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云柔,夏天的早晨,与大山轻轻一吻,故乡的山坡就变得如此青翠。

行走在自然纯净的青翠里,满山的野杨梅红了,我再次含在嘴里,咀嚼生活的苦涩,

母亲用簸箕簸出来的一颗颗荞粒,用石磨磨出来的一餐餐荞面,是从父亲的汗水里滴出来的,是从母亲的眼窝里浸出来的。

后来,我把苦荞装进书包里,在那条弯弯的山路上踽踽独行,记忆的布兜里,每年捡香菇换来的钱是我所有的学费,我从五拃甸的书本中知道了外面的世界,但欺负我的不只是紧张的口粮,还有那永远不够用的铅笔。

月光下父亲讲的那些故事,成为我行囊里最厚重的礼物,沿着省城的方向,我背着简单的行囊,开始寻找一个艰辛的旅程,我在“老王坡”的松树林里住了一夜,身上的每一滴露珠都是一个秘密。再后来,岁月那么轻轻一晃,我错把放牛的三嫂喊成奶奶,也许是我离开太久了。

你来了,可又要走,故乡的山水收藏着我的点滴,当你,站在“老王坡”顶上时,是否看见悠悠白云载着我的名字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