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母是牧民。

高山细毛羊是我们的主导产业。放牧就是工作。

阿扎年轻的时候是兽医保健员。每次给羊群搞防疫,都少不了阿扎亲自上阵。

阿扎在给羊羔断尾(方言也叫割尾巴)。尽管就截那一点尾巴,烧红的铁铲,下手时要稳,要准,羊羔断尾越小越好,一般在尾骨第三至第四尾骨的骨节处进行断尾,只有那样割完尾巴的小羊羔才不会流血。

看,我们家就需要两个人来完成这项任务。

还是阿扎厉害

慈祥的母亲像白度母一样心底善良!

在达达心里,牛马羊永远都是她的孩子。只要它们的肚子吃饱,不饿不渴。她的心才是宽敞的。哪怕达达自己饿一点都行,牲畜却不能饿着。

达达对我们,还是对别人,甚至对牲畜都是疼爱有加。

把老母羊买给了羊贩子,达达还没来得及去洗和面的手,再看一眼要远行的羊,它们可都是功臣,达达的心里最难受。

挤牛奶是达达的强项,以前每年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挤牛奶。窝酸奶,打酥油,熬曲拉……自家吃的一年的所有的奶制品都是在一个夏天完成。现在只能是想一想了……

打酥油可是一件苦力活。先将熬熟的牛奶和窝好的稠奶子(也是现在吃的酸奶)倒入奶桶里,再用奶杷子(考老)裕固语,要用力上下来回搅动上千次后,使牛奶中的奶脂和水份分离开来,浮在上面金黄色的奶脂就是酥油。

阿扎的背影

一只生病的羊羔,阿扎在给羊羔测量体温。

摩托车在牧区已经成了一种代步工具。相当于过去的毛驴。阿扎的摩托出了点故障,他当修理工。

保护环境,人人有责!达达和阿扎也跟我们一起在行动。

爱学习的阿扎

达达在转场的路上,白熊上驼着褡裢里面装着路上用的零星东西。这样的场景,已经很少见了。

婆婆和达达在做手工串珠。

老师在教达达做串珠。

游牧生活就是这样逐水草而居。一年至少四次的转场少不了。赶着羊群,达达,阿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游牧生活方式。

达达生病住院的那段时间,阿扎也住院了,他在输完液体,就会过来到达达的病房看达达。

父母是天,父母是地!

勤劳淳朴的父母把我们姐弟三人抚养成人,姐姐是老大,正如她的名字一样美丽,干工作有魄力!

弟弟是老小,他却更像哥哥,做事有担当,有魄力。我真佩服他们的好口才。这一点更像阿扎!

我,就是那个在哪方面都不如他们的人。😓😓😓

感恩父母对我们的养育之恩!只有我们本本分分做人,勤勤奋奋做事,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回报!

祝愿天下所有的父母安康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