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有位巨商,在外苦心经营多年终于攒下了大宗财富,准备告老还乡结束半生的漂泊回家与妻儿团聚,置田购房安度晚年。因时局动荡路程遥远,途中常有劫匪出没,故不敢炫富只穿一袭灰布长衫、一双布底鞋扮做一个风餐露宿的行路人。

  商人特地购置一把弯柄油纸雨伞☂️,表面看起来与普通用伞无异。他把粗大的竹子掏空,将毕生积蓄都换成金银珠宝藏在伞柄内。如此这般似贫寒之士。肩搭一条褡裢,手提这把雨伞轻轻松松地上路了。

  这天中午,商人来到了成都近郊的唐家寺,见是一个平常的小镇,鸡安犬宁人面善。商人便走进一家餐馆叫煮一碗面条来吃了好赶路。成都担担面闻名遐迩,一碗面七红八绿佐料丰足,商人香喷喷地吃了个精光。没想到肚子饱了,一阵倦意却涌了上来。

  小店生意很一般,只有三五食客倒也不吵闹。于是商人在桌旁打了一个盹儿。一阵清凉的风吹醒了商人,他抬头一看小店内空无一人。门外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商人搓搓脸突然暗叫不好,自己的那把油纸伞已不翼而飞!一阵冷汗霎时冒了出来。他仔细观察后,他发现随身携带的包裹完好无损,便断定取走雨伞之人应该不是职业盗贼,十有八九是哪个食客急于出门,趁他睡着了就顺手牵羊把他的雨伞取走了。

  商人将随身零钱清点了一番沉吟片刻之后,决定自己该做什么和怎么做了。他喊来面馆掌柜,说自己看中了这个平静安宁的镇子,打算在这里住下开个小铺维生,请帮忙找一间房子。掌柜的也是个和善之人,问你开什么样的铺子要多大的房子,我帮你找就是。商人说:“身无长技只会修伞补帽。小手艺人租不起大房子,只是最好能够在交通要道上。”掌柜的笑道:“当然修伞补帽应该在路边。”于是很快帮他找了一处房子。

  商人便用仅有的钱在唐家寺开起了修伞铺。商人待人客气心灵手巧,天亮开门天黑关门很是个规矩人的样子。没过多久他小小的修伞铺便受到当地人的好评,人们都愿意把伞拿给他修理,哪怕多跑二三里路。商人的伞铺算是立住了。可谁也不知道这个小手艺人是腰缠万贯的富商,更不知道他每天谦和的笑脸下掩藏着紧张焦灼的心。他每天每时每刻都在等待着一把熟悉的油纸伞的出现,但是却失望了。经过手上各式各样的伞成百上千,唯独没有他那一把。

  时间一天天在流逝,商人耐心地等着,但是他的伞依然石沉大海杳无声息。一天,他接手了一把破旧的伞☔,主人漫不经心地说道:“能不能修?太费事就算了。一把破伞也值不了几个钱,我反倒花一大笔工钱!”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商人心里一颤,想到自己的那把雨伞丢时便只有三成新,用到现在也该破破烂烂了。它现在的主人怕也不愿拿来修了。


商人就又动起了脑筋。第二天过往行人看到这家修伞铺子打出了一条新鲜的广告:油纸伞以旧换新。人们纷纷上前询问这事是否真实,得到商人肯定的回答以后,消息很快就传开了。这个说这是商人为了扩展生意广招客户的让利之举,还有人说商人讲下一步就轮到布伞以旧换新了,又有人说商人对收集雨伞有兴趣……总而言之广告效果好极了。

  时隔不久,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修伞铺子来了一位中年农民。商人一眼就看见他腋下夹着一把油纸雨伞。那正是他朝思暮想、魂牵梦绕的伞呀!商人不动声色地收下雨伞,犀利的目光一瞥就查看到伞柄完好如初,并无半点被动过的痕迹。他意识到完璧归赵的故事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他转身挑了铺里最好的一把雨伞递给了来客,在来客的感谢声中徐徐关了店门。

  商人立马打开伞柄,里面的一层黄蜡加封得严严实实,再撬开黄蜡,商人看到了他当初装塞在里头的全部金银珠宝。他一下瘫坐在地上长长松了口气,半天才缓过神来。


这天唐家寺的居民们觉得有点奇怪,自打修伞铺开张以来,没见过这么早关门的。第二天天大亮却还没开门。一问才知道,人去屋空。这个在此处开店好长时间的外地商人突然走了,商人轻轻地来又悄悄地去了。的确是有点蹊跷,但谁也没去多想。


后来这件事经他家乡最要好的朋友流传开来,唐家寺周边换伞的人才恍然大悟。

  静出智慧。在突如其来的事件面前,巨商静寂等待,沉着睿智,从而化险为夷,他将韧性的智慧发挥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