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13日晚,一个电话将我的生活推入了深渊,当我们回到家时,你已经走了,走的那么突然,让我们手足无措,让我深切地感受到什么叫无能为力,什么叫肝肠寸断,什么叫万箭穿心,什么叫痛不欲生……比离开更难以接受的是你的不告而别。生命中最凄凉黯淡的时刻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天。

你走了快四个月了,一直不愿想起,直到现在我还是一直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这些日子,我内心的痛苦从未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轻。总想为你坎坷的一生写点什么,但始终感觉又无从下笔,只因感叹好人为何多磨难,好人为何不能得好报?写一篇祭文来怀念您老人家,以慰您的在天之灵。

这个本来是生机盎然的春天,生命中的致爱,生我养我的你突然离世。昔日的恩情还未报答,好多的话语还没有说,好多的事情还没有做,您就匆匆离去,没有留下最后一句话。我的心顿若沉入冰河,你是无人可替代,我跌入无法尽孝的泥潭中不能自拔。

茫茫人海间,能成为血肉至亲,是难得的缘分。你是一位很普通的农村妇女,没读过几天书,但懂得道理,从小教我们要好好学习,做个好人。你与勤劳善良的父亲一起脚踩泥泞,却给了我们最好的教育,培养出全村第一个研究生。这么多年,我之所以敢义无反顾的前行,是因为我知道你永远在我身后。

我回到家乡工作,不是我要陪你们,而是想让你陪着我。从小到大,你从来没有骂过我,也从来没有打过我,说服教育中,总包含着爱;唠叨里,总透着关心;沉默时,总藏着挂念;举手间,总盼儿平安。你心柔软,却有力量。一件衣服你可以穿十几年,你对自己永远是那么斤斤计较,对我们的生活、教育始终是如此地慷慨大方。谢谢你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你是我们的生命之根,因为你,我才成为我自己。

你陪我走过了四十个春夏秋冬,忘不了与你一起去泉掌卖鸡蛋贴补家用,家里洗衣做饭,田间地头拔草耕作的身影,如同昨日,历历在目。你用一生的时间为我们铺路架桥,只为我们能过上好日子,不再像你们那样艰辛生活。你突然从生活里抽离时,这种孤独是蔓延在吃饭、睡觉、说话等细节里无所适从。生命来来往往,来日并不方长。

你的一生是苦难的的一生,青年丧母,中年丧子,生活的困苦辛酸并没有把你打到,有什么能把你打倒呢?妈你醒来吧,儿不能没有你。如果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的头上,就是一座山,对你来说,这粒灰尘也太大了。家和冢,不差一笔一划,便是明灭之别;生和死,不分一草一木,已是阴阳之隔。

每一个活过的人,都能给后人的路上添一丝光亮,也许是一颗巨星,也许是一把火炬,也许只是一支含泪的蜡烛……妈,我们不会忘记,你曾来过、爱过、活过,为我们的生活奋斗过、努力过。

有些事情,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无法懂得;当我们懂得的时候,已不再年轻,比如:后来的我们什么都有了,却没了我们;后来的家里什么都不缺了,却缺了家人你。没了你的陪伴,我是孤军奋战,我不仅需要战胜现实,还要挑战自己。失败了,颓废了,恐惧了,也没有你的怀抱给我安慰。我深知,没有人会陪我走一辈子,所以我要适应孤独;没有人会帮我一辈子,所以我要奋斗终生。不过时间这个自称包治百病的庸医,时常在岁月里提醒我们:我们是如此的爱你,又怎能忘记?

一个人只要拥有美好的记忆,就不会失去对亲人的爱。妈,你虽然不在了,但只要我们记忆中有你,你就和活着一样了。我发现自己骨子里,住着一个跟你一样坚强执拗的灵魂,你已经把你的生命密码永久性地灌注在我的血液之中了。只要我还活着,就会一路携带着你。你陪了我们一程,我们会想念你一生的。

妈:安息吧!终有一天,我会再次回到您的身边,在那里我们母子再相遇,儿愿伴你到永远。

谨以此文,献给生我养我、伴我左右,且勇敢、善良、勤劳、俭朴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