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时,天还只是阴沉着,想着去买一碗热腾腾的水饺带单位去吃,脑海里计划着一天的工作安排,一路走着,一声声带着沙哑的猫叫声突然传来,引起了我的注意。顺着声音寻去,在不远处的私家车下面,看到一只湿漉漉的小奶猫可怜兮兮地趴在地上叫唤。

我于心不忍,从包里拿出纸巾,将手伸到车下给它弄干净身上的水渍。这时,一个穿着橘色花裙子的阿姨走了过来,“哎呀,是一只猫在叫啊!”


见她切切关心的模样,想到自己家已经有了醉醉,是不可能收养这只小猫了,便大胆问了句,“您可以收养它吗?”


她摇摇头,“我最不喜欢猫了。”


我无奈一笑,继续将纸巾覆盖在小猫咪的身上,阿姨看着我,说了句,“你心真慈。”


何为慈?佛祖割肉喂鹰为慈,我甚至不能收养这只可怜的小家伙,这些微小的举动,不过是人的恻隐之心罢了。


正说着,雨就下了起来,见小猫咪都叫得没有力气了,我赶紧跑到超市给它买了一袋幼猫湿粮,又飞奔到车前,把猫粮倒在它嘴边,见它艰难的吃着,心才稍安些。

这时,我发现,旁边燃气站散养的小黑狗不知何时跑了过来,蹲在一旁。雨落在它黑色的毛发上,圆溜溜的黑眼睛满目动容地看着车下的小猫,我对他一笑,“你也在为小奶猫担心,对吗?”


小猫吃了几口粮食,又开始叫唤,我伸手摸了摸它的头,试图安慰它,又将食物往它嘴边推了推,它继续吃了起来。只是,全程都是趴在地上的,只挪动了爪子和头,小小的脑袋、尖尖的耳朵,还有偶一抬头,那双碧蓝的眼睛明亮、无辜又怯懦,真让人揪心。


我怕呆会儿私家车要开走,没看到小猫咪把它给压了,必须给它转移才是。于是,便从包里拿出准备带到单位去的紫色围巾,叠好放在地上。接着,将小猫咪从车下拎了出来,小心翼翼用围巾包裹好,选了一旁能遮雨的大树将它安置好,又撒了半袋猫粮在它旁边,心下期盼着,它能渡过此劫,好好活下来。


待我转身离开,却发现小黑狗在舔舐刚才洒在车子下面的猫粮,便把袋子里剩下的猫粮全给了它。


不成想,小黑几口就把猫粮吃完了,转身又跑到小猫咪那儿,我也跟了过去,见小黑要抢夺小奶猫的粮食,我赶紧呵斥并赶走了它。见它悻悻走远,我才到巷子口去买了水饺。

雨越下越大,车也叫不到,放心不下小奶猫的我,决定再去看看它。


可我却看到,让人心碎的画面:猫粮已被吃完,小黑正狠狠撕扯着本该包裹着小奶猫的紫色围巾,不远处湿漉漉的水泥地上,是小猫一动不动侧躺着的尸体。


我怒吼了声,“小黑!”


它见我来了,丢下围巾,一口叼起小奶猫还柔软的尸体,咻地跑走。我举着伞,立马追了出去,边追边喊,“小黑,你站住!”


可它却越跑越远,穿过院子紧锁的铁门,停下来回头一看,发现我还在追,又继续跑,转个弯的功夫,已不见身影。


我当时很生气,这只狗怎么这么残忍,可我转念又想,它只是一只畜生,那是它的天性,我又怎么能和一只狗置气?它甚至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刚才我走过去,只是想确认一下小奶猫是不是真的死了,不忍心让它的尸体被人肆意践踏,我想将它埋了,留给它最后一丝体面和尊严。

不甘心的我,又转身走向了燃气站,恰好,看到小黑叼着小奶猫的尸体飞奔而过。见他的主人也走了过来,骂骂咧咧地说,“又叼了什么回来?”


我赶紧冲上去,“是一只小猫的尸体!”


主人一听,大惊失色,“什么?它平常可不喜欢这些东西的啊!”


“我看到了,是一只流浪猫,您能不要小黑把它给吃了吗?能帮忙把小奶猫的尸体给埋了吗?”


说着,主人已拿着扫帚要去教训躲起来的小黑,“绝对不会让他把尸体给吃了,你放心!”


“那,请您帮忙把小猫的尸体埋了吧!”


“好的,一定!”


听了这句话,我才略微安心,重回上班的路途。

雨越下越大,像我心间被撕裂的伤口。


我们总是太自以为是,就像我以为小黑怀揣着对小奶猫的恻隐之心,就像我把它从车子底下拎出来是不是反倒害了它?我不忍心,目睹一场死亡,也没有勇气照顾一只可能终身残疾的流浪猫。到最后,它是不是被小黑咬死了,还是用尽力气叫唤了最后一声倒下,这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希望能给它的死亡留下一点体面和尊严。


就像曾看到的一条短视频:一个小吃摊上,老板正用机器将一只活着的小龙虾生生压扁,再和面做饼子,那娴熟的手法,好像压死的不过是一点空气罢了。更让人背脊寒凉的,是评论区大多是“看起来就好吃”的字句,偶有人说一句,“好残忍”,下面就会跟一句“好馋人”。那是人性泯灭后的,麻木不仁。已经褫夺了它的生命、蚕食了它的尸体,就不能给它的死亡留一点体面吗?


对死亡的尊重,便是对生命的尊重。生而为人,如果失去了人性,和野兽有什么区别?小黑虽然是畜生,好歹也有主人为它弥补过错,这人间值得,是因为人间有爱啊!


万物生灵,托生于这人间,便都在密密麻麻的命运网里,灾难面前,谁也不能独善其身;洪流席卷,谁也无法挣脱尘网。人心若失去了温度,人间便成为地狱。

一路的雨太大,湿透了我的衣裤。心间情绪太浓,我觉得有点儿喘不上气,便拿出手机,点开了抖音,在娱乐塑造的梦里,逃离现实的惨烈,冲淡情感的澎湃。


那一刻,我突然发觉,真正的毒,不是侵蚀身体而是麻痹精神。当我们甚至不为生命的逝去悲伤,到最后,我们便也体会不到活着。


人的伟大与渺小,源于他对待生命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