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项“桂冠”难保一座“都”名
——狮城、澳洲游之八

图文:杨全华
  题记:2011年8月,曾经军旅30年、转业地方第9年的我,有幸得到一次出国考察的机会。9年前刚转业时,正赶上地方各级政府从严控制公职人员出国考察。从此,改革开放后在公职人员中一度出现的“出国考察热”迅即冷却下来。因而我转业后也想到国外看看的想法变得可望而不可及。不想9年后,一名市领导出国考察临行前因成员变更,使我偶然成为替补队员。我们一行6人(市领导、老宋、老朱、老高、小韩),先后到新加坡与澳大利亚的黄金海岸、布里斯班、凯恩斯、悉尼、堪培拉、墨尔本等六个城市洽谈贸易,观光游览,最后经香港回到国内。往返12天。这次不同寻常的活动,虽已过去将近10年,至今却未曾淡忘。
2020年7月于淄博
墨尔本是我们澳洲之旅的最后一站。她曾是澳大利亚的临时首都,因半道上杀出个悉尼与其竞争,使首都意外的落座堪培拉,从而丢掉这顶最贵的桂冠。堪培拉距墨尔本660余公里,航班飞行一个多小时。在墨尔本短短一天的游览,所见所闻,给我们留下与澳洲其它城市大为不同的印象。作为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维多利亚州首府,知名的国际大都市,他的历史并不悠久,但却拥有众多“桂冠”。整座城市欧式建筑风格更为鲜明,有多座大型教堂,被誉为南半球的“教堂之城”;轨道交通发达,有轨电车网络成为一大风景,被誉为“电车之城”;绿化面积高达40%,有上百年的皇家植物园,被誉为“花园之州”;环境优美,空气清新,多次被评为全球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城市。
这座现代化国际大都市,说起来历史并不长而且华人比较早地来到这里。据史料记载,1835年以前,墨尔本基本上是个无人居住的地方。1840年,中国爆发鸦片战争时,墨尔本仅有一万多人。1851年金矿的发现与开发,引来世界各地大批淘金者,使其人口迅速增长,并逐渐成为一个富有的大城市。当年大量的淘金者中,不仅有众多美国人,也有相当多的华人。加之后来陆续到来的华人,目前居住在墨尔本的华人已达30万之多,是世界上华人聚居较多的地区。陪同我们的导游就是原籍青岛的小伙子。据他讲,他全家祖孙12口,除他之外,均已加入澳籍。他之所以尚保留着中国国籍,是因为祖辈于青岛市的多处房产尚未处置完,一旦办妥即放弃中国国籍。
在墨尔本的一天,我们主要观赏了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皇家植物园、库克船长小屋、圣帕特里克大教堂等景点。“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是澳大利亚一处最大的美术馆。馆内拥有七万件馆藏作品,有欧式照片、雕塑、绘画及澳洲土著人艺术作品,门类齐全、丰富多彩,欧土两处风情,竟相争辉。走进这所艺术殿堂,即便你是一个并无美术细泡、不谙艺术之道的美盲艺盲,也会被其浓重的艺术氛围所感染,产生美妙的艺术感。

  “圣帕特里克大教堂”是墨尔本也是南半球最高大的一座天主教堂。建筑风格为哥特式,建筑材料为青石,尖塔高度105.8米,教堂纵深92.25米。建设过程长达几十年。无论是立足其外,仰望其高耸奇特的外型,还是置身其内,感受其富丽堂煌的内景,似乎都会被一种异样的气氛所笼罩。面对这座教堂,我心中油然生出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难怪那些长期信佛信教的佛教人士,言谈举止难掩个性。看来信仰对一个人的影响是不可否定的。当然信仰还是应以科学“建康”为标准。
“皇家植物园”是我们在墨尔本游览的最后一个景点。或许因为之前未曾听说过规模如此大、元素如此多的植物园,所以当走进这个植物园,一下便被震撼了。这所“植物园”建于1845年,自建园以来,汇集了来自全球各地12000余类、30000多种植物和花卉,不仅有澳洲所有原产植物和花卉种类,还培育出20000余种外来植物。由于墨尔本冬季无霜冻,在这里几乎热带、亚热带、温带的所有种类的树木都可生长。园内的植物标本室藏有150余万种植物标本。这座皇家园林还有一大特色:就是来到这里的历史名人,都会亲手种下一棵纪念树,留下荫庇后世的美名。见过这个植物园,再想想之前所看到的那些规模较小的城乡植物园,确有眼界大开,小巫见大巫之感。

  我在想,在我们离开墨尔本之前,让我们来到这个规模巨大、建设上乘的皇家园林,或许是导游的有意安排,好让我们以充分的时间,尽览几乎全世界共有的“奇花异草”,饱尝最适宜人类享用的新鲜空气,带着美好的心情结束这次难得的澳洲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