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显祖一生并没有到过徽州,而他的那句名诗成为徽州最著名的最有魅力的广告词,无人出其右,吸引多少人来到徽州寻梦。我也套用这金句作为题目。


徽州的文化太深沉太厚重太悠久,几日匆匆的旅游,我力争拍到尽所能多的有地域特色的环境,中国各地城市都有广场舞,电视直播,快递小哥,吹泡泡的小孩,街边坐着的老人.……我尽量让浮光掠影的照片带有古徽州的历史的厚重,洗去铅华,黛瓦粉壁马头墙,告诉大家这是现代的徽州人,这是发生在古老徽州的故事。

门前的老人一坐就是大半天,目之所及皆是回忆,心之所想皆是过往,悲喜恩怨皆成往事,留下祥和安宁。

徽州的猫猫狗狗同样安静,少见狂吠奔跑,站着趴着在主人身边陪着,都有端庄稳定的姿态。

这一组老物件我用的是原色,没加任何滤镜,经过这么多年,它们的色彩已被岁月滤过,留下最原始的黑白灰。

老物件还在用,因为它们还用得着。

徽州的孩子不拘束也不傲慢,男孩子玩皮,女孩子灵气,在镜头前不躲不避,最是可爱生动。

在拍这张照片之前我和这三位姑娘交谈过,戴眼镜的小美女说:"我家就是街那边卖水果的,她(指右边的姑娘)家是卖烧烤的;她(指中间的小女孩)家是卖衣服的。"

从始至终,她们的表情是喜悦的,骄傲的,落落大方的,让人觉得她们是底气十足的富n代,这就是气质,徽州的气质

这是我们一行旅伴,虽不是徽州人,只要到了徽州,青瓦白墙下的石板街走一走,就有了徽州的气息,带走一页徽州的回忆。


旅行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美篇才拖拖拉拉做出来,回来不久,安徽遭遇洪灾之难,看到新闻图片中的灾情,心情十分沉重,那些几百上千年的古城古镇古村落,老街老屋老牌坊可都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