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 阳光(陈建红)

又是夏天,又是荷香满塘的季节。


诗人“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每年都吸引着我的镜头。但今年,于我,却是个例外。


不是“荷花宫样美人妆,荷叶临风翠作裳”的荷塘没了吸引力,而是因为,我突然有点茫然,有点忐忑,有种别样情愫在心头。


拍过夏之骄荷。每当自己去到荷香满池的荷花塘时,我都要静静伫立许久,“千顷碧绿一点红,含羞躲依碧叶拥”,浪漫却又静美、高洁。芳华独显婷婷立,却无傲骄众人怜。那时那刻,我无法不被诱惑,“沉湎花色而不悔,终得荷影片中寻”成常态。


我也拍过冬之残荷。虽冬日里的荷塘已没有娇艳欲滴、花红叶绿,有的却是悄然静默、清冷萧条,但那残缺的美却尽显淡然不惊的气场,那傲然伫立的筋骨中传递着的是一份感动,一份纯粹,常让我痴迷,让我心动不已。


因之,我一直惴惴不安,纠结于自己技艺之不精,难以展示夏荷之浪漫,表达残荷之坚韧,唯恐落“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亦同”之囧境。


于是,停住脚步,远离荷塘,在思中忆,在想中品,自困于屋,整理往年作品组成这组荷之魅,以慰心安,以了心愿。



摄影/撰文/编辑 陈建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