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回了趟老家,探望了兄弟姐妹诸多亲人,最大的收获就是从田野里挖了许多野菜。


虽说现在已过了吃野菜的最好季节,但野菜具有不断新生、不断开花结果的习性,掐挖的几种,都是嫩蓬蓬的新生代,都有让人见了就走不动的新生芽,完全不亚于春天时的娇嫩,所以就采了几大包。比如马齿菜、人汉苗、灰条菜、扫帚苗,都是碧绿青翠,让人爱不释手。


最让人意外的是,还采到了多年未吃到的苦苣菜。它更是以嫩绿鲜亮的身姿扑向了我们,让我们即刻产生了老朋友多年未见既熟悉又陌生的情感,使人的思绪又回到童年与它亲密接触的场景……

一、


童年最不爱吃的就是苦苣菜。不是对它有偏见,而是因为它的味道确实太苦了,不到十分奈何,一般都会对它敬而远之。


最早苦苣菜在我眼里,是作为家畜饲料存在的。它们结伴丛生,茂密旺盛,看见了就是一大片,割一会儿就是一大筐。拿回去后,成为兔们、猪们争抢食用的好东西。往地上倒摊,鸡儿们也是"叽叽嗄嗄"相互打着招呼,一哄而上争着啄食,从没想到人也会吃它。


一年盛夏,天气酷热,全家人都有一点不明原因的痢疾症状。奶奶从我们割回来的草中,挑了一大把嫩嫩的苦苣,洗净后在开水里焯一下,再在清水里扒一下,说是去苦味,然后用盐和蒜汁调拌,让全家人放开肚子吃。


尽管已去了苦味,吃到嘴里,与其它野菜相比还是苦不堪言的。脸上的痛苦表情让奶奶看见了,她说,再吃一囗试试。咬着牙又吃了一口,感觉没有第一口苦了。接着再吃已不觉苦了,有点酸涩的味道。吃着吃着,顺口了,便有些许甘甜的味道了。


说来也怪,连连几顿饭吃了几大盘子苦苦菜,全家人拉肚子的症状就消失了,让我觉得很神奇!


奶奶趁机说,苦苣菜可是一大宝啊,有清热解毒、活血化瘀、明目和胃、消炎排脓的功效。接着,奶奶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古时候有一个游医手拿摇铃云走四方,救命无数。一天来到一村庄,正赶上一场丧事,众人抬着棺材走向坟地。郎中发现棺材所过路上,一行似有似无的血迹随到墓地。问明情况,原来是一成年女子因大出血死亡。有鲜血不断从棺下溢出,说明人并没真死,郎中便向家属建议开棺或许人还能救活。赶忙开棺,病人果然气若游丝。郎中用一种草熬成汤,撬开嘴将浓汁一勺一勺灌入。不到一个时辰,病人睁眼起死回生。家属对郎中千恩万谢。


郎中说,救人命者,苦苦菜也。从此,苦苣菜多了一个“墓头回”的别称。


听了奶奶讲的故事,我对苦苦菜打心眼里崇敬,开始另眼相看。从此,苦苣菜就晋升为我们家餐桌上欢迎的常客有时甚至是贵客。

二、


对苦苣菜产生崇敬之情,还有来自童年精神力量的巨大作用。


童年是红色经典盛行的时代。与许多红色经典一样,有一部叫《苦菜花》的长篇小说和后来的同名电影,曾让我们这一代人如饥似渴和抓狂。小说是借别人的,后面还有人排队等着看,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归还,所以往往是夜晚点着煤油灯通宵达旦地阅读。等鸡叫了,天亮了,揉揉疲惫的眼睛,抠着熏黑的鼻孔,伸伸懒腰,思绪才从小说的情节里走出。


依稀记得《苦菜花》为我们描述的是胶东半岛抗日战争时期我党领导人民群众与日伪及敌特进行艰苦卓绝斗争的故事。小说塑造了仁义嫂一家在民族大义和个人利益的漩涡中不断升华的过程。


伟大的母亲和她的儿女们为民族解放做出巨大牺牲。母亲、娟子、兰子、冯德松、姜永泉、于得海等正面人物形象刻画得有血有肉;王唯一和冯柬之等毒辣阴险的形象也让人过目难忘。特别是母亲在胜利前夕英勇牺牲时,她看到了金黄色的苦菜花迎风开放,仿佛嗅到了苦菜花的馨香,流露出满足与幸福的表情英勇就义。苦菜花是坚强不屈的民族精神的象征,寓意着干革命就是要勇往直前,先苦后甜。


电影《苦菜花开》插曲中:"苦菜花开闪金光,朵朵鲜花迎太阳,受苦人拿枪闹革命,永远跟着共产党。"唱遍大街小巷,唱得那时我们心中对苦菜花充满了神一般地崇拜和向往。


后来,又读了一些文章,介绍红军长征时经常以苦苣菜充饥,度过了许多难关,取得了革命的胜利。有歌谣唱道:“苦苣苦,花儿黄,又当野菜又当娘。红军吃了上战场,英勇杀敌打胜仗”。苦苣菜被誉为"红军菜"和"长征菜",是革命胜利的有功之臣。那时候我们想,做共产主义接班人,就要发扬苦菜花精神,多吃"红军菜",接好革命班!

