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早就想写写我家乡十里林木的哪些古桥哪,可近一个月以来忙于生计需上班挣钱糊口,许久未成篇;今日上班机器电热系统故障待修,难得空闲,静下心来就写上几笔吧。

古徽州村落注重风水,先辈祖先好卜地而居,喜藏风聚气,依山伴水,尤注重村口风水。

但凡遇山、路、溪川直冲村落水口、认為乃不祥,须建庙宇立竖菩萨而镇煞之。在我虎坝山居住的六零后、七零后的群众都知道,在方坞口和离方坞口不远的第五个路亭后古时建有观音庙宇,方坞口有水口庙和以水车為动力的石臼、大型碾磨坊。依方便方坞、外汰、邵家塘的村落居民碾磨粮食作物。

扯远喽,还是来说说这观音桥吧,此桥建在通往三望岭、新溪口育林和浙江淳安横塘的古道上,自桥始成,客旅熙熙攘攘,或去观音庙祈福、求子、上香。或过此桥经古道来徽州经商。尤其是新溪口育林石灰矿开放后,歙水南的徽派古建筑,粉墙黛瓦此桥可是默默奉献、功勋卓著哟……。

此桥隐藏在十里林木、高山峡谷中的徽淳古道中,名曰大石桥。

自方坞、邵家塘、外汰村落建成后,吴氏先祖為方便后裔子孙外出经商、求学、求财。在经山洪、溪流湍急的困扰后,便在外出古道上逢溪搭桥,以佑求外出子孙平安。

不知您是否细看此片没有。此片拍于秋冬溪川枯水期,哪溪川后的山崖经涧水日月打磨后,很像农耕时代的木头油榨,枯水期的溪川犹如金黄色的黄豆、菜籽油。滴滴金贵、香名远扬。对了,在此溪川下游不远还有一口经冲刷打磨的油缸,名曰弯缸潭,刚好接住油榨打下来的食用油,是的,你说对了,此地就叫"仙人油木榨“。😃

这就是农村古法木榨打油。

大石桥位于虎坝山十里林木古道的阴山和阳山分界处,冬天雪季,阳山和虎坝山、大洲源、武阳村的积雪化完后,过了此桥,您又仿佛来到了冰天雪地,素妆银裹的另一方天地,越往古道深处方坞方向走,越发感到雪越厚、景象越新……。

自从武阳经虎坝到方坞的山村机耕公路通车后,此古道便人迹罕至,荒废喽。

曾记得在上世纪的一九四九年四、五月份中,大洲源解放后,人民解放军為追歼逃往浙江淳安的国民党顽匪金戈骡马曾路过此桥。

曾记得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有多少虎坝山人民群众為增加集体经济,披星戴月路过此桥去刘家田、大石塔和程家屋基开垦茶园,造田种稻来维持一家生计。

曾记得计划经济时代,有多少党员、干部為植树造林、奉献国防路过此桥去刘家田开办林场。

曾记得又有多少茶农樵夫路过此桥风雨无阻,搏赢精彩人生……。

可如今阳山边桥面下石阶己移位,两边桥垛经日長月久溪川冲刷,已面临坍塌倒毁,我也曾通过微信告诉过地方政府有关领导,也曾在微信朋友圈呼吁过……。

此石桥经过岁月的洗礼,山村人文的沉淀。现不仅是我虎坝山惟一的精神财富,同时也是我歙南武阳乡新时代记住乡愁的惟一精神标志!

在这里;我再次呼吁武阳村地方政府和村二委及我虎坝支部党干重视起来,上报上级文物部门,加以鉴定。采取依旧修旧方法,彻底修缮维护好!

因為坍塌倒毁了,就没有了,希望不要重蹈旌德三溪乐成桥、屯溪老大桥和婺源彩虹桥的悲剧……。

岁次庚子年7月7日9时50分许屯溪老大桥(镇海桥遭五十年一遇洪水冲毁)。

这是2017年10月10日武阳村二委党干利用党员民主生活会率我虎坝山、方坞部分群众為开辟乡村旅游古道线在大石桥上合影。

椐说;武阳村党员張普新同志还助资一仟元整。

虎坝山支部书记方丽琴同志也卖了中餐予以鼓励。😊

这是2018年春,徽州大论坛旅友游古道时在大石桥的留影。

"关于仙人用麻秸挑石崖″的民间传说在另美篇有叙。这里不再索叙。

最后再来说说虎坝源口虎坝庙旁的万缘桥;虎坝庙背依鲤鱼跃龙门的汪公山余脉,在撒网形的"阴间天子地″域内,近虎坝源口,乃我虎坝山程、江、張、吴、方姓人助资建,目的是镇煞从杭州西湖火龙洞逃往虎坝源口出口的恶火龙,庙内供奉汪公大帝、五猖方位、七老爷、文殊和观音等菩萨。每逢庙会、观音菩萨生日等热闹场合,此桥摩肩接踵接引大洲源、小洲源、乃至浙淳远道而来的香客,故古虎坝山先祖赐名曰万缘桥也……。

只可惜在岁次已酉1969年7月5日虎坝庙被洪水冲毁,目前万缘桥尚在。

椐说风水师布赖衣曾从杭州寻龙脉至此,用罗经察地形曰;此乃阴间天子地也,难容吾之躯体也,说罢杨長而去……,后听说他还在绩溪出现过。

虎坝庙真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