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早年的西方文化,与茶叶不同属舶来饮品。当西方文化与中国的传统文化发生碰撞时,改变了人们单一的饮茶习惯,咖啡的苦涩味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所接受。


一杯简单的咖啡,细细的品味,缭绕的香味缱绻了多少情调人的心扉,独处时候,咖啡一杯、书卷一本,让别人爱恋缠绵不休的故事,温暖自己的心碎,在书中解读人生,宁静中明晰自己的心灵。弥漫在小屋里的醇香咖啡气味,浪漫唯美。

咖啡:取自于咖啡树的果实,是咖啡树的种子。据有关资料记载;咖啡含有咖啡因,性味辛香芳醇,极易通过脑血屏障,刺激中枢神经,促进脑部活动,使头脑清醒,反应灵敏,思考能力充沛,注意力集中,因而提高工作效率,同时增强判断力、记忆力等功效。


诸多的功效为早年的洋人绅士所掌握,人们寻一方静室烧上一杯咖啡,用馥郁满屋的醇香,悠悠微醺、淡淡飘然、度过假日的美好一天。

推动中国咖啡文化形成的是上海的英、法租界,咖啡馆从岀现到大量涌现是二十世纪的三十年代。上海的文人墨客们徜徉在咖啡所带来的异国风情之中,这里成了文人墨客们极其静谧美好的世外桃源。随着西餐厅的流行,加速了上海咖啡文化的推广和普及。

商人及军爷们岀入的都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十里洋场。


而咖啡馆是上海文化界人士的活动场所。约上朋友带上闺蜜,赏光街角的音乐咖啡厅,喝着心情咖啡,谈谈爱恋的甜美,惬意相陪、浪漫相随。

仅仅是一杯简单的咖啡,所散发的强烈香味及所带来的提神效应,让众多的文人墨客及创作者们长久的深深爱恋及吸引,尤其到了现代,无论是正式场所,还是三两个好友闲谈更是不可缺少咖啡的存在。


咖啡:也单纯、也复杂,能让人遐想,也能让人飘逸,经常有人用咖啡来品读人生。咖啡的苦与甜不在于搅拌,而是有没有放糖在里面。生活的甜与酸不在生活的本身,而是在于你折腾的是还是非。


街角的音乐咖啡真的好美,携一份遐想,守一处清净,静静的凝视、默默的聆听,在感知中品味、在积淀中追逐。

我接触咖啡的时候是二零一零年,我来到这家生产速溶咖啡的公司,三合一类型的咖啡,确切地说:应该叫做“工作咖啡或是旅行咖啡"更好些,冲泡简单快捷,香味十足,甜多于苦,冲泡一杯满屋飘香,惹人馋涎欲滴。


而这里的管理者们及技术人员喝的是,咖啡豆现场研磨后烧制的不加糖的苦咖啡。喝咖啡的时间是上午十点及下午的三点,我也融入了其中,这便是我的咖啡启蒙。


操作人员用虹吸壶烧制咖啡,几乎让人误以为是物理实验室的器械,能够清楚地观看咖啡的由上到下的萃取过程,相当有可观赏性,现场感十足,香气四溢满屋,咖啡口感柔和。视觉效果充满乐趣是虹吸壶烧制咖啡的最大魅力所在了。


我从此爱上了咖啡,咖啡时间也从没有改变,包括退休后于家中咖啡时间都是正常进行。

退休了,烧制一杯自己喜欢的咖啡,在喧嚣中守候一份宁静,在纷繁中坚守一份平淡,人间有味是清欢。淡定与从容,惬意与清欢带来的人生的美好风景。


自那时起开始了我对咖啡的探索之旅,查阅大量资料,购买很多书籍,走进了高深莫测咖啡的奥秘世界里。从懵懵无知而偏好于表面虹吸壶神奇中透出的精彩,到逐渐透过更深层次的咖啡世界里,它的奥秘对我来说真正的傻到了极致。


咖啡的种植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一杯咖啡从采摘,直到喝在你的口里,有上百道工序。众多人都知道的猫屎咖啡也不过是肤浅的毛皮。

咖啡也在众多的艺术作品中占有一席之地,衍生岀许多饶富趣味的花萦逸事,隐藏在咖啡背后的故事与杂学,也是令人感到乐趣的地方。


文人墨客喜欢咖啡屋的那种氛围:宁静、温馨,没有太多的聒噪声音,默默注视窗外的人来人往,仿佛时间静止不动,一切都是和谐与其中。可人们读到的文人墨客笔下的作品中,更多的是忧伤的曲调,缠绵的回味,苦涩的滋味?如歌曲《苦咖啡》、《美酒加咖啡》、《走过咖啡屋》、《寂寞的咖啡》,等等。莫非咖啡你就是多情的种子?还是煽情的音符?还是咖啡喝了不醉?

爱上咖啡那种苦涩,喜欢品饮那份安谧的境界。芬芳飘香的咖啡一杯,独守一颗平静安宁的心扉,回味着一段段烟雨的过往,或倾城,或心醉,在这斗破苍穹的大千世界中活岀自己的甜美与宁静。

咖啡屋的咖啡奥秘;优雅、神秘,其实也只不过是咖啡烧制大师们蒙上的一层神秘面纱而已,消费阶层高贵优雅,乐在其中。其实也不过是一杯“商务咖啡"而已,就像在飞机上点的那杯咖啡一样,其成本不过一块半的价值,真正意义是他的环境价值,安逸宁静。


咖啡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境界,更是一种品位和享受。醇香浓郁、浪漫优雅,足以迷醉人们的心扉。


见证了山河巨变岁月沧桑,

经历了奋斗探索彷徨。

往事如烟,走过的路曲曲弯弯,不说过程艰难,曾经的曾经渐行渐远、又渐淡。退休的生活,以茶相伴、还有咖啡时间。守一份宁静安然,茶香悠远,咖啡醇香飘然,让生活的幸福诗篇常挂在眉宇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