三、


几十年的岁月风吹雨淋,急急许许一晃而过。时间悠久,心中对苦苣菜的情愫依然如故,只是多了几分模糊与零乱。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概念与实物的不同造成错位有关。


儿时挖过的苦苦菜,实际上不至一种,有我们叫燕燕草的苦荬菜,有比燕燕草大一点的苦曲菜,还有叶子圆圆的也叫苦苦菜。这一次从老家带回来的是小时候常吃的那种,用小程序"识花君"一拍,才知道学名叫长裂苦苣菜,属于苦苣属中的不太苦的一种。


查资料得知,菊科苦苣菜属的野菜在我国有八、九种之多。包括苣荬菜、长裂苦苣菜、短裂苦苣菜、苦苦菜、南苦苦菜、花叶滇苦菜等等,不是专业人士,一般很难区分。


除了专业叫法,民间的叫法更是五花八门,率性随意。因为是苦菜,有人干脆叫它无香菜;因为形状,有人叫它小鹅菜、罗汉菜;因为《诗经》等古籍中说"荼,苦菜",又有人叫它苦荼菜;因为古籍还说,花黄似菊,堪食但苦耳,四时可取,又称它"穷人菜"。


虽然形状有异,口感略有差别,但苦苣属苦菜的营养成份、食用药用效果都差不多,对非专业人士而言,只有可食用就行,不必费心思弄个一清二楚。


在带苦味植物中,有两大天王级的是苦瓜和苦麻菜。或许正是因为苦,其它蔬菜无法替代,人们食用时,仿佛人生的苦辣酸甜都能体会到。许多野菜吃多了肚子会难受,唯有苦菜吃多了,苦味可以变甜,而且越吃越有味。民谚云:“苦菜花香,常吃身体硬邦邦;苦苣叶苦,常吃好比人参补!”


苦苣汤是用苦苣菜与大骨、猪大肠炖制而成,被称为民间第一汤。虽然它闻着有一股"脚臭味",很多人难以接受,但它闻着臭、吃着香,风味独特,具有清凉降火、消炎解毒的功效,反而成了许多人的喜爱。


苦苣菜钙、锌的含量分别是菠菜的3倍和5倍,是芹菜的2.7倍和20倍。钙锌对儿童发育具有重要作用,现代医学对它的作用越来越重视。


苦苣菜全株入药,有一个独特的名字——败酱草,是根据它在开花时,释放出一股浓烈的晒豆酱的腐败气味,中药就叫它败酱草,独特而好记。

四、


苦苦菜也是从《诗经》中走出的有名植物,两千余年的历史,造就了它不平凡的身份与身段。


当我们读到《诗经》中"谁谓荼苦,其甘如荠"的句子,仿佛听到当年的弃妇泣诉:"谁说苦菜苦啊,比起我心中的苦痛,它简直就像荠荠菜那样甜啊"的心声时,怜惜之情顿生!


当我们读到《三国志》里的故事,不由对苦菜的伟大作用刮目相看。吴国有个叫吴平的菜农,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仅仅因为种了一棵又高又大、不一般的苦苦菜,就被朝廷认为是天赐好兆头,封他为"平虑王"而一步登天。种草封王,千古奇闻!这好运来得不按套路,使许多人也开始卖力种苦苦菜时,却没有复制出鸿运当头的福气。苦菜虽也高大,吃着却仍然是苦不堪言的平常滋味!


王宝钏当年塞窑18年,苦苦等丈夫薛平贵荣耀归来,主要是靠吃包括苦苦菜在内的许多野菜度过一关又一关。因为她心中有无比坚定的信念、有超常的坚强毅力,代表大自然无穷威力的苦苦菜们,就因为她受了太多的苦,一定要给她换回甜密与幸福。也或许就是大自然的平衡法则!


