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棉的微笑

2016-06-23 提 拉 米 書 阅读 3913 花样年华 - 群星
如果妳忘不掉過去,那是你沒有埋 葬內心的秘密,所以一定要到吳哥去; 如果妳想開始新生活,那要把他帶到吳哥去,並肩坐在高高的吳哥窟上,看日出日落,體會滄海桑田,訴說慢慢情愫。 長長的哭牆,有無數張寫著各種文字的紙條在風中飛舞。 男主角落寞的眼神裡,他的愛恨和這些文字一起被風帶走。 一排排的小洞,他的頭緊緊的貼著它, 說吧,說吧,說出你的秘 密, 讓洞記住,讓你忘記。 -----《花樣年華》 2013.10.07 於暹粒。
剛開始用「美篇」,喜歡這個app。於是在自己以前的垃圾堆裡扒找一些陳貨。13年國慶去的暹粒,一個人獨自帶著父母。母上大人愛攝影,是老年大學攝影班的好苗子,我特意選暹粒,相信暹粒的光影於神秘,去了,絕對會大愛。
十月上旬的暹粒,雨季還沒有完全過去。不過就算雨季也不用擔心,偶爾來場午後的雨絲毫不影響遊玩,而且更容易出雲彩、霞光。
白天的巴肯山,可以遠遠的望見「玉米筍尖」。時間軋對的話,還可以看得到熱氣球冉冉升起了。
在等日落。越等越覺著時間走不快,但不等的話,山包會被看日落的游人擠到沒法拍照片。父母一點都沒有累的感覺,倒是我被熱熱的風吹著,昏昏欲睡。
巴肯山的晚霞。為了看巴肯山日落,早早的地拖了父母爬上來,好在不高,就是個小山包。
母親忙著兩個相機交替摁快門,父親幫母親提包。我,在這樣的雲卷雲舒之下,稍微思考了一下人生。
精緻的「阿普莎」。阿普莎仙女是印度神話《攪拌 乳 海》裡,從善神於惡神攪拌乳 海過程中共同創造出的美麗生物,位神明服務,以舞蹈娛樂眾神。在吳哥,阿普莎曼妙的身姿幾乎出現在所有的寺廟裡。
周薩寺?班黛珂蒂寺?還是東梅奔寺?亦或比粒寺?雖然過了兩年多,可是就是當初帶著父母遊玩的時候也是拿著書好一番辨認,很多寺都太像了⋯
最愛每一個清晨了,安靜、涼爽、租坐低廉的突突車,指哪打哪。
因為航班延誤,到暹粒已經是北京時間的夜裡兩點多了。一般到一個新的地方,不管國外還是國內,我都習慣使用當地的公共交通,極少搭出租或包車。但暹粒是個小地方,機場離市區內很近,大多是包車或乾脆突突車送達。booking住宿的時候就和酒店電郵過了,提供免費接機,加上機票買的是夜航,又怕父母勞累,所以有酒店接機挺省心。一出到達廳,便看到一位溫潤帥氣衣著整潔的小伙子舉著我的英文名字牌接機。不管多晚,果然。 深赭色的酒店工作服,領口處密不透風,玄色長褲,锃亮的皮鞋,梳理得一絲不苟的黑髮,個子不高卻挺拔。 見到我,淺淺一笑。一瞬間覺得這種笑似乎哪裡見過卻答不上來。這麼晚了一直候著接機不免無比感動,連忙抱歉,他卻反過來可以安慰我沒有關係。直到最後那晚送我去機場我才記住他叫拉迪。 機場到市區原本15分鐘的路,小車顛簸行進在積水坑窪裡。拉迪笑著說這條路地勢低,別的路不會這樣的。他一直淺淺得笑,嘴角微微上揚,溫溫言語,一點點柬埔寨口音的英文聽起來棉棉軟軟的。 暹粒的第一晚,洪水未退, 滿天繁星。
為了方便攝影,特地買了周套票,暹粒的大圈、小圈可以無限次出入。第一次去巴戎的那天,下雨。再一次挑了早一點的辰光去,沒有遊人,陽光斜斜地打在精緻的阿普莎身上。身在古寺,卻如臨電影膠片裡。
美豔地名副其實的「女王宮」
巴戎寺的下午會有大象一直騎到巴肯山上。我還是覺得一路慢慢走過去看風景比較好。
巴戎寺看到的一對。如果要去看風景,那麼就和你一起。這種感覺真好。
如果有來生,要做一棵樹;站成永恆,沒有悲傷的姿勢;一半在塵土裡安詳,一半在空中飛揚;一半散落陰涼,一半沐浴陽光。無端就會響起三毛說的這些句子。----塔布倫寺。 穿梭在迷宮般的狹窄走道和破碎古蹟,驚恐樹與石屋的糾纏交錯到這種地步。樹有靈魂,穿越時空,膠著痴纏千年。
菩提樹葉子。
細數一下,在暹粒的那些时日我帶著父母前后去了五次小吳哥。 守著黑夜等待日出; 日光裡的吳哥; 黃昏夕陽的斜照; 霏霏細雨中的吳哥; 真的美到讓人拍不夠啊⋯
看日出,需要決心與毅力。 為了不錯失,我幾乎一夜沒怎麼睡,但是第一次去還是晚了一步。於是和父母商定,隔了兩天再次起了個大早,叫了門口的突突車,頂著滿天繁星,終於以第三位的名次搶到了最佳攝影位置。 夜色沈沈微有涼意,仰頭只見閃爍繁星,如漆黑的布幕鑲著粒粒白星碎鑽,前後牽手父母摸索著淌水前進,偶爾幾聲蛙鳴與窸窣打破寂靜夜空。
傳說中的約 蘇光嗎?
多绚丽的色彩啊!
每天都可以收獲這樣的日落。被這樣的詩意田園打動。
洞里薩湖的日落。 站在格羅姆寺上遠眺洞里薩湖,這是一個不是很眾所週知的免費觀景台。
吳哥窟下午,一般會有扮演阿普莎的人員出場,在我看來他們還是一群孩子。不好意思,阿普莎是美的化身,我卻拍到一個摳牙縫的阿普莎。
雖然貧瘠,卻依然看見他們臉上真誠的笑容。
在暹粒的每一天,炎熱的午後,安排好父母午睡休憩,我大都獨自租一輛腳踏車閒逛。市區不大,也很安全,當地人都很nice。
帶父母去吃有表演看的高棉菜自助餐。看完這場阿普莎,就要搭飛機回去。重重夜幕下,就像我還沒來得及認識清楚吳哥與暹粒便要說再見。
發圖發文果然累。照片太多,水平又推板只能選幾張勉強湊一篇。機子用的是Nikon D90,18-105的頭。
我到暹粒的時候正是十月上旬, 雨季快要結束。 來了暹粒,才知和我原本的印象很不同。 那麼風情萬種。 這個地方,也許不致於讓我不想走, 但,一定是個會再來的選擇⋯
定格。 就讓高棉吳哥的倩影永駐我的记忆吧!
阅读 3913举报

最新评论

提 拉 米 書
1486874142

其实我也很庆幸母亲是个摄影爱好者啊😊

提 拉 米 書
1486874036

是的!看日出比較追赶,但看夕阳就从容很多了…😊

提 拉 米 書
1486873956

謝謝老師點讚😊

提 拉 米 書
1486873895

謝謝!很開心都是喜歡繁體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