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那年那月)

坐着火车去拉萨,在十几年前曾经是很多人的梦想。作为普通人,我们能够及早圆梦,完全得益于工作平台——中国火车头老年体协西北分会经验交流暨工作会议的召开;得益于青藏公司领导的高度重视和的精心安排。让我们有幸领略了青藏高原的雪域风光,感受到了藏传佛教的博大与精深,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天路”旅程。

 

何谓“天路”?我想:因为它跨越了世界海拔最高的青藏高原,直通离天最近的世界屋脊,直通佛国天堂,所以才有了“天路”之说。

2009年5月28日晚上7点50分,在西藏铁道国际旅游有限公司戴总的陪同下,我们登上了西宁到拉萨旅游火车,开始了我们近26个小时的“天路”之行。

火车离开西宁,天色依然很亮。我们这支有点“特殊”的旅游团队,是被主办方特殊照顾、统一安排的。

也许大家是因为激动,也许是因为久别重逢,我们这些来自西北各个路局、企业单位的分会主席、秘书长们,三五成群的聚在软卧车厢里。有的喝茶聊天,有的打牌逗乐,喧哗声此起彼伏,非常热闹。

时间,在大家的闲聊中过的飞快……感觉没过多久,火车就进入了夜间行车。可能是近几天大家在青海的几个景点参观跑累了,或许是酒精开始发挥了作用,车厢里除了墙壁上有氧气出风口在呼呼作响,周围已经没有了说话声。

一觉醒来,天已放亮。车厢里早起的同行朋友,大多都已洗漱完毕,或站或坐的望着窗外,不时为窗外看到的景色,发出阵阵惊叹。据介绍,我们乘坐的列车采用的是全封闭、增氧、恒温、均速的技术,以确保乘客的安全和舒适。而且每节车箱的两头都设置了电子显示屏,循环滚动式地报告着火车所处的位置、海拔高度、室外气候气温以及注意事项等文字。“以人为本”,在这里有了更好的注解。

列车是伴着韩红的那首《天路》进入格尔木的。“清晨我站在青青的牧场,看到神鹰披着那霞光,像一片祥云飞过蓝天,为藏家儿女带来吉祥,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哎……”。此刻,青藏雪域高原也为我们领略她那美丽、迷人的风光,敞开了博大的胸怀。

太美了!车厢里一片欢呼声。我和大家一样,贪婪地注视着车窗外移动的山冈、河流、草原,牦牛和羚羊。拿起相机,不停的抓拍窗外那一闪而过的美景。

进入西藏门户之后,火车在行驶中,每到一处景点,都会听到随行列车员那热情的提示和美景介绍。也让我们认识并记住了这些美丽的地方。


昆仑山口、可可西里、沱沱河、唐古拉山口、安多、措那湖、那曲、当雄等等。无论是皑皑白雪的山峰,还是清澈湛蓝的湖水;不管是奔跑如飞的藏羚羊,还是缓步前行的牦牛,构成了一幅壮丽的图景,无不印在我的脑海之中。


另外,让人不能忘怀的还有这一路上一直关心着大家高原反应列车员;以及每到饭点,同行的戴总都要亲自招呼大家前往餐车用餐的情景。那感觉好像是在人民公社吃“大锅饭”一样,让我们倍感做客的温馨和舒服。或许,这就是我们这支团队的特别。

29日晚上10点多钟,火车终于结束了“天路” 的最后旅程,此时那首《坐着火车去拉萨》的歌曲,在车厢里再次响起:

“山有多高呀,水有多长,通往天堂的路太难……跳起那热烈的雪山朗玛,喝下那最香浓的青稞酒呀,醉倒在神话天堂”。

曾经听过这样一句话:“西藏其实不在拉萨,而是在去拉萨的路上”。这一路,我们颇有感触,所经过的所有地方,随便一个都可能是别人向往很久的世界。

西藏之旅的点滴感悟:

青藏雪域之行,暂短而匆忙,那里还有很多地方我们没有走到、看到……但是,美丽西藏已经深深的印在我的心里。


西藏,有多少雪峰、金幡、玛尼堆,就有多少虔诚、谦卑、执著。

西藏,有多少寺院、喇嘛、转经桶,就有多少传说、梦想、震撼。


西藏,一个神奇的名字!一个头顶三尺有神灵的地方;一个曾经多少人可梦却不可及的地方。在这里,每个人都可以沿着朝圣者的足迹,走向那古老而遥远的年代。


整理于2020年7月23日 感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