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时,村子渐渐空了,只剩下了老人。

故乡还在,村子的魂已渐渐远去。

许多人漂泊在异乡,或许成了老板,成了白领,甚至成了异乡人,或者成了文化人,一谈起故乡,就用无尽的想象,表达自己对故乡的无限思念和眷恋以及不可磨灭的故乡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