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小雅才明白那天晚上,她告诉肖华,她又恋爱了,有人来接她了,对肖华有多残忍,才明白那天肖华不是因为受凉或其它的原因才多次趔趄,才明白肖华对她爱的那么深,他在外打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爱她;为了有资格向她表白他对她的爱。

她甚至都没问一下,他为什么不跟他父母到到广洲、深圳去做生意;甚至没关心一下那次下山他是不是受凉了或者是不是身体不适。她自责,内疚。

那样的话,她内心或许会好过一点,虽然这样,她对肖华也有过动心和纠结,但还是亲情更多一些……


就这样,肖华又离开了小雅。


最让小雅感动的是小雅上大学时,母亲生了一场重病,没钱治病,他把向父母要来的零花钱拿来悄悄的给小雅母亲结了医药费,母亲的病得到及时治疗。

母亲康复后,家里很久才凑上钱还他,可他硬是不收,小雅父母没办法,只得在小雅的建议下,给他买了两套衣服送给他。这时候的肖华己经是高而帅气的小伙子了,在当时可称得上高富帅了。


再后来,小雅结婚了。肖华知道小雅再也用不着他帮助、保护了。他想凭自己的能力当主管、经理、厂长的理想,因为世道的艰难,而变的遥不可及,更随着小雅的结婚而慢慢变淡,随风飘散了。他想小雅幸福、快乐!但他又失落、自卑、痛苦、只有把对小雅的那份深深的爱埋在心里。


没有了积极上进的动力,肖华慢慢的变的消极颓废。他把对小雅无尽的思念、爱,全部写在笔记本上,带着对小雅深深的爱和祝福离开了小雅。

他痛苦不也,便在社会上漂泊,开始出入舞厅、酒吧、抽烟、醺酒、慢慢地结识了社会上的混混,后来结识了汪小辉等社会上乱愰的人,那些狐朋狗友悄悄的给他吸毒,慢慢地染上了毒瘾,败光了父母所有的积畜。他的父母见到自己曾经阳光帅气的孩子今天变成这样,以为都是自己的错,不禁老泪纵横、心疼不已、悔恨交加,好好的孩子,都是他们溺爱放纵,惯养的结果!……

肖华,毒瘾难耐,又没钱买毒,后来就在那些不法分子的纵容下一起贩卖毒品,走到了这一步。


“肖华,我是小雅,你听到了吗?快出来吧,是小雅不好,没有好好照顾你,关心你,了解你,对不起,对不起……”小雅想到肖华走上这条道路,虽然自己一无所知,但自己多少还是有责任的,假如自己当时多关心一下他,了解一下他,她恨自己当肖华在自己无助时,照顾、保护她时,她都没问一下肖华在那里上班,只顾自己,她甚至恨自己没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帮他,给他找个适合他的工作,介绍个女朋友……

她更恨自己当肖华上高中,因贪玩而荒废学业时,自己没尽最大的能力去帮助,挽救他。

或许他就不会走上这条路了,小雅悔恨交加,自己太自私了。她想,自己一定要救救他,让他迷途知返,她声泪俱下……


肖华的思绪被屋外小雅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打断了,他想着自已对小雅的爱,更舍不得小雅为他去跳河自杀。

他想着自己不争气把父母的眼睛气坏了,小雅父母对他父母亲的照顾,想到小雅的善良,正直;想到小志那么有出息,他听说小志考上军校后,在部队刻苦学习,毕业后在部队发展的很好,还当了军官,带他的母亲到好的医院就医,他母亲病情有所好转;再看看自己,像啥!自己都厌恶自己;再看看墙角被要挟当人质无辜的人,他们因恐惧而颤抖的样子让他顿生一股同情之心,他动摇了,思想激烈地斗争着

……

“肖华,肖叔叔,云孃孃还等着你回家,他们二老,为了你,整天以泪洗面,眼晴都哭坏了,你就真的不心疼吗?你别指望我父母给你照顾,现在我为了你,也去跳河死了,我父母气坏了,谁给你照顾你的父母……”小雅喊着、喊着,她心如刀割,她喊不下去了,她身子一软,还好身边的警察扶着了她。


