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复一年——

我走过飞花的春季酷夏的炽热秋日的清爽残冬的凛冽。

我独倚寒窗,心的一隅,寻觅你伟岸的身影,别离的愁情,凝聚在雨季。

在那个落红飘飘的季节里,你背着行囊远走天际。没有勇气伴你同行,挥挥手成为一生的定格。从此,难以抑止住心口阵阵悸痛,常在难眠长夜洒落一枕清泪。

是否再见也是相惜相敬?

是否再见更是亘古的情谊?

忆儿时一同攀后园里那株参天楠竹,竹林里印满了稚嫩童趣;常挽起湖畔季风裁剪的扑面柳枝缆一副秋千荡起湖面清清涟漪......

每当绿意写满了山洒遍了林衬美了花,更渲染了你一身的草绿。在早春细雨微风轻拂中,我沿着清冷的江岸迤逦而行。是找寻旧日的足迹还是昔日的青春?是江上唱晚的渔舟还是垂钓的簑笠老翁?

牵引着你的思绪,你读懂了寒江的孤寂?

多盼望你能再回故地,看看旧日的伙伴,重温浓郁的乡情,更想用深邃的眼眸告诉你这段未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