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文字 苇迅

六月初夏,江南梅雨,淅沥缠绵。与摄影班同学十五人,自驾去了被作家沈从文喻为"梦中的少女"~ 锦溪。我们在烟雨迷蒙中行进拍摄,在滂沱大雨时屋内切磋,张大双眼去扑捉能代表古镇的符号与元素,放慢脚步去品味古镇的宁静与清丽,静下心来去体悟古镇的前世今生。虽匆匆看了一眼,但锦溪厚重的历史,恬静的景色,给我深刻的印像。




锦溪属江苏昆山市,东临上海,西近苏州,至今拥有2500多年历史,宋代建镇。古镇原有一溪,晨霞夕辉,灿烂似锦带,因而得名“锦溪”。


**

踏入"水乡佛国"的牌坊,就是锦溪的古莲景区。南面是开阔的五保湖,抬头就可见遐迩闻名的古莲桥,正对牌坊是莲花禅院,北面是菱塘湾,现在是游船码头。一条石堤将南北隔开,两边的湖面铺满绿色的莲叶,空气中透着绵软湿润的梅雨气息,沁人心扉。

古莲桥

古莲桥是锦溪的标志建筑,横垮在碧波浩渺的五保湖上。桥为廊蓬结构,朱红色,古典飞檐造型的亭子连结长廊,彰显古色古香明清时的遗风,在水一方低调地绽放着自己的独特。

陈墓水冢

锦溪从来都不是都城,却有一个水上皇妃墓,足以吊起我的好奇。对这水冢有多个版本,最多记载的就是宋孝宗时期携陈妃南巡,陈妃为保护宋孝宗不幸中箭病逝。因生前陈妃特别喜欢江南,故葬于此。锦溪也因此于宋绍兴元年被改名"陈墓",直至1992年10月才复名"锦溪",长达八百余年。


在锦溪的五保湖口(陈妃水冢的西面),还架有一座十眼桥,南北走向,桥长52米,九墩十孔,是全镇知名度最高的桥,相传这桥由宋孝宗亲自督造,为的是避免水流直冲陈妃水冢。


站在岸边向湖中望去,可以清楚看见矗立着的白色高大的石牌坊,露出水面的水冢被绿色环绕,安逸恬淡。看来即使找不到更确切能让后人解读的史料,仅从所见所闻的镇更名、建水冢、造十眼桥,足见故事能成立。至于这位"陈"究竟是谁,似乎已不重要,现代人可能更易接受世俗的风花雪月吧,此景亦成为了今天锦溪景点的标志之一。

↓陈妃水冢游客只能远望,不能上去。由景区船工负责环境维护。

↓十眼桥

莲花禅寺

莲花禅院与普通寺院最大的不同是坐南朝北。里面供奉有文曲星,为佛道合一的典范,文昌阁及古罗汉松也在禅院内。据传陈妃水葬后,宋孝宗下旨在五保湖建了这座莲池禅院,并令僧人诵经超度,守护陈妃。在八百多年的沧桑岁月中,这里曾屡废屡修,直至1996年后,重现光彩。因我们去的当天,逢北京第二波疫情骤起,镇上所有的禅院,古博馆全部关闭。


去过的同学向我介绍,禅院内殿堂廊庑,水榭画舫一应俱全,且可径直走进古莲廊桥内;南面正对陈妃水冢,更是摄影爱好者拍摄的地方。虽不能上湖心岛看水冢,也未能入禅院观景色,但锦溪带着那薄薄的帝王文化的色彩,丰富着我的想象。

↓莲花禅院前的古莲池,一侧是一条长廊,连接古莲桥。池塘内是经多年培植的古莲,每到夏天,荷叶随风婆娑起舞,红莲白莲交相辉映。

游船码头

菱塘湾现在用作游船码头。水和桥是江南古镇的灵魂,而乌蓬船更增加水乡的一份灵性。这里的乌蓬船,人工摇橹,既不像大船那般笨拙缺少情调,又不像只能容一两人的小舟让人心生不安。船家是清一色的船娘,头戴斗笠,身着蓝白花衫,是这里的独有特色。因疫情游客并不多,一字排开停泊的乌蓬船,让河湾内也缺少了咿咿呀呀的浆橹声。

