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看这个地方,连续在网上预约了十几次,可能是时机掌握的不对,都没有约上,几天前一大早醒来,忙打开网页,终于看到还有最后一个名额,赶忙输了姓名电话,马上跳出一个页面,居然成了。

  这里大概是沪上最难参观的地方了,自2017年向公众开放以来,每周仅开放两天,每天接待50人,对于一个拥有二千多万人的大都会,你可想想概率有多大,有多少人才有机会观看,本来从今年开始,计划每周开放四天,名额也增至80人,不想由于疫情影响停了几个月,恢复开放后为保持社交距离,人员限制减了一半,过去几次从跟前路过都不得而入,又增了几分神秘,越是这样,越是激起我的渴望,今日终于如愿以偿。

  这里就是宝庆路3号,被誉为上海第一私人花园的老洋房,如今是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也是中国唯一以交响音乐为主题的音乐博物馆。说它第一是占地面积近5000平方米,且地段之好让其他望尘莫及。在上海圈子里还流传这样一句话,说没到过宝庆路3号就不算真正了解上海文化,可见其在上海历史文化领域的重要性。

  上海滩的每一栋花园洋房的背后,都有一段海上传奇的故事。宝庆路3号也是如此,这里在上世纪二十年代是德国人的宅子,后来一战爆发,德国商人归国前,把房产托管给了来自宁波的职员周宗良,当时,并未办理任何手续,战后,德国商人归来周如数奉还,在业界赢得了很高声誉,许多德商都愿与他做生意,周宗良随之暴富崛起,很快成了上海滩赫赫有名的染料大王,1930年,他以重金购得这处花园,又花七年时间增盖了洋楼,遂成了花园今天的样子。只是周宗良1948年去了香港就再也没有回来,直到1957年在香港病逝。

  周宗良去往香港后,这座花园由他的四女儿夫妇居住。四女儿周韵琴,阔家小姐,琴棋书画外语无不精通,不想爱上了大她七岁的家庭教师徐兴业,这位徐兴业也不简单,他就是日后以一部《金瓯缺》成为上海获得茅盾文学奖的第一人,只可惜他没有见证获奖的荣誉,他在获奖的头一年(1990年)去世,而她的妻子在1957年赴香港奔丧后再也没有回来,这段颇具浪漫色彩的婚姻无疾而终。

  徐兴业去世后,他的儿子画家徐元章继续在此居住,徐元章自幼豪门熏染,骨子里有贵族风范,他的画非常独特,有旧上海独具的韵味,上海很多使领馆的人都喜欢他的画,在上海APEC会议上,会议厅就挂着他的画,他的画还做为名信片送给各国官员。而他的婚姻也是重复了父母的故事,他的妻子是个中德混血,漂亮又多艺,偏偏嫁给他这个没落子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出国潮中,妻子带女儿远去了美国,而徐兴业又于2007年被法院一纸判决限期搬离,从此,这栋花园洋房正式易主,一家三代与这座洋房的渊源至此终结。

  这栋花园洋房,承载一个家族三代人的故事,悲耶喜耶都已成为历史,这或许不算是最坏的结局,倘若周宗良不去香港,他未必能躲过上海滩当年众多资本家跳楼的命运。他躲过最初的跳楼,未必躲得过文革的批斗。同样,他的女儿若不去香港,那十年的浩劫未必让她挺过来,至于家产可以参照大陆其他资本家的命运,当然这种假设已没有意义,但大抵还是可以追寻出发展的脉络。

  时间到了2017年,花园经过闲置、论证、设计规划,终于以新的面目再次展现世人面前,如今这里成了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成了面向社会面向大众的公益之地,虽然在房产的归属上颇具争议,但是这座花园最后的归宿回归大众也算是名至实归,这个选择冲淡了以往的争议,也算是为大众做了件好事实事,而对这座有历史故事的洋房花园,用同样有历史文化的交响音乐故事与其相伴,也算是有了一个不错的归宿。

  上海的交响乐历史可以追溯到1879年,距今已有141年的历史,这里诞生了亚洲最早的交响乐队一一上海公共乐队,也是上海工部局乐队的前身。当时,由意大利钢琴家梅百器担任乐队指挥。带领乐团进入黄金时期,最盛时,曾被誉为远东第一乐团。开亚洲交响乐之先河。

  这是1879年1月8日在《字林西报》上刊登的关于上海公共乐队演出的广告。这是关于上海公共乐队活动的最早文字记载。

  这是中国第一架用于演奏的是斯坦威钢琴。1921年由梅百器购于欧洲。

  当年工部乐队使用的大号。

  当年乐队使用过的乐器。

  工部乐队指挥梅百器。

  最早加盟乐队的中国演奏员。

  中国第一位职业音乐指挥家黄贻钧。他曾指挥过卡拉扬领导的柏林爱乐乐团,是中国指挥家的殊荣。

  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共分三个内容,分别为"乐之河""乐之传"和"乐之华",讲述上海交响音乐的百年历史,其间的传承发展和结下的累累果实,上海的交响乐队在我国交响发展中占据重要地位,创下许多第一,涌现出了一大批杰岀的音乐家、指挥家和演奏家,如黄贻钧、陈传熙、傅聪、顾圣婴、陆洪恩、朱践耳、丁善德、汤沐海、张国勇…等等,为中外艺术交流,普及大众高雅艺术欣赏做岀了贡献。现在,上海已拥有数支专业的交响乐团和许多非专业的交响乐队,许多乐团都有自己的演出季,培养了大批的古典音乐听众,和许多世界名团都有广泛的合作,在世界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作曲家朱践耳捐赠的钢琴。

  黑胶唱片里刻录着最早时期的录音实况。

  平心而论,我国的交响音乐近年得到较大发展,但是与欧美水平差距还比较大,既便在亚洲,也失去了远东第一的光环,被日韩超越在了前面,个中原因,那段不堪的岁月最是让人心痛,顾圣婴与陆洪恩的际遇,傅聪的出走,都是那个时代的疤痕,还有创作思想的束缚,扼杀了多少思想的花朵,如今泱泱大国的文化输出竞还不如日韩,实在让人觉得汗颜,这也说明文化自信不是喊喊而已,艺术的世界五彩缤纷,那里没有统一的思想。

  著名的女钢琴家顾圣婴。她的命运是一曲悲歌。

  几代指挥家使用过的指挥棒。

  当年上海交响音乐舞台的演出照片。

  在充满艺术气息的花园洋房露台上,这位参观的女士欣然起舞。

  这座九十多年历史的花园洋房,有着几代人的故事,见证了上海百年来历史的变迁,如今又承载了上海交响音乐的记忆和传承,未来还将续写新的故事,而我仅是一名顾客,慕名而来,匆匆一瞥,只在心中荡起微微涟漪,大音希声,今日参观,厅室空旷似是专场,信步慢游其中,聊以抚慰寂寞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