肖华听到小雅的哭诉,他内心更激烈的斗争,特别是小雅说到他父母,他的心好疼,虽然他以前恨父母给给他灌输的不读书也能挣大钱的思想,但是主要还是自己不争气。

小志家那么穷,他也没受家庭的影响而自卑,影响学业,所以他成熟后不晓得从何时起,早就不恨他父母了,他觉得他欠父母太多,对不起自己的父母,自己不争气,染上了吸毒的恶习,败光了父母的血汗钱,让父母把眼都哭坏了。


他仿佛看见自己的父母和小雅的父母双目失明,悲痛欲绝,颤颤巍巍的样子,泪水在他眼眶里打转一一爱,善良,正直战胜了懦弱,胆怯。


他愤恨地悄悄看了看那个引他吸毒并一步步走向犯罪的家伙,狗日的,该死,要不是你个龟儿子,老子他妈的咋会到这步,他心里咒骂道,恨不的一枪结果他的狗命,但他强忍着了心中的怒火,他心中忽地闪过一个念头,他要将功赎罪,不让小伙伴瞧不起他,更重要的是为了自己最爱最可怜的父母和他心爱的小雅。


“他妈的,再喊,老子一枪毙了她!”突然那个家伙烦躁地大声叫道,”嘿!你可千万不要被那个狐狸精给迷惑,动摇了哈。”那个家伙又恼怒又担心地的对肖华说道,他怕肖华被感化……‘

那个家伙的心里承受也到了极限,肖华听到同伙说要打死小雅,他的心猛地颤抖了一下,手哆嗦了一下,枪差点掉到了地上,狗日的居然要打死小雅,看老子先打死你个龟儿子,他定了定神,他把枪握紧,正要描准罪犯,但他却看见了父母双目失明的样子,不,不,不能,不能这样,那个闪过的念头更坚定了,他心里瞬间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要帮助警察抓捕罪犯,将功赎罪,他还是父母的好儿子,小雅的亲人,同伴们的好伙伴,但他不能表露出来,他佯装也大声喊道,”好,再喊就毙了她!”并快步走到同伴跟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制服了汪小辉一一那个该死的家伙。


他放下了武器,押着罪犯出来了!……


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肖华吗?小雅挣扎着站起来,警察扶着她走到肖华面前,她仔细看着:瘦骨嶙峋,满脸胡子。曾经帅气的肖华那去了,被毒品拆磨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小雅既心疼,又恨!……


与此同时警察用手拷拷着了肖华及那个该死家伙的双手,小雅迎了上去,痛苦地用双手使劲地捶打着肖华,嘴里却说不出话来。

肖华任由小雅捶打,泪水哗哗地直往下掉,掉在小雅的头上、脸上、肩上。……


“对不起!"


”对不起!”

……


肖华声音沙哑,悔恨交加地对小雅说。


肖华被警察押上了警车,他转过头深情地看了小雅一眼,悲凉、愧疚地大声对小雅喊到:


“好好活着!小雅,我爱你!”


“我爱你!小雅!”


肖华终于把他对小雅的爱喊出来了,那深情的呼唤在湛蓝的天空久久回荡……


他转回头上了警车,警车走了,小雅的心空了,象在做梦,以至于警察跟她握手说:

“谢谢你!小雅,你很勇敢,你救了一家人,也救了罪犯肖华。”她只是茫然地点着头。……


小雅的心好痛、好空,象做了一场恶梦。

一个好好的孩子咋就一步步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四个亲密的小伙伴长大后,各自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全文完 图片来自网络

诚谢各位老师光临雅赏

河清奉茶致谢!

作者 河清


区作协会员,笔名河清,潜心钻研文学,喜欢动笔,作品散见于省内各级纸媒,和省内外多家电子平台。发表中篇小说《瓠子湾的儿女》及一些短篇和散文以及大量诗作,受到好评,一些作品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