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外之旅句号画于香港
——狮城、澳洲游之九(结束篇)
图文:杨全华
  题记:2011年8月,曾经军旅30年、转业地方第9年的我,有幸得到一次出国考察的机会。9年前刚转业时,正赶上地方各级政府从严控制公职人员出国考察。从此,改革开放后在公职人员中一度出现的“出国考察热”迅即冷却下来。因而我转业后也想到国外看看的想法变得可望而不可及。不想9年后,一名市领导出国考察临行前因成员变更,使我偶然成为替补队员。我们一行6人(市领导、老宋、老朱、老高、小韩),先后到新加坡与澳大利亚的黄金海岸、布里斯班、凯恩斯、悉尼、堪培拉、墨尔本等六个城市洽谈贸易,观光游览,最后经香港回到国内。往返12天。这次不同寻常的活动,虽已过去将近10年,至今却未曾淡忘。
2020年7月于淄博


香港是我们“狮城、澳洲之旅”返回祖国的落脚点。当时香港尚未回归祖国,到香港虽不属出国,但也需护照。9月1日上午我们从墨尔本乘机,途经新加坡机场加油,于晚上11点30分到达香港。

  在墨尔本至新加坡区间,风和日丽,万里无云。于万米高空俯视大地,山川河流,条块分明,曲线显然,地面上一些较大的建筑物和大海中的轮船虽如同小孩子的玩具和积木但清晰可辨。

  晚上7点钟华灯初上时,航班经过七个多小时的航行,降落于新加坡机场。飞机滑行在跑道上,我看到窗外灯光煜煜,数机间置。夜色中的机场虽无明显特征,但因是我们回国途中的一个驿站,所以我依然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快门。

  半个小时后,航班再次升高空,此时的天气已阴云密布。随着飞机的不断攀升,云层也随之厚了起来,待穿过低空云层,上面已是浓云滚滚,飞机被无情地裹包密云之间。突然窗外一团火球在近处爆燃,我不禁一惊,接着又一团火光闪在窗前。高空闪电!我心中顿时有惊变喜,相机的镜头迅即贴紧机窗。当又一团电光在黑森森的浓云中曝燃时,我毫不犹豫地按下相机的连拍快门,锁定了这个不同于地面的闪电。


常言说只有站的高方可看的远。辽阔的高空时现奇观。近处虽是浓云滚滚,电闪雷鸣,云层上方遥远的天际,落日的余辉仍红黄相伴清晰可见。此时,又一团电光在云层深处爆闪,我急忙将镜头贴紧机窗。

  晚上11点30分,飞机准时到达香港机场。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属于世界发达地区的香港,究竟是什么样子,我难以想像。怀着期待的心情,度过慢长的一夜。第二天早饭后,在去“浅水湾”的途中,我两眼不停地环视市容。看到大街小巷,高楼林立,你拥我挤,眼前似乎出现小孩子玩积木的景象。一些比较宽的大街在两侧高楼大厦的夹裹下,已成为封闭的巷道。有些楼房,鹤立鸡群甚至像砖窑厂的烟囱一样。在一个不知叫什么名的路段,我突然发现三栋圆形的高楼像三柱香一般,直直地插在那里,不见烟火,亦无佛光,倒是显出几分冰凉。于是急忙下蹲伏在车坐上,以最低的视角,将它们收入相机的记忆棒。

  上午9点多,我们来到具有“东方夏威夷”美誉的浅水湾。浅水湾形似新月,滩阔水浅,是香港最具代表性的沙滩,香港人夏日最喜欢光顾的地方,也是游人必到的著名风景区。在地域有限,人口密集,游客如织的香港,这样一方宝地当然会令人神往。离开浅水湾我们来到太平山。太平山是各国领使馆和富人的高级住宅区,在这里可俯瞰市容、观看日落、欣赏维多利亚港的夜色。许多媒体刊载的俯瞰香港的经典图片均应拍自这个地方。

在九龙尖沙咀东部维多利亚港对面,有一海滨长廊名曰星光大道,是香港政府为表彰香港电影界杰出人士,仿效美国好莱坞星光大道而建设的特色景点。香港杰出电影工作者的芳名与手印,均镶入特制的纪念牌匾并按年代依次排列在星光大道上。同时这里还雕有多尊香港知名艺人的塑像,供游人拍照留念。下午我们沿着这条“星光闪烁”的大道走向最后一个景点:维多利亚港湾。
这是一处位列中国第一、世界第三大海港的港湾。两岸宏伟建筑繁多,夜色优美迷人,是世界知名的观光景点,被视为可与日本的函馆、意大利的那不勒斯并列的“世界三大夜景”。为欣赏维多利亚的迷人夜色,我们未进晚餐就极早来到这里,登轮待览。不无遗憾的是天公不欲作美,雾气弥漫,天空朦胧,空气通透感很不理想。我站立船头,看到港湾两侧的高楼大厦,华灯齐上,煜煜闪光。游轮划破水面慢慢前行,两岸朦胧的灯火缓缓后移。维多利亚的夜色固然是美的,但不良的天气还是给这个世界闻名的景观平添了几分暗淡,为兴致勃勃的观景者留下些许遗憾 。
晚上八点多,我们走进附近的“龙如酒楼”,良酒佳馔,尽享了这次域外之旅的最后一次晚餐,穿过“鲤鱼门”,返回宾馆,结束了香港的游览。

  第二天早晨(2011年9月3日),我们乘机飞回大陆,回到鲁中,结束了这次往返13日的域外之旅。在香港一天的观光,匆匆而过,情景交融,意犹未尽。今日,百年的游子虽已回到母亲的怀抱,但归途中,母亲与强盗谈判的艰辛,理辩的强音仍似历历在目,萦绕耳畔。“97年收回香港,只是方式方法问题,要不惜一切代价。”随后,人民大会堂外的台阶上,一只高跟鞋从一个踉踉跄跄的西洋女人脚上脱离开来。这声音,震聋发溃;这景象,令人哑然。百年耻辱不堪回首,今日回归依然可贺。我们衷心祝愿香港这朵紫荆花,在祖国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姿意绽放,色彩更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