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20日,天气比较凉爽,兆钊上班,我跟车到浙大紫金港校区附近乘地铁到良渚站,再转公交到杭州良渚古城遗址公园。

2019年7月6日,杭州良渚古城遗址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考古研究证明:距今约5200年至4300年的考古文化遍及环太湖流域,以发达的稻作农业、大型营建工程和精美陶器、玉器及刻划符号为特征,曾影响了半个中国。以良渚文化为代表的我们的祖先,在5000年前,走出野蛮时代,迈进文明时代。

良渚古城遗址公园城址区是公园的核心部分,由宫殿区、内城、外城组成,呈向心式三重布局结构,古河道贯穿其间。宫殿区居于城址中央,地势最高敞,是良渚时期最高统治者居住和活动的主要场所。内城由城墙围合而成,平面略呈圆角长方形。以宫殿区为中心,内城分布有墓地,居址(含手工作坊)台地、古河道等遗址。外城位于内城外围,由17处断续分布的台地构成半闭合外郭轮廓,包括居址作坊和墓地遗址。外城台地和穿行其间的河网形成临水而居的水乡景观。

  我从南入口访客中心,进入公园,向右拐看到一尊施昕更(1912——1939)雕像。施昕更是余杭良渚人,1929年任职于浙江省立西湖博物馆,1936年调查发现良渚遗址,并三次进行科学的考古发掘,撰写《良渚》考古报告,是良渚遗址的发现者。他因患猩红热而英年早逝。

  我从南门站上游览车,途径陆城门站、南城墙站没有下车,到钟家港站下车。在这里可以看到5000年前,良渚王国中的能工巧匠,打造石器、玉器、陶器、骨器、漆木器、陀螺。

这个居址作坊展示区是人物雕塑最多的地方,生动地为我们展示了各个作坊,仿佛穿越到5000年前的良渚古城。

钟家港古河道南段的台地边缘,出土了大量玉料、玉钻芯及燧石,砺石磨条等玉器加工工具;中段和北段,出土了较多石器坯料、木器坯件、大木作等手工业半成品。根据对良渚时期建筑形态、手工业制作和生活方式的研究,本区域模拟展示了古城内相关的生活和手工业制作场景。

良渚人房屋面积较小,多为5-20平方米的,木骨泥墙较低,屋顶为坡度较大四面坡或两面坡式草顶。有的屋顶设有气窗,墙体内外有的装饰灰白色涂料。

  这是正在用餐的一家人,良渚人的炊具大多是陶鼎,食物可蒸可煮。稻米是主食, 蛋白质的菜肴有鱼、河蚬、蛏子、螺蛳等水产品,也有人工饲养的猪肉,还有菱角、芡实、杨梅、桃子等副食。良渚时期的自然和人文环境造就了“饭稻羹鱼”的饮食结构,富足的食物资源也为良渚王国的兴起奠定了基础。

  良渚人究竟穿什么衣服,我们至今不知。已发现当时有丝、麻、葛等衣物材质。从出土的纺轮和纺织器具部件来看,良渚人应该是先用纺轮捻纱成线,再织成布匹。

  良渚文化的水井有土坑壁、石砌壁、竹编井圈、木筒井圈和木构井架多种类型。庙前遗址发现了两处制作考究的木构水井——先挖大坑,内设“井”字形榫卯套合的木构框架,土坑和木构框架之间填满砂性土用于过滤水质。井为人们提供了清洁的水源,同时也提供了交流的空间和机会。

  钟家港古河道位于宫殿区以东,是贯通良渚古城南北的主干道。在这条宽18-80米、深约3米的河道两岸,分布着众多人工堆筑的台地,台地上遍布居址房屋与手工作坊。在台地上生活的人们直接在河边倾倒生活垃圾,因此河内堆积中有大量的生活废弃品,加上淤泥沉积,最终使河道逐渐变窄变浅。

  我从钟家港站出来,往回走,到湿地营城展示厅,图示影像介绍了良渚人5000年前在环太湖南部杭嘉湖平原和浙西山地的过渡带、大遮山与大雄山之间一片水流环绕、地势低平、河荡密布的水网平原之上营建起一座王城。良渚人在这里营城,既靠近天目山丘陵的东端,可利用山地的各种资源和防止水患,也面临广阔的河网平原,适于稻作农业和水上交通。

良渚人利用凤山、雉山等自然山体,建造了总长6公里、宽约20-150米的圆角长方形城墙,围合成280多万平方米的城市。良渚人通过一整套适于湿地沼泽的营造技术构筑出一座“水城”。他们开挖内外城河修整水网交通,将挖掘出的淤泥作为构筑城墙与城内台地的基础,设置四通八达的水城门,以沟通古城内外河运交通,形成临水而居的水乡景观,可谓东亚稻作农业地区人类早期湿地开发的典型范例。

  离开湿地营城展示厅,到南城墙展示点,附近还有南城墙发掘点、城墙演变史、水城门。

南城墙站的莫角书店,可以看书、品茗,尽享午后慵懒。

  南城墙发掘点位于南城墙东部,2018年进行解剖发掘,发掘面积100平方米,这段城墙的堆土呈块垄状,局部有明显的草裹泥痕迹。铺垫石也呈块垄状,且与堆土的块垄存在对应关系,每一垄的土质和石头都略有区别。块垄现象表明,无论垫石还是黄土,堆筑过程中都是按次铺设和堆叠的。

良渚古城营建于湿地之上粉砂性的沉积土缺乏足够的粘性和牢度,堆积城墙需要铺垫石头地基,并使用山坡上具有较好牢固度和抵御性黄色粘土堆积墙体。

  从南城墙站上游览观光车到东城墙站不知何故没有停车,到雉山站才下车。乘游览观光车,欣赏沿途5000年最真实的风景,至雉山,沿着石阶,经过一片竹林,上了雉山,到雉山观景平台,感受山水之间的静谧。雉山只是一丘陵,这里是良渚古城遗址最高处,登高望远,可以俯瞰古城遗址一派田园风光。

