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泼墨的夜空,

颗颗雨珠敲打着沉睡的世界,

当宛如钟摆青锤着此起彼伏音乐灯下唯美的音符。

那样的曲调却叨扰原本静谧、安详的夜。当我透过阁窗,

那摇曳着霓虹灯闪烁,

也许,

灯火阑珊处是一首无期的等待,

是心,是情,

是立夏之后轻扣伶仃的声响,

是尘缘详撰的伏笔,

也是诗行远方的寂寥。

当浮华流年镌刻了

残留匆匆逝去的时光,

当搁浅着前世今生的默念,

雨后馨香

轻轻飘散着清淡墨香的诗句,

错综复杂交织着一幅幅旧时光的幽幽岁月。

临岸停靠,月光、只影,

当我无法挽留岁月乔装的天使模样,

花开花落,褪去童话渲染的粉色国度,

穿透木窗楼阁,

暗香浮动月黄昏……

当被雨声吞噬沉静般的静谧,

当幽幽吹拂的清风,

站在尘俗一隅,

我们不愿染是非。

当你提笔遣词弄句,

却仰望事与愿违的弧度,

拂去心中的尘埃,

任花开花落,

时光它去不回。

也许,

那份敲打的伶仃

穿透指缝间向往而纯净的夜,

那晚香飘送宛起岁月,

别在衣襟的晚霞,

遥颂心中的默念。

朦胧的天际,

愿佛灯伴随幽静的从容,

若浮华殆尽,

眺望南山南,

洗尽尘缘狼狈的铅华,

独坐净亭,

忆终将远去的过往。

辗转冷清处,

眷念着痛彻的心扉,

若缘也只到最美的遇见,

也若余生无怨无悔,

一切随风消散,

那醇香的清酒馨香了一世的沉醉,

真想借三指春光,

再醉一回……

煮一壶清酒,

烹一壶清茶,

简一段寂寥相送的人生,

岁月泼墨,

时间煮雨,

铺卷开人生眷念的画布,

随文墨馨香,舞动着红尘客栈惹尘埃。

当一场春秋,

生生灭灭,浮华是非,

若雨后馨香,寻那久违的星光、艳阳

我愿花开半夏,再浅尝迷醉那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