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火的闽红,沧桑的汗青,交融的文明,神秘的传说,富饶的百姓,唱晚的渔舟,拂晓的恩雨,黄昏的梵唱……千年历史文化名城泉州,每寸土地,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无不在散发着浓浓地历史文化气息。

这些震撼的衔头,无一不在召唤我。踏入泉州这座城市,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或许是折服于她的包容。

西街之于泉州,就像南锣鼓巷之于北京,南京路之于上海,平江路之于苏州,八廓街之于拉萨一样,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老街,西街就是泉州千年沧桑巨变的见证者。在老泉州人的眼里西街就是泉州,是真正的老泉州。泉州味最足的地方,莫过于西街。

泉州西街有一条很不显眼的巷子叫做裴巷,相反的是,满是涂鸦的墙面上有一句闽南语:厝埕好代志,厝边头尾逗阵来,这条巷子里面有一面墙在抖音、微博这些社交平台上鼎鼎有名,是网红墙。充满现代气息的小西埕与古朴的西街相比,仿佛是在说无论是千百年前还是现在,泉州始终还是那个包容而又开放的城市。

西街是很多历史的印记,

也是很多人老泉州童年的记忆,

希望它的老味道,

能一直一直流传下去。

泉州开元寺这几千年的历史,经受过风雨岁月沧桑,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东西双塔,古朴又优雅,被视为是泉州的象征性建筑之一。

塔身全部用石头砌筑,仿造木制建筑,近50米高却不用一砖一瓦一木,是国内最高最大的一对石塔。不经历伤痕累累,哪能皮糙肉厚,历经超强地震、战乱、台风依然巍然凌空,不愧是石塔之王。

妈祖是海神,渔民们都想祈求风调雨顺,所以在沿海地区有很多妈祖庙。泉州天后宫素来被认为是海内外建筑规格最高的祭祀妈祖的庙宇。

泉州府文庙是中国东南现存规模最大的包含宋、元、明、清四代建筑形式的文庙建筑群,较好地保存宋代建筑风格。

关帝庙,也叫关岳庙,是泉州香火最旺的地方,庙宇门口商贾云集,香客如织,热闹非常。泉州人都说在这里祈祷非常灵,所以不论白天还是晚上,这里都是满满的人。

现存最早的独具古阿拉伯伊斯兰建筑风格的清真古寺,是国内惟一用花岗石和辉绿石建造的典型阿拉伯中亚风格的清真寺。它见证了泉州千年以前的包容、博大、繁华。虽和关帝庙距离很近,不过建筑风格却大相迥异。与关帝庙的繁琐华丽相比,清净寺寺如其名,清净简约。

草庵摩尼教寺是我国唯一仅存的摩尼光佛、摩尼教寺庙,始建于宋代绍兴年间,初为草筑而得名。草庵摩尼教寺是仅存的珍贵史迹。

世间有佛宗斯佛,天下无桥长此桥。安平桥是现存古代最长的石桥,始建于宋绍兴八年即公元1138年,历经十四年建成。享有天下无桥长此桥之誉。

刺桐花开了多少个春天

东西塔对望究竟多少年

多少人走过了洛阳桥

多少船驶出了泉州湾

从蔡公祠步向蔡公石像

一脚踏上了北宋年间

江水东流,海波倒灌

——四大名桥石家庄赵州桥,泉州洛阳桥,潮州广济桥,北京卢沟桥,泉州洛阳桥是现存最早的跨海石桥。

对于漂泊在外的游子来说,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忘不了的思念,叫乡愁。也许每个人表达乡愁的方式各不相同,但是对于闽南人来说却出奇一致,发迹后,回乡盖大厝,似乎是一种执念。

蔡启昌、蔡资深父子在菲律宾致富后,心系故乡。从1865年起, 从清同治年间至宣统三年,凿石声声建广厦,历经四十五年的打磨,1911年,蔡氏古民居建筑群全部完工,一座座自带闽南气息的红砖厝,静静呈现。也许厝主也希望,每一个离乡的闽南游子,能在这里还原记忆,找回家的感觉。

伊斯兰教圣墓是我国现存最古老、最完好的伊斯兰教圣迹,具有典型的唐代建筑特色。墓周围还有一些历代的伊斯兰教徒的石棺墓。已成为研究泉州海外交通史及伊斯兰教传播史的重要文物。



清源山虽秀冠东南,但它的外表却那么谦逊平和,谦逊到自己都怀疑自己怎么也是5A景区。这座泉山和因它而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泉州一样,似乎并不想过分地张扬自己。也许,只有那些愿意深入其中的有心人,那些历史文化虔诚的朝圣者,才能发现它无与伦比的独特价值,读懂它与众不同的文化符号。

南安市丰州镇九日山上的祈风石刻,记录了当时泉州商船祈风仪式的千年历史,是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的有力印证。虽然在历史风霜的洗涤中,丰州古郡早已没有了当年的风采,然而,丰州金鸡古港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早已在历史图卷上,写下灿烂的一笔。九日山摩崖石刻见证了泉州人开创海上丝绸之路的伟大航程……

错落有致偎在大山怀抱中的樟脚古民居,有一层两层的古居不下百座。古民居所砌山石色彩鲜艳,斑驳的木门半掩着,破旧的家具整齐的摆放,墙头的杂草随风的飘摇,一切是那么的安宁与世无争。村里老人说,清康熙年间他们的先祖就从外地迁徙至此;嘉庆年间民居陆续兴建。至今,古宅以石头般坚硬的信念站立了两百多年。

崇武,顾名思义,崇尚武备。在惠安的大海边,有座屹立了六百多年为抵御倭寇所建的崇武古城,几百年来几代军民凭借天然的屏障和牢固的石城,历经血与火的洗礼。它是现存最完整的丁字型石砌古城,是仅存的一座比较完好的明代石头城,也是海防史上一个比较完整的史迹。

对于崇武来说,石头就是小城的灵魂。古城墙承载着小城的历史,见证了小城的从前,把历史的记忆一直留到了今天。 老街两旁是朴素的民居,石房子、红砖厝、木结构房子都没有太多的装饰。这些不同年代的建筑透出岁月的斑迹,沉淀的光芒还在。

如果是你想象的,那么她就不是永宁。没有夸大其词的宣传,只有街头巷尾令你难以想象的深厚。作为明代举足轻重的海防卫城,永宁以军事起家,却不辜负上天赐予的钟灵毓秀,六百多年来,人文荟萃,多种文化在一个小镇难以想象并存着。

拥有近百个姓氏的石狮市永宁镇,各种祠堂和家庙遍布。华侨归来建的古大厝和番仔楼精雕细琢,像匠心独运的艺术品一般诉说着南洋往事。永宁,永葆安宁,便是如此。

泉州是一本被遗忘的旧书,偶然捡到让人爱不释手。江南以南,曾经东方世界最繁荣的海港城韶华不再,但慢慢走,慢慢看——庙堂、南音、闽菜、木偶剧……这座城市有最正点的闽南历史。世界宗教文化汇集地,闽文化之源头……

  ——2020年08月01日于福建泉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