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听情歌很多年,如今听来还是能撩拨心弦。


我也有自己一去不返的少年郎,美好的回忆每每回忆,都是一场心动。


年少的时候真的有爱情吗?如果没有,怎会年逾三十还是会想起来泪流满面呢?

“墙头马上遥相望,一见知君即断肠”,开始时是一场戏文,相知时是一首歌谣,情浓时是一场浪漫,辜负时是一场回忆,到了死别,变成了一篇祭文。


兰因絮果,果然还是一个悲凉的故事。


而我和少年郎的经年过往,早已是一壶桃花酿,是灼灼夭夭的年华,最美好的遇见,也是桃李纷飞后的离散。

我还记得,最初的表白,是年少时光里,一群刚过幼学之年的孩子们的“家家酒”,却藏着真实而纯粹的心意。


少年帅气的侧脸,笑起来时的阳光,说喜欢时坚定害羞又佯装镇定的模样,成全了时光的细细珍藏。一边是最好的朋友一边是最爱的人,每一天都能收到小礼物的开心,一同吵闹、一起玩耍,哪怕是坐在单双杠上聊天、摘“苍蝇树”的枝叶、一起骑车时耳畔呼啸的风,都化作青春的彩虹,镌刻在记忆一隅,成为回忆时不由自主上扬的微笑。

我也记得,最后的分离。我忘记了那一天的天气,忘记了空气里是否弥漫着花香,忘记了你说话时的声音,却记得周遭的寂寥,记得你送给我的音乐盒,记得你到喷水池里为我捡起的那把小刀,虽然到最后,什么都没有留下,连睹物思人都成了奢望。


你一定不知道,那个暑假,我有多么想念你,那也是我第一次,懂得相思。下雨的时候想你,念诗的时候想你,无论是微亮清晨还是薄暮黄昏,我都会想到你。有你的电话号码,却不敢拨通,怕是你的父母接听的,那该怎么办?又生气,你怎么不给我打一个电话,你会想念我吗,像我想念你一样?还是真的如分开的时候你说的那样,“你都要走了,我就不管你了”,这么无情?


你不是我第一个爱的人,毕竟年幼,说爱太沉重,但你一定是我第一个思念的人,浓郁又克制,想念又萌动。之后,我曾回过原来的学校,想见见你,却听他们说,一年之后你也转学了,那一刻我明白,有些转身,便是再也不见。那一刻,我也很宽慰,或许因为我不在那儿了,你也不愿停留。

女孩子的爱情,大多都是自己幻想的悲欢,如今想来,真是可爱又可笑。


远走的人,留在记忆里便好,时隔十几年再联系,除了一刹那的惊喜,余下的全是物是人非的苍凉。人间没有那么多童话,久别不一定要重逢,有些故事,适合回忆,因为痛苦总会过去,而美好会留存下来。


原来,我最想要的,都曾得到过,只是时光太稚嫩,美好太短暂。可那个时候,我真实拥有过,最好的朋友,最爱的人,优异的成绩,父母的爱,还有肆意洒脱、无惧无畏的自己。一切光芒与虚荣,我都拥有。


铅华还未洗尽,时光尚算年轻,我却像一贫如洗的老者,蜷缩在阳光的角落,于回忆深处,悲欢离合,一杯茶、一首歌,这浮生,就此别过。


没有牵挂的人生,我也会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