陈墓邮局

因沿用"陈墓"八百余年,景区内的邮局至今称“陈墓邮局"(靠近新牌楼),并保留着二十世纪约九十年代邮局的景观。门前左侧是一个绿色大邮筒,右边拐角有一个骑在自行车上邮递员的古铜色雕像,自行车的后座是可以坐人的,显然是为旅游者而设。虽未列为重要景点,但已成游客必打卡的网红之地。

**

锦溪和所有的江南古镇一样,至今保持着“小桥流水人家"的水乡风貌。古老的溪流驮起着这座古镇,镇内河道有6公里,河湖两通,逶婉曲折。两千多年来人们在这里枕河而居,与水为邻,街依水而筑,屋临水而建,桥越水而过。


现有的26座桥里,有廊桥、石拱桥、平铺桥,大多为明清时期,苍颜斑驳,风格各异。慢慢地走过那些民居、古屋、廊棚,依然感受到岁月弥漫在这里的生命力。乌蓬船轻巧地划过水面,荡开一圈圈涟漪,水声呢喃,浆声哎呀,伴着船娘的小调,似一幅水墨画卷在你眼前延展。

↓名曰"槃亭桥",位于莲池禅院西,以地方教育家朱槃亭先生的名字命名,是五保湖通往锦溪镇内唯一的通道。

↓普庆桥是锦溪保存较完好的古桥之一,始建于1733年。桥两侧有一对联:两岸烟飞通海市,一溪浪涌接澄湖。

**

锦溪的夜,华灯缤纷,流光溢彩。深蓝色的天幕,古莲桥、莲花禅院、游船码头在彩灯的照耀下,湖面上闪着粼粼倒影,让人很容易想起那句诗: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一派渔舟唱晚的恬静风情。

**

锦溪至今住着不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居民,大多数为中老年人。他们悠闲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比谁都明白,游客的来往都是短暂的,只有在这片土地上生活才是永恒的。如果哪天见不到这些微驼的背影,和蔼的眼神,质朴的笑容,我想,锦溪也就失去了它千余年积淀下来的魅力。

**

锦溪的游客多数来自上海及周边城市的居民,有全家老小出动的,有三三二二结伴的,有伉俪情侣牵手的,也有独自前往的。他们嘴角上挂着微笑,愉悦驻足在眉宇,远离被高楼大厦包围的城市,静享古镇淳朴自然、慵懒的慢时光。而我们呢,每个人既是摄影者,又是被摄影者,以动与静之对比,虚与实之兼容,点线面之建构,去摄入自己眼里最美的景色。

**

不知何故,从锦溪回来,心里一直系念着那流转千年水冢遗韵的故事,牵挂着那没有香客喧嚣,大门紧闭的禅院,惦记着那些散落在镇内却未能踏入的民间博物馆,以及搁置在水乡,让人魂牵梦绕 ~ 梦中“少女”的水灵与妩媚。


锦溪两千余年的历史,也许花一生的时间都未必能读懂,但为解这份萦绕我一定会再去的。疫情过后吧,最好还是雨天,再在湿漉漉的青石板上走走,看看古桥,逛逛老街,哪怕一眼,也是千年。


拍摄地点:江苏昆山锦溪镇

拍摄时间:2020年6月14一15日

本人相片,系同学所摄,在此表示感谢。


小贴士:上海到锦溪古镇,地铁11号线到花桥站。可事先致电锦溪民宿酒店(网上有),请他们预约从地铁站直达古镇的班车,8~10人每人30元,零散前往每人35元。也有公交可坐,但时间较长。






感谢您的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