宋代有个叫赵蕃的诗人,想必也是对野菜颇有研究的人,各色野菜肯定都是他的盘中之物。诗中,野菜却不是吃的,而是用来募景抒情的。


“今春回首便天涯,留得芳英在物华。野色似云闲放犊,树阴如幄暗巢鸦。金钱满地空心草,紫绮漫郊苦菜花。试考方言助多识,欲传名字入诗家。”


春景喜人,诗人高兴。从旷野、天上的云朵、地上的牧童,树阴笼罩的鸟巢,到满地碧绿茂盛的金钱草、空心草,以及一望无际的紫色苦菜花。这景色绝对使诗人诗兴大发。苦菜花有开黄花的,有开紫色的,诗人碰巧遇到了一片开紫花的,写入诗中更多了一层浪漫而神秘的氤氲气氛。


看来,苦菜虽吃着苦,在心情爽朗的诗人笔下,完全可以充当激发甜蜜诗意的意象。

五、


四时可取的"穷人菜",一般是不入皇族国戚、富人权贵法眼的,但有时也会有例外。


当年乾隆在纪晓岚陪同微服私访到济南,享用了一桌"满盘皆绿"的野菜宴。乾隆奇怪为什么没有其它食物?纪晓岚连忙谢罪说:"山东连年遭灾,实在找不到更好的食物了。"乾隆不动声色享用了这些野菜,第二天就派人调查此事缘由。


原来,山东遭灾,赋税却没有减少,百姓仅有的粮食,都交了赋税,只能用野菜充饥。各级官员为了政绩,层层隐瞒灾情。得知皇帝要来,又大作表面文章,皇帝看到的是歌舞升平、一派盛世模样。纪晓岚用一桌野菜让乾隆知晓真实情况。情况清楚后,龙颜大怒,果断处理一批问题官员,采取系列救灾措施,改善了百姓生活。那桌野菜使乾隆帝记忆深刻,特别是那盘苦苣菜,苦中泛甜,让皇帝大呼其为“天下第一美味!”


慈禧老佛爷出身穷苦人家,始终对野菜心存感谢。被称为罗汉菜的苦苣菜,进宫后仍是她的常客,当然这罗汉菜已是被加工改良,已由主角变为点缀。比如罗汉全斋、罗汉菜心、罗汉大虾、罗汉豆腐、罗汉面筋等等,这些美味中的罗汉菜已为一种象征,但说明慈禧对童年生活还是十分留恋的。


下面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出身与慈禧相似,却没有慈禧的富贵命运。


婉秋姑娘人美心善,不幸被选为宫女,在珍妃宫中当差。珍妃妒忌婉秋的美貌与聪慧,怕皇帝看上她,便用毒药弄瞎了她的眼晴,婉秋被送回了家。虽然如此,婉秋坦然面对,与父母生活在一起使她感到十分幸福。


一天,婉秋在院门前遇一讨饭老婆婆,便把家中仅有的两个馒头中的一个送给她。老婆婆感动之中,顺手拔了一株苦菜让婉秋吃下。婉秋眼前一道白光,突然看见老婆婆站在眼前,明白自己复明了,高兴地喊叫父母快来感谢老婆婆。父母闻声出来,哪有什么老婆婆,送出的那个馒头也变成一大筐。一家人明白老婆婆原来是神仙下凡搭救这个善良人家的。


从此后,婉秋开始坐堂为村民治病。她最拿手的秘笈就是用苦苣菜治疗眼疾和其它疑难杂症。

六、


这次偶然与苦苣菜相遇,多带回的差不多让我一个人"消灭"了,因为这里面包含一点点小私心。


前些天在一篇文章中看到,苦苣属的野菜富含维生素B1和B2,可以有效改善人体胰岛细胞的活性,促进胰岛素分泌,其独有的苦菜醇,有非常明显的控血糖、降血糖的作用。


文章还说,糖尿病是典型的内分泌失调,按食物五味讲,苦、辣、酸、甜、涩,平衡摄取,人体的营养才会保持平衡。而我们平时吃的甜食太多,苦涩的太少,久而久之就会导致营养不均衡,内分泌失调。苦苣属野菜是苦涩类食物,可以弥补生活中其它食物摄入的不足,食用后大有裨益,糖尿病患者多多食用效果更佳。


我不懂医学,先不说这理论正确与否,对人体无害,就算对症下药了。这次带回的苦苣菜,孩子们嫌苦,妻子几次炮制,我们俩、几乎是我一人苦中作乐大朵快颐。


原来只注意苦苣菜的茎叶是否嫩绿,从未注意它开花以后的状态。这次在地里挖时,看到它们有的刚拱出地皮,嫩蓬蓬憨态可掬;有的苗肥茎壮,正当食用佳期;有的鹅黄小花枝头点点,迎风而舞,凑近观察,虽有腐败气味也不乏艳丽可爱。


苦苣菜与许多野菜一样,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一年四季,不管风吹雨打,酷热严寒,都把粗根深扎地下,前赴后继,生生不息。或许它们觉得,只有这样,才会将大自然赋予的职责发挥到极致。


一位老中医朋友从实践中总结道,这世界有多少顽疾,大自然就会开出多少治愈的良方。药草遍地,草木一世,都不是白来的。只有人们没有发现有用的草药和没有破译的自然密码,没有治不愈的病。凡物各尽其性,识草性而用者,乃人类之福;不识草之密码,则是人类大不幸,说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对于此言,醍醐灌顶,我以为所言极是!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特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