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梅四季盛放,仿佛不知疲倦

爱一座城,不知道需不需要理由

每次看见三角梅

会想起厦门

不知道算不算一种思念

大凡城市靠海

便有了不同一般的气质

厦门其实是个岛

潮起潮落

带走每个晨昏的灯火与日出日落

一座城市的十三年,其实不算太长

一个人的十三年,其实还是有点长

用十三年邂逅一座城市

不知能否也同时邂逅自己

南普陀寺的清晨

烧一炷香,沉默良久

心中既无祈祷,也无悲喜

每个来问佛祖的人

其实答案都在自己心中

趁着东方还鱼肚白的晨曦踏上轮渡,人群熙熙攘攘,却怎么也打不破厦门这座城市的宁静,墙皮剥落的古建筑神韵依存,锈迹斑驳的围栏挡不住芳草香花。在这里,每一寸目光的投向都是一寸猎艳,是梧桐树露枝吐芬芳,是紫藤爬满的屋顶楼檐。

到鼓浪屿的傍晚,

独自坐在码头边发呆,

远处隐隐传来海浪和钢琴的乐音,

对岸是一片灿烂的灯火。

远处有渔船在亮着灯火打鱼,

霓虹的倒影在鹭江上,

编织成一支韵律优美的小夜曲。

清晨五点,小岛尚未醒来,轻雾是淡蓝色的。鹭江里,总有一些驾着小船打鱼的人,休闲得不知道是在谋生还是在玩,礁石上,总有一些海鸟在等着。听,海的声音。拍打在岸边,海也带着鼓浪屿的韵律。

喜欢十三年前的鼓浪屿

那时游人还不算多

建筑很老旧也没什么规划

野猫乱跑在寂静的巷子里

那时

在巷口卖麻薯的

还是个淳朴的当地阿伯

刻在石头上的字倒还能相认,可写在地上的字不知道究竟是该从上往下读还是从下往上读,这得问大师。

去阳光斑驳的庭院,

去钢琴声响起的教堂

去爬高高的日光岩

去偶遇一次闽南美食

一千个人心中

会有一千种鼓浪屿

也会有一千种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