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的“福星”竟是一群罪犯
——狮城、澳洲游之六
图文:杨全华
  题记:2011年8月,曾经军旅30年、转业地方第9年的我,有幸得到一次出国考察的机会。9年前刚转业时,正赶上地方各级政府从严控制公职人员出国考察。从此,改革开放后在公职人员中一度出现的“出国考察热”迅即冷却下来。因而我转业后也想到国外看看的想法变得可望而不可及。不想9年后,一名市领导出国考察临行前因成员变更,使我偶然成为替补队员。我们一行6人(市领导、老宋、老朱、老高、小韩),先后到新加坡与澳大利亚的黄金海岸、布里斯班、凯恩斯、悉尼、堪培拉、墨尔本等六个城市洽谈贸易,观光游览,最后经香港回到国内。往返12天。这次不同寻常的活动,虽已过去将近10年,至今却未曾淡忘。
2020年7月于淄博
由于国内与当地两家旅行社协调失误,导致我们于凯恩斯飞往悉尼的航班延误一天。这样我们在悉尼只能停留半天,不仅少看不少景点,对悉尼的了解与感受也会减少许多。这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8月29日上午8点多我们从凯恩斯登机,两个小时后到达悉尼。接机的导游与我们见面后,第一句话就是“很抱歉,请谅解。”但逝去的一天已无法挽回,唯一可补偿的就是她尽量多开口介绍一点悉尼的情况。
悉尼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整个澳洲商贸、金融、旅游和文化中心,她的诞生却具有极其偶然和传奇色彩。据导游介绍,200多年前,这里曾是一片为数不多的土著人居住的的荒原。一位北半球探险家的偶然到来,使其变为大英帝国的一处罪犯流放地。这位探险家就是英国人詹姆斯·库克。当年他从北半球的英国冒险,历尽千辛万苦,漂洋过海来到南半球这块土地上,看到这里地广人稀,空旷无比,像是发现了一块“新大陆”,十分惊奇。回国后,便把在澳洲的所见所闻向大英帝国作了汇报。没想到时任英国政府名叫悉尼的内阁大臣,脑洞大开,突发奇想,于是远在天边的这块澳洲荒地很快竟成了大英帝国的罪犯流放地。然而,必须承认,澳洲这片荒原被英国人发现并看重是幸运的。后来随着大批英国罪犯的到来,这里很快成为英国的殖民地,同时经济社会也得到快速发展。当这块殖民地具备成为一座城市时,以英国内阁大臣的名字悉尼命名,就在所难免了。
“悉尼歌剧院”是悉尼这座城市也是澳大利亚的一张闻名于世的名片。游览悉尼,时间再紧张也必须先到悉尼歌剧院看看。那天,我们走出机场径直来到悉尼歌剧院。歌剧院体量巨大,三面环水,欣赏她必先观其势。所以富于经验的导游带我们首先来到离歌剧院近百米的的水域之外,一处观赏歌剧院全景的最佳位置。对于悉尼歌剧院的外观,之前我们虽曾在不少媒介中见过,并为她的奇特造形而惊叹,但真正到她跟前亲眼目睹时,深感大为不同。一下车,这个非同一般的建筑,其宏伟的身驱、奇特的造型,即刻对我们的视觉形成极大的冲击和震撼;她高大的形象经三面水域的隔离更加突显。位于顶部三组巨大的白色壳片,既像大海中一顶顶巨大的船帆,又像一片片硕大的花瓣,在蓝天、碧水、绿树的映衬下,婀娜皎洁而又不失宏伟。她的内部设有音乐厅、歌剧院和小剧场等诸多设施,完备齐全……它以其独特的造形及经典的设置,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世界各地的艺术团体及歌唱家对能有幸登上这所艺术殿堂,视为终生的荣光。
令人不解的是,造型如此之美,气势如此宏伟,影响如此巨大的一座惊世建筑,在精心设计她的大师眼中竟未留下一丝印象。她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由丹麦籍设计大师约恩·伍重精心设计,1959年3月动工,1973年10月投入使用,建筑时间长达14年。建成后即刻在全球引起轰动并成为悉尼的灵魂、地标,世界公认的20世纪世界十大奇迹之一。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寿长90岁高龄的设计大师约恩·伍重,至到2008年11月29日去世,却从未到悉尼看一眼他自己设计的这项伟大杰作。

  由于我们在悉尼停留较短,未能涉足更多的景点,只是在悉尼歌剧院的周围转了转。然而正因如此,我们的视野才得以被这座惊世建筑所独点,从而对她留下无比深刻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