民解放军!

虽说无名却有名,他们是中华好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