  这里的稻煮茶,原生态茶食,返璞归真。

  从莫角山站下车,到宫殿区域。这里是城址区中央,地势最为高敞,遗存面积39公顷,包括莫角山台地、池中寺台地,是良渚时期的权力和信仰中心。宫殿区及内城、外城组成的城址区空间布局,反映出区域性早期国家意欲借助空间秩序的规划,建立和强调权力中心场所,明确社会阶层差异。

莫角山台地位于城址中央宫殿区内,利用自然山体人工堆筑扩建而成,朝向正南北,长方形覆斗状,四至边界清晰,人工堆筑厚度约10-12米,面积约30万平方米,体现出早期都城规划中以中为尊、追求高耸的设计理念,展现出统治者对自身地位的强调。莫角山台地顶面上建有大莫角山、小莫角山、乌龟山三座独立宫殿台地,沙土广场及35座房屋基址,是良渚时期最高统治者的活动与居住场所。

  莫角山房屋台地,7座位于大莫角山台地,4座位于小莫角山台地,其余24座位于莫角山台地上。这些房屋基址多朝正南北,少数东西朝向,平面呈矩形,略高于所处地坪,由较纯净而坚硬的黄土堆筑而成,可能是良渚古城内王族与贵族们居住与活动的场所。

  沙土广场分布在莫角山台地顶面,平面大致呈曲尺形,面积约7万平方米,海拔12.2-13.2米。沙土广场由粘土和沙土相间夯筑而成,平均厚度为30-60厘米,制作考究,质地坚硬, 是举行大型仪式的场所。

  乌龟山台地位于莫角山台地顶面西南部,矩形覆斗状,高7米(海拔16.5米),面积约8500平方米。乌龟山台基周围未修建围沟。由于晚期破坏,乌龟山台基顶面没发现房屋基址。

  小莫角山台基位于莫角山台地顶面西北部,呈矩形覆斗状,台基四至边界清晰,高6米(海拔16.3米)。小莫角山顶面存在4个房屋基址,部分保存较好,规模较大,丰富了对宫殿区内房屋基址形态及聚落布局的认识。小莫角山台基周围未修建围沟。

  下一站是反山站。这里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良渚遗址群——反山墓地。反山墓地1986年发现,坐落于内城西北部的一座高出地表6米的人工土台上,东侧与莫角山相邻。反山墓地发现的11座墓葬大致按南北两排分布, 等级最高的12号墓在南排居中,等级同样较高的20号墓在北排居中,而等级较低的15号、18号墓分布于墓地西北角,显示出一定的布局规范。墓向大都为南略偏西,均为竖穴土坑墓,使用葬具。出土物包括玉、石、陶、象牙、嵌玉漆器等珍贵文物1200余件(组),其中玉器占90%以上。反山墓地出土随葬品数量之多、规格之高、制作之精,为其他良渚文化遗址所未见,是迄今所见等级最高的良渚文化墓地,被称为“反山王陵”。

良渚古城遗址,功能复杂的外围水利系统,分等级墓地(含祭坛),具有信仰与制度象征的系列玉器为主的出土文物,揭示了中国新石器时代晚期在长江下游环太湖地区,曾经存在过一个以稻作农业为经济支撑的、出现明显社会分化和具有统一信仰的区域性早期国家,并以其时间早、成就高、内容丰富而展现出长江流域对中华文明起源阶段“多元一体”特征所做出的杰出贡献,填补了《世界遗产名录》东亚地区新石器时代城市考古遗址的空缺,为中国5000年文明史提供了独特的见证。

  在反山展示馆,通过图示影像资料,展示了墓葬中出土的至高无上的玉琮和玉钺,神秘威严的神人兽面形象以及无可超越玉器数量,为我们构筑出神权至上、王权兴起、信仰统一的恢宏时代。反山王陵,是如何发现的?为什么它们是良渚文化的至尊陵寝?神王合一的王之陵墓呈现出怎样的气象?带着这些问题,走进展厅,追溯遥远的良渚文明,感受5000多年前的王陵气象。

  良渚人创造了统一的神灵信仰图腾——神人兽面像,并将其雕琢在最高等级的玉礼器上。统治者通过对神权的控制,以及等级严明的用玉制度,来达到社会秩序的维持与区域国家的统治。

1986年,考古学者在良渚反山王陵墓地发掘一件高8.8厘米,重6.5公斤的玉琮,四面均雕刻有完整的神人兽面纹图案。良渚人的刀功出神入化,引起学术界广泛的关注,它是良渚文化的独特标志,神秘而诡异,它代表着什么?有什么含义?至今学术界仍在争论。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图案代表良渚人征服大自然的愿望,是良渚人不断进步向前发展的精神支柱,代表着良渚人吉祥与幸福。

  逛一逛古朴与现代感有机融合的良渚原创生活馆,来一杯手磨咖啡,品味良渚匠心。

  这里还有荷塘,许多游客前来拍照留念。

  下一站是大观山站,这里有休憩区,古树参天,在树荫下听虫鸣鸟叫,品尝美食;有良渚国际研学中心,有池中寺粮仓,因时间关系,没有去了。这里的鹿苑,有活泼可爱的梅花鹿,可以和母鹿近距离接触,体验人和动物在一起的乐趣。

  离开大观山站,游览车回到南门终点站,一天的游览结束了。久居闹市的人,来到这里,亲近大自然,呼吸新鲜的空气,亲近动物,让人流连忘返。


摄影、摄像:在水一方

2020年7月23日作于滨江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