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字小记

——第七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现代刻字展长武培训班侧记

文/王小艳

七月流火,荷风送香。飘着细雨的月末,在省城某报社交流学习的我怀着逃离酷暑的侥幸心情回到略带凉爽的县城长武,下车之初,不仅有归家的安逸,凉风袭面的惬意,更有几分急切的期待。因为此次归来,是应第七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现代刻字展长武培训班同仁的邀约,专程来聆听和学艺的,于是马不停蹄地冒雨驱车去乡下取来刻刀,为刻字做准备。

说到刻字,心里不免在期待中有几分忐忑。也许水瓶座的女子天生性格中就有自由的成分作崇,对充满趣味和探索的东西没有抵抗力,若说当初与刻字结缘纯属偶然,如今却已如种子深植于我心中了,只要遇到充足的阳光、室气和水,就会迅速发芽、成长、开花、结果。好的老师无疑就是那束阳光,把我带进光影地带,从对刻字的迷茫和一无所知到上手刻字、上色,最后到一幅完整的作品形成并且入了省展,这已是几年前的事情。对于初学者来说,那个过程充满艰辛和乐趣,所以至今难忘。

人的一生总要对一些东西充满好奇和虔诚,才算过得有乐趣,而能让你保持这份好奇心并且潜心去追寻的,无疑是打动你心的,对人对物皆宜。刻字以它囊括的艺术领域和生活结合的东西的包罗万象,创作过程中的不可预知,色彩调配中的变幻无穷,以及简洁作品中蕴含的大世界,让我为之倾倒。然而,纵然柔肠百结,爱你千遍万遍,你却处之泰然,我象个陷入单相思的女子,夜里辗转反侧,白天轻手轻脚,却不敢轻易靠近半步,生怕自己破坏了那份美好。这也许是我给懒惰的自己找到一个借口吧,毕竟,刻字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刻字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它要有书法功底、生活经验、美学、色彩学、甚至力学,其中的奥妙不一而足。由此拿起刻刀我会想起小时候老家对门的木匠大叔凿推光木头的情景,在处理过基理的木板上上色,油漆家中那扇被岁月剥蚀的老旧木门的情景又恍若眼前,而往木板上过字,又和妈妈往鞋垫上过图案何其相像!这些源于生活却又加以提练融合用于刻字中的东西,经高人指点、有造诣的人修行,便成了让人享受不尽的艺术之美。

老师之所以为老师,在于他绝对精于所授之业而且能给人以启迪和鼓励。伴随着连绵不绝的雨,培训班在周五的早晨开班了。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现代刻字委员会副秘书长,陕西省现代刻字研究会会长崔宝堂,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现代刻字研究会副会长,咸阳市书协副主席刘泉,陕西省现代刻字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张忠,副秘书长杨坤利,副秘书长李建国五位老师莅临并指导了本次集中创作,经过近两天的辛勤劳动,圆满完成预定任务。县委宣传部、县文联的领导参加了开班仪式。

崔宝堂会长陕西省现代刻字界领军人物,开班仪式上,他对陕西省刻字艺术的现状和前景进行了深入分析,并介绍了第七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现代刻字展相关情况,对刘泉副会长在咸阳的组织协调工作给予高度评价,并对长武在刻字方面拥有这么多爱好者和良好的基础以及取得的成绩高度赞扬。他指出,要小题目,大文章;小人物,大能耐;小活动,大动作;小规模,大阵仗。他鼓励学员以从大处着眼,小处落笔,细节处取胜的要求去完成作品,积极备战,争取拿出高质量的作品来,在大展中取得优异成绩。

开班仪式后,培训就正式拉开了帷幕,我们的“战场”在“泓德文化艺术中心”提供的毛坯房,之前几位热心同仁已打扫了卫生,并从乡下小学借来旧木课桌椅,看似简陋随意的陈设却因了艺术的存在,加上窗外的绿植,檐前的雨滴,泛着质朴的光。我是七位学员中唯一的女子,恰巧那天又穿了件明黄色的衣服,被笑称为“战地黄花”,花算不上,倒是捏了一把汗,因了病因了事沒好好持之一恒的练习,提起笔拿起刻刀总有怯怯的味道,大家拿出之前准备的草稿,在老师的指导下调整、准备。聆听的过程是美的,老师教的都是满满的干货,听后有矛塞顿开之感,然而一上手还是不能得心应手,还好老师们耐心十足,三位老师辅导七位学员,老师说这是研究生的待遇,还真是,面对面辅导,手把手教,完全颠覆了我之前“刻大字如做木工,刻小字如绣花,上色如上油漆,处理肌理如劈柴”的谬论,在学中刻,在刻中学,直至上完色的作品呈现在眼前时,大家都眼前一亮,为之欢呼!

艺无涯,学无止境。人的一生能入心的东西不多,遇上了就是幸运,和恋爱是一个道理,忘却得失,带着虔诚之心对待,我尽力,你随意,沿途才能看到美妙的风景,收获满满的愉悦和惊喜,此次刻字培训,不仅是专业知识的长进,更是人生路途上一段难忘的风景,记之,长存。

开班仪式

作品设计

示范指导

学员创作

作品着色

圆满收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