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带着一颗布满皱纹的心,

想追寻幼时绿色透明的纯净。

但是,

映入眼帘的是现代文明的功利。

时代的步伐,

没有耐心等待你返璞归真的回归。



那些熟悉的自给自足的眼神,

也改朝换代了,

里面盛满了对四G五G六G的期望。

安居乐业的太平,

被欲壑难填的追求踩在了的脚下。



蕉溪边上鹅卵石铺砌的小路只能容下你小小的脚丫,

容不下奔驰宝马的大轮胎。

风吹日晒雨淋发黑的

屋顶的瓦片和木板墙,

成了中国江南山水画的点缀,

只能开放在那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少年心里,

只能活在艺术家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境界里,

只能延续在文学家细腻多情的描绘里,

人们,

不能在文学艺术的情调里,

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溪边那些大树上的蝉鸣,

歌唱者已经换了一代又一代,

但还是唱着那首 一成不变的主题曲。

水边的野草丛中野鸭的聒噪,

和城市里的野鸭一样,

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显得悦耳。




那个幽居着世代的信仰的僻静的角落,

也浓墨重彩佛乐悠扬,

溪石铺垫杂草镶边的台阶,

没了!

在杂草里熙熙攘攘觅食的蜻蜓蝴蝶,

不见了!

你看到的是被太阳晒得发烫的

光滑大气的石板台阶,

难不成从小母亲带你烧香祈愿的佛祖

也变了?

你已经没了探究的心!



老家,

也进化了,

在慢慢地变成你,

当年离家向往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