嬉笑怒骂皆文章

  想起鲁迅一句杂感 :每一个破衣服人走过 趴儿狗就叫起来 其实并非都是狗主人的旨意或使唉。

"叭儿狗往往比它的主人更严厉"

是的 深有体会

这些天 在这里老是听见吧儿狗叫声

虽然它躲躲闪闪的但叫声很脆…

然"我对吧儿狗一点都不感冒 ""太小儿科"…

  吧儿狗继续着 汪汪…

我想起来就要笑 哈哈…

其实 要使它闭口也简单 你只需扔几只肉包子或一根吃剩的肉骨头就可打发了 但我不愿做

然 此时 我准备改变态度 对所有狗呀 猫呀再捣乱之类的 倘其万不得已 则不去理睬 让它吼叫 最多也就赶走而已 像先生一样 在门口大声叱咤:

嘘!滚!

娘腔是非人 不说是非还能做什么?

唉!娘腔的人嘛 其肯定是活得非常的不如意 肯定被人饱受了歧视 … 为了提高自己 又拼命在"装点自己"了…

这很正常 见怪不怪…

其实 这没有什么 这只能算是其附带的“一点点小意思"罢了丨

十年的坎坷踩过来了 大风大浪也拥抱了 还有什么经 不 起呢? 哈 哈哈…



  经过了大风大浪还活着 哈哈

活着好 都活着 他没死 你也不死吧 不然 大家没有对手了 活着也没有意义可言了…

记:

小人要远离 …否则他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你不经意间一句话 一件小事 都会被曲解 然 大做文章 想象成与他们一样的人 让你受到伤害…





  网络被黑 手机被窃 那些

自称的黑客们 能不能有点出息

出来吧 外面的阳光多么明媚 …

想看擂台摔跤 想看足球比赛

想看场白戏吗?很简单

把博门打开 把台子搭好

就一切0k啦…

  孙子想吃牛肉 与孙子想爬泰山

性质一样

爬得上去让他爬 吃得下就让他吃

不会强人所难 懂得人艰不拆

是性格使然 谈不上好人与坏人…



  刚才漫步在天涯博客里 (被封了的 只能跳窗而入 )又重温了博客里所有文字突然觉得俺好有才 真的 这么多年了看着这些文字 回味起来仍然好有味道 嗯!觉得自己在写字方面真的很有天赋 且潜力还有无限挖掘的空间…

怪不得有人胆惊受怕 有人寝食不安 有人千方百计封闭 阻止他人开博 心虚了 ? 不让写字 不让说话?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不然 为何封博客?

写字平台封得光吗?

  娘娘 俺来了 …欢迎一下吗…

娘娘呀 俺仍然那句话 你太阴暗 只会暗箱操作 只会躲在阴暗角落里 逞什么强?那是孙子作为 想逞能爬上来逞 才是爷们!

为何称你为娘娘吗?正是你太唠叨 太阴柔 做人不爽 欠干脆 。唠叨不代表你的才能 而只能体现你的无能!如果是爷们就应敢作要敢当!做错事还不承认 ?

你那么要面子 却又那么不要脸 不但不承认 还想捞回面子在虚张声势倒打一耙 ?

  娘娘呀 你 整个及不了人家的女流之辈 人家说的话都是有事实依据的 且说的话都能放到桌面上的 你应该知道能放到桌面上的话那才是话呀

你看人家 才不会像你一样又窜街又奔巷 的 你在贼喊作贼 ! 人家才不屑去角落里说东与道西 且一直主张直面对待 …

平生最瞧不起的就是你娘腔的这种人

这种小人行为人家不是不会做

是不做!

不想多说 请 自 重!

早晨 打开冰箱门,发现冰箱里还有很多库存的冷冻肉包子和红烧肉…内当家在折价时买的 买的太多 我在愁 放下去是否会变质…

唉 中国人普遍心理:为贪便宜。

我看着有点烦 想扔掉又不太舍得 郁闷中…

大气的老王终于叹了一声:被俺瞧不起的偏偏要把俺来琢磨 实在不想与你来计较 可你仍然一而再 再而三 唉!

你的心理早已变态 且严重 请赶快去医院 有钱吗?没钱尽管说 因俺有的是

为了你这小黑脸 宁奉钱财而决不失做人的品格…

善意在作怪:

我不想痛打落水狗 不想看到裙吧狗的狼狈相 总认为得绕人处且绕人

我不想去逼他 我想原谅他 给他台阶下

我想 人活着需大度 有宽容 只要他下不为例 只要他重新做人 只要大家知道就好了…


本想给你一点尊严 可惜你连自己都不加珍惜 哪里又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呢?

本想给你一点脸皮 可惜你连里夹都没有哪又谈得上面子呢?

本想给你一块台阶 现在看起来还是适合给你一处地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