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相似,每一天都不同。时光走到六月,是熠熠闪光的季节,我们叫它夏天。
要特别说一说六一是吗?对一个缩在自己的壳里不愿意长大的孩子来说,这一天,其实很重要。感谢有你们,宠溺我,可以任性的做个孩子。而我又记起那天傍晚的霞光,和心底的暖,它真的让我笑着笑着,红了眼圈。我想我会一直记得。
可遇而不可求的,不仅仅是诗和梦。淡粉浅蓝的天空,静谧的晨曦霞光,如此迷恋。
而我更喜欢站在暮色里,看漫天云彩静默又张狂的变幻着,一点一点沉寂入夜。天空的色彩,时而温柔,时而热烈。很神奇。暮色里的我,有时候很安然,有时候很惆怅。
寻找一只小蜗牛,和它一起走过一段慢时光。它会记得我的笑,又安静又美好。
也会记得彼时,山菊悠然,风清扬,艾草香。
聚过几次,有人醉,有人笑。我只是清醒的倔强着,不说离伤。生命里值得珍惜的,不过是这些真的情谊,其实我一点也不舍得放手,你们知不知道。我忍下好多话,举着杯装作若无其事的说,我们要藕断丝连。就这样。
还有一些话,在心底万千辗转,却无法说出口。那一个不字,用尽全部力气。如果,你懂。我很想醉一场,问问自己心归何处又为何伤,可是,我是不醉的。
听蒋勋,听他讲诗词之美,生活之美,去体会那些没有目的的快乐。清晨的鸟鸣,轻拂过耳畔的风,风中跳舞的花朵,以及盈盈的一朵露珠。那么美。在那样的早晨,邂逅自己,在自己的世界里,称王。
总是有雾。雾雨迷朦里蜘蛛网上的露珠变成晶莹剔透的水晶,宛如那刻心情。水晶。又想起这个名字,和依旧叫我水晶的你们。有些记忆,永不褪色。
荷花开了。这是六月里最重要的事。我知道荷花开了,但一直都在躲。很多个早晨,小狮子绕过荷塘扭去了别的地方。你知道那种感觉吧,就是美好的让你不敢去面对。但后来我还是去了,更多时候是静静的看,看荷叶的脉络在阳光下清晰透明;看露珠挂在叶端,是玄之又玄的秘密;看初绽的那抹绯红娇羞在荡漾的碧绿里;看荷的心事欲说还休……时间就在那些彼此的凝望里溜走了,可是我不觉得遗憾。
六月里,最美好的莫过陪伴。风,鸟鸣,青草香,花开,晨曦,晚霞,都是陪伴。陪我疗伤,陪我看细水长流。不是每一刻都是欢喜,但每一刻都心有所期。未来不可知,唯愿静好,时光很短,陪伴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