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房里织布,在心田里耕地,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心房织出的布似云锦般美丽,心田里长出的庄稼如金子般纯净,收割下来营养自己,亦可惠及他人。── 是为题记。

▲我喜欢赞美,也支持揭露,只要是正向的目的,无异于带刺的玫瑰,倘若是挟有私心的揭露,露出的定是大灰狼的尾巴。

▲渊而不深,博而不广,能叫渊博吗?深曰渊,广曰博,纵不到底,横不到边,曰渊博也。

▲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晚的是什么时候都不开始。当你觉得为时已晚,恰恰是最早的时候。

▲凡是有危险的地方,一定生长着拯救的力量,世事相反相成,概莫能外。

▲请不要怀疑太阳的善恶,它永远是早上从东方升起,晚上从西边落下,你之所以看不见阳光,是因为乌云的遮挡,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迷惑。

▲太阳底下无任何东西可遁形,遗憾的是总有阴影相随。

▲昨天的太阳晒不干今天的地皮,过去的事情无论好坏都无需纠结,眼光应朝向明天的太阳,希冀带来令人激动的惊喜。

▲胸中正,则眸子瞭也,胸中不正,则眸子眊也。晓知眼睛会说话,足见古人的智慧。

▲善用物者无弃物,善用人者无废人,世上之物皆可利用,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简单的快乐可以使人心满意足,短期的快乐靠事情刺激,长久的快乐靠心境调节。

▲要想拥有快乐的心境,就要有发现快乐的眼睛,找到快乐的钥匙,这个人就是你自己,自己才是快乐的掌控者。

▲快乐是自己找的,和他人无关。如果戴着快乐盲的有色眼镜,那谁也救不了你。

▲喜欢不拖泥带水的语言,干净利落的语言,简洁提炼的语言,少用指示代词、转折副词,表达以动词为主,适加形容词。

▲文字的包浆是要把玩打磨出来的,越玩越精,越磨越亮,似通透晶莹的玉器,自己看着也欲罢不能。

▲心里有美妙的的韵律,毫无疑问就能出口成诗。

▲两个人要聊得来,靠的不是相同的话题,是相同的逻辑。两个人要聊得深,靠的不仅是相同的逻辑,是相同水平的认知能力。聊得来,是朋友,聊得深,是知己。

▲助人是有原则的,既能释放你的善良之意,又要体现你的理智清醒,施助者要有尊他之心,被助者也有自尊之需,否则就会陷入吃力不讨好的两难境地。

▲薄伽丘在《十日谈》里说过,只要措辞得当,天下是没有什么事情讲不得的。由此可见语言的神妙魅力,可以露骨,可以含蓄;可以粗鄙,可以文雅;可以华丽,可以素朴;可以揭露,可以赞美;可以公开,可以隐瞒;可以是死,可以是活,凡此种种。最重要的是,只要心地纯正不染,泥土不能玷污太阳的光辉,地上的肮脏不能玷污美丽的青空。

▲眼盲看不见自己,心盲看不见世界。如果心盲了,眼睛还有什么用呢?

▲年轻时觉得重如泰山的事情,年老时回想起来却觉得轻如鸿毛,是事情变化了吗?不,是看问题的角度变了,经验的砝码滑向了事情本质的一面。

▲你是高山,我是小溪,高山巍峨雄壮,小溪欢快活泼,高山有高山的使命,小溪有小溪的乐趣,高山静静地伫立,小溪默默地流淌,互相依偎,却永不交集。高山直入云霄,离天三尺三,小溪深入谷底,绕山三天三。若问谁更美?答曰:高低错落风景无限皆为自然美景也。

▲伏尔泰的金句:我坚决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也是我的态度,我的盔甲,保护我说话的权利。

▲任何时候开始都是最早的,不要在能够达到的目标之前停下,那将错失时机,跌入颟顸的渊薮。

▲你最不想看到的恰恰是你最应该看到的,尽管心理逻辑相悖带来了沉重的痛苦,但这杯苦酒或许是你亲自酿的,喝下去是唯一选择。

▲突然觉得背影很有杀伤力,冷硬又暖软,无情又有情,从习惯正面到感受背影,内心仿佛一夜长大。有些事物不漂亮不清晰,但有人相,有灵魂;默默的踽踽的,但有声音,有力量;看不见五官,却那么美,那么坚毅,那么有胸襟。

▲思考犹如光的聚焦,散点,散点,散点,无数个散点,终于聚焦,思辨的火星瞬间熊熊燃烧。

▲把闪光的思想剥茧抽丝变成漂亮的语言,再披着美丽的外衣轻轻地降落在纸面上的时候,我知道,成功了。

▲用思想睿智的笔,轻轻地在电脑上描绘神采飞扬的文章。

▲有时觉得时间似乎停滞了,每天生活相同,节奏相同,色彩相同,内容相同,形式相同,拷贝不走样。当眼光投向日历的时候,又觉得飞快如流水,仿佛一双神手拧开了时间的龙头,慷慨地让它哗哗地流淌,瞬间十天,再瞬间一月,又瞬间一年。流走的时间,心疼,又不心疼,流走的是它的躯壳,留下的是刻在日子里坚硬的记忆,和坦诚的产生裂变的天马行空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