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游历了世界近60个国家,国内我却有新疆、青海、甘肃、广西、湖南、湖北、辽宁等省份没有涉及,这次青海之行也是应了朋友邀请做深度拍摄,弥补了国内版图的一片空白。

在我看来,去什么地方,和什么人去,去的时间和路程,都直接影响了我们行摄的意义。百年不遇的疫情迫使我退掉国外所有行程,在青岛连续呆了七个多月,十多年从未在一个地方呆这么久,青海、新疆是我一直向往的地方,尤其是青海的俄博梁我心心念念已久,终得偿所愿的踏上这块从未谋面的土地,开启这段短暂的行摄之旅。

下面这张手绘草图便是这次将要穿越的路线图,跟普通游客的线路有所区别,我们将会几次穿越广漠无垠的戈壁、沙漠和无人区,去探秘内心深处无数次梦想的空灵之地。

从青岛直飞西宁,下机后没有停留马上租车沿着青海湖直奔第一站“黑马河”。中国太大,青海太大,每一段路程都要耗时五六个小时,疲劳是肯定的。

下面是航拍的青海湖沿岸风光,说起无人机航拍我还真是个新手,这是我出发前两天刚入手的无人机,青海湖放飞也是我的首飞,也是处女航。

1000多年前,唐蕃联姻,文成公主远嫁吐蕃王松赞干布。传说在临行前,唐王赐给她能够照出家乡景象的日月宝镜。途中,公主思念起家乡,便拿出日月宝镜,果然看见了久违的家乡长安。她泪如泉涌。然而,公主突然记起了自己的使命,便毅然决然的将日月宝镜扔出手去。没想到那宝镜落地时闪出一道金光,变成了青海湖。

还是新手,不熟练,起飞前按步骤检查所有设备的状态😄

黑马河紧靠青海湖边缘,赶过去已经错过了日落,第二天一早天公又不做美,只能前往下一站大柴旦,这一段车程需要近八个小时。

沿着314国道一直开,快到大柴旦时公路右侧隐约会看到呈现丹霞地貌的群山,这时候需要我们开车冲着山的方向行驶,没有路,全是沙石,越野车就像行驶在炮弹坑中一路颠簸,大约20多分钟开到了山脚下,这里是无人机的天下,在高空可以看到难以置信的场景,上帝视角便是由此而来。

像极了五花肉

无人机航拍的视频

大地之肺

赶到大柴旦刚好碰到日落,也是这次行程唯一拍到的彩霞。

这里是大柴旦的翡翠湖,西侧几百公里之外的茫崖也有一座“翡翠湖”,说是翡翠湖其实都是盐池,一种工业用盐,大大小小的连成片,在上空看下去有蓝色绿色和白色,游客们大多穿着鲜艳,倒影在湖水中的影子煞是好看,也有镜湖一说。

大柴旦这里有许多自然生成的盐碱地,跟美国西部的死亡谷地貌很接近。

在大柴旦我们住两晚,第二天一早出发前往艾肯泉,这里有一个一直喷涌的泉眼,矿物质含量很高,地表呈现黄红蓝绿好多种颜色,从空中看下去五颜六色,也被摄影师称为“恶魔之眼”。

艾肯泉边留个影

路边许多这样沙漠化的地表

第三站我们入住在格尔木,前往昆仑大峡谷,可可西里和三江源景区的大多都在此住宿。


穿越昆仑大峡谷再往前就是可可西里了,这段的哑口海拔4700,对我这样有高反的人算很高了,登山亦无可能,用无人机替我爬高500米,整个峡谷的全貌蔚为壮观。

昆仑河谷

可可西里青藏公路的开始段,可以看到两侧如卫士一样的雪山,一座叫不上名字,另一座叫玉珠山。

在可可西里随处可见的藏羚羊

青藏公路旁偶遇野驴于列车同框

三江源国家公园位于地球“第三极”青藏高原腹地,以山原和高山峡谷地貌为主,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可惜无人机最大升限500米,如果能再高水脉会更加漂亮。

每天行车里程至少五六百公里,耗时七八个小时在路上,有时甚至更多,这就是青海,地广人稀,沿315荒漠公路途中的天路,两侧的丹霞、雅丹地貌,目不暇接。

中途的吉乃尔湖像不像马尔代夫

真的有外星人吗

连公路途中的加油站都如此壮丽

天路

穿越柴达木盆地来到他的腹地,也是世界最大的雅丹地貌群,俄博梁雅丹魔鬼城。

从315公路拐下来,在沙漠中驾车行驶半个多小时就来到俄博梁,这是一块没有开发的地表,就像体验火星,海拔3700米的高度有时会让你喘不上气。

随处可见的高耸电塔会不会对生态造成破坏

  世之奇伟瑰怪 常在于险远

越野车也经常陷入泥沙,就不用说其它普通车辆了,这个地方目前没有开发,最好也不要开发,保持这块净土吧。

全程拍摄结束,收摊😄

返程路上邂逅沙尘暴,在青海几乎随处都是风景。

茫茫戈壁的大青海,好多地方寸草不生,而这恰恰是吸引我的地方,短暂的旅程结束了,自驾6000多公里,好多震撼的风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青海,我还会再来。唯一遗憾的是无人区公路旁的公厕需要当局重视,我知道没有水源冲厕是大问题,可以借鉴国外这方面的先进经验,如厕解决不好会影响旅游者的心情,希望下次再去的时候会有所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