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在分娩昆仑之前,您,已分娩出巍峨

在诞生黄河之后,您,已诞生了辽阔

黄沙浸透鲜血,黄土奉养绿色

天高地远的大西北

当我们豪迈如山、激情似火打您的心口走过

那艳丽的红、痴情的黄和醉心的绿

已经成为我们  生命的军歌、灵魂的底色

红,代表渊源,代表基因,代表血脉

红,代表历史,代表信仰,代表衣钵

红是巍巍宝塔,宝塔山下奔流千年的延河

红是陕北窑洞,是窑洞里彻夜不眠的灯火

红是苦难,是挣扎,是拼搏

红是追寻,是希望,是凯歌

红是南泥湾喧腾的黄昏、杨家岭宁静的早晨

红是卫戍三边的烽烟、两当兵变的枪声

红是那面血染的旗帜  

旗帜上风起云涌的战史

红是一页页战史里  铿然作声的字迹

红是我们在那面火红的旗帜下庄严宣誓

惊天动地的声音里

透出一名西部军人固若长城、

巍如昆仑的心史

从古城长安到玉都和田,

从圣地延安到高台雄关

从贺兰山下到青海湖畔,

从巍巍祁连到阿里高原

漠风销骨,烈日铄金

考验着石头的沉默、胡杨的性格

坚冰凝气,积雪寒心

磨砺着战士的血肉、将军的骨骼

一年三百六十日,是多横戈马上行

铁打的营盘,寂寞的哨卡

孤绝的守望,云遮雾锁

是黄沙百战的信念使你日夜坚守、

无怨无悔

守望着这梦中的界碑、心上的祖国

西安,则天下安;

西宁,则天下宁

占国土面积三分之一的大西北

绿洲田园,边塞哨所

楼群灯火,交通阡陌

谁来受领这守防的重任,

谁来肩负这打赢的使命

荒芜人烟的无人区

时时期盼我们深情的眼眸、

生命的绿色

高寒缺氧的永冻层

处处召唤我们用心血浇注、

用青春抒写

英雄弹铗、文人泼墨,

巾帼出塞、壮士报国

纵然是对寂寞的坚守、

对死亡的穿越

依旧

移不走  那长在心头的万年青

化不掉  那挂在双肩的千秋雪

是的,我们责无旁贷

因为我们本来就是绿色的

是的,我们无怨无悔

因为我们最适合

在这片荒凉中扎根、结果

我们是活着的秦俑

我们是当代的红军

我们是西北军人、昆仑卫士

最适合在这块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高地上

浸注热血、搭建骨骼

对一轮明月整装待发,

听号角悠然远去

迎漫天风雪傲然屹立,

看星火噼啪剥落

当青春和热血

在信念的熔炉里熔炼淬火

心中还是那块  沉甸甸的铁

回望古都长安,

连营鼓角疯长成雨中的小麦

俯瞰金城锁钥,

黄河的涛声从百年铁桥流过

塞上江南,宁夏坐唱,

还是那背靠岳飞词里的贺兰山

放马青海,让人流连的,

依旧是那开在天边的花儿


河西驼队,驮走了走廊尽头的余辉

敦煌飞天,反弹出发自肺腑的仙乐

葡萄含露,可是新疆姑娘灵动的眼眸

火焰熊熊,融化着天山峰头的奶酪

 

梦里人烟少,胸中蜃楼多

雄关拂晓,哨卡碑刻

不都是戍边将士发自肺腑的心声和独白

不都是那 拦也拦不住的疆场梦

唱也唱不完的出塞歌

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

行走西北、守望西北的兄弟啊

黑脸堂、绛紫唇,明月眼、昆仑额

就爱眼巴巴地看着大西北

那现实中的神话、世俗里的灯火

陈兵戈壁,决胜大漠

面对战争,让我们绿色的名字赫然在列

在高原的冰雪上听到刀剑的回声

在时代的旋律中看见铁流的漩涡

马达轰鸣、电波交错

远程打击、短兵相接

奏一曲守卫和平的壮歌

绘一幅绵延长城的水墨

战车碾碎昆仑雪,

猛士高唱大风歌

今天,就让我们

用加粗的喉咙、放大的胸廓

用红、黄、绿这三种大西北最富生命张力的颜色

在伟大祖国更加辽阔的西部

唱出,云蒸霞蔚、宁静祥和的辽阔

写下,雄风激昂、所向披靡的战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