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垟

林垟乡抗日史迹揭秘

施菲菲

抗日战争期间,林垟乡曾经是浙江省第八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所在地,在这里留下许多有关当时军民共同抗日的人声物事。  这是一段温州人抗日的史实,应该回放,应该再现 。     


1941年上半年,民国时期的浙江省第八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专员张宝琛带领专员公署的政府机构退避到泽雅林垟乡 ,在林垟留下一段军民共同抗日的故事 。              

撤退到林垟的原因

抗日战争,温州城曾经三次沦陷。第一次是1941年4月19日至1941年5月4日;第二次是1942年7月11日至1942年8月15日;第三次是1944年9月9日至1945年6月18日。


张宝琛的第八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大约是在1941年上半年、 温州第二次沦陷期间避难到林垟乡。

据当地老百姓传说,当年张宝琛所以选择林垟作为他的专员公署栖身之处,原因有两个,一是地利;二是人和。

林垟位于我市西部山区,群山连绵,林深路幽,交通非常闭塞,在地形上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张宝琛的贴身秘书叫大楚(东阳人,与张宝琛是同乡),是永嘉安乐乡乡长季壮生(林垟人,当时林垟属安乐乡辖区)的女婿,季壮生的女儿叫阿芬。张宝琛与季壮生两人的交情很深,非同一般,在官场上,两人志向一致,政见相投。据说阿芬也是由张宝琛介绍给大楚的,是张季交情而促成了这桩婚姻。

林垟虽然地处群山之中,但其山坪开阔,良田肥沃,翠竹茂密,单是底垟与外垟两爿地,就有 2000多亩水稻田,当时民间有谚语:林垟底垟与外垟,一年种稻可吃两年。

当时的温州行政中心迁移到林垟村后,沉寂的小山区一下子喧哗起来。

现年70多岁的陈聪波(原温州103冶炼厂退休工人)是原林垟村保长陈启钊的儿子,他说:我听我父亲说过,专员公署刚迁到林垟,“兵马已到,粮草未来”,张宝琛便下令各保长出面征收军粮。我父亲是敲着铜锣,一家一家去兜粮食。穷人家少出点,富人家多出点。那是国难当头呀,林垟老百姓也都齐心协力缴军粮,没啥异议。部队驻扎下来、一切安稳后,政府事务有序地展开,供给也有了着落。一般情况下,都是组织村民挑夫翻山越岭到瞿溪,把粮食及其他物资一担一担挑到林垟。

张宝琛还把当地18岁至50岁的老百姓组织起来(不分男女)成立地方抗日武装,当时的名称叫“抗日民兵团”。“抗日民兵团”也学正规的地方部队,分班、排、连编制。他们也跟张宝琛的保安团的士兵一样,每天出操训练。

当年的“抗日民兵团”骨干成员陈洪娇老人还健在。

2013年4月30日在林垟采访,在陈聪波的引领下,我们找到了已95岁的陈洪娇老人家,因为听力丧失,我们只能向她的儿子季春南了解情况。陈聪波说:当年的“抗日民兵团”中,有两个女子最风光,一是季壮生的女儿阿芬(已去世);一是陈洪娇老人。陈洪娇是林垟的“女强人”,她读过书,人又漂亮,胆子大。陈洪娇上过私塾,与我的父亲陈启钊一同在林垟九间头季元春办的蒙馆里读过书,季元春曾经当过福建长乐县县长,后来告老还乡,在林垟办蒙馆收学生。

“抗日民兵团”成立后,陈洪娇是女教官,她“腰间系三角皮带,裤带头插着木壳枪”、威风凛凛的形象,一直留在林垟村民印象中,现在还有人常常提起。季春南补充说:我母亲常常说“民兵团”是天光早训练,村里青壮年都空着肚子出操,有打耙、有整步走,后来他们抗日民兵团还去过瞿溪,参加抗日民团大比武。

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中国人同仇敌忾,偏远山区的林垟老百姓在宣传力量的感化下,也深明大义,威武迎战。

文革时,陈洪娇被关押过,有人在她家的柜子里搜出国民党青天白日的徽章、三角皮带等物,不用说,这些文物都被收缴,被毁坏。

原泽雅中学校长吴绍林是林垟人,他听过坊间老百姓口述的许多有关张宝琛在林垟的故事。他说:张宝琛在温州专员公署任专员时,抢杀过许多共产党,有血债,所以后来被人民政府镇压。但抗战这段时间,他退避到林垟所做的两件事,值得一提。一是造石头路。林垟有5个自然村,中间是一大片冷水田,过去村与村之间道路断断续续,坑坑洼洼,交通很不方便。张宝琛到林垟后,下令修造石头路。他把全乡民工、石头匠集中起来,每一正丁派三十工,口粮要自带,不付分文报酬。军民齐力造路,苦战了两个多月,修建好了五个自然村之间的通道,共计有20多华里。畅通的道路是当时备战的需要,也让后人受益不少;二是植树造林。在林垟村,现在还保留着一片柳杉树林,这是当年保安司令部的士兵种植的树林,当地老百姓称其为“保安林”,现在人们还习惯这样叫。


1944年9月,温州第三次沦陷,张宝琛的专员公署再次退避到林垟,后又撤到到了文成的龙川。


浙江省第八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在林垟的布局:

1942年上半年,张宝琛的专员公署和国民党的永嘉县县政府江南办事处陆陆续续迁到林垟,装备、武器、弹药也都运到林垟。“当时几门大炮都拆开来,由挑夫肩负,一步一步从瞿溪抬到林垟山头。”村民如是描述。

张宝琛的专员公署驻扎在林垟胡坦村胡富贵的大屋;

永嘉县县政府江南办事处驻扎在潘岙村陈岙底陈作山家中;

无线电电台驻扎店头村九间季定弟家(季定弟系黄埔军校毕业生,曾经参加过徐州大战役);

三十三师师部驻扎在店头村陈迪珍家;

抗日同盟军军部驻扎在胡坦村胡学通家中;

三十三师士兵则分别驻扎在林垟五个村老百姓家中。


(以上是在林垟采访时,根据当地村民口述的内容所记)

施菲菲文图

林垟乡民陈聪波(林垟抗战故事的口述者)

口述者陈聪波与陈洪娇的儿子季春南(右)

95岁的当年“抗日民兵团”教练陈洪娇老人。

林垟底的一大片良田。

林垟外的一大片良田。

林垟九间岭的石头路。

九间岭季定弟的老屋是专员公署无线电电台班的驻扎处。

林垟胡坦村当年专员公署驻扎处之一。

胡坦村专员公署驻扎处之二

九间岭季定弟家的外墙与石头路。

现在还留在原处的石头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