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流,本名黄泽荣,笔名晓枫,别号铁流,1933年生,四川成都人。大众媒体这样评论铁流:“作家中的大企业家,企业家在的大作家,作家企业家中的大诗人”。要我说,铁流现在的状态,正是我的这首流浪诗:


铁流水榭一仙翁,崇州古镇颐养中。

朝走闲云五公里,夜吟诗文八百封。

自由自在抚日月,风言风语满天星。

过往旧事随流水,今日太阳今日红。

1

我现在都不称铁流先生了,直接叫他铁神仙,原因有二,其一,他自己越活越像神仙,其二,他的文章顺手拈来,越写越像道法自然。


您看他昨天7月5日夜,发给我的《铁流楼上听歌舞》和《水榭醉语》,就能知道他的神仙滋味。他在诗前引言道:


铁流水榭茶楼,正对街子御龙桥。桥長五十余米,宽八米左右,两侧有古色古香的护栏。上眺青城山峦,下看绿水弯弯。河面终日飘着画舫与小舟,游客笑坐船里,舒展逗趣。桥的顶篷绘满各种图案,五光十色煞是好看,两面篷壁皆为诗、书、画,多为古人留墨。桥上可避风雨,故为风雨桥。


相传街子古寺曾是朱元璋的孙子朱允的避难之地,故山有凤栖岭,桥为御龙桥。龙凤为皇家专用之语,此地故有皇家气派。桥的整体建筑宛如一条長龙,有头有尾,有爪有鳞,生动活泼,似若借水腾飞。特别是夜里六时亮灯,其辉煌近似宫殿,给人有置身仙界之感,为古鎮街子凭添了一条独特的风景线。此时八方游人向此涌来,摩肩接踵,人头窜动,小贩云集,声潮滚滚。跳舞者,唱歌者,散步者,看热闹者,均来此亮相招摇。


此时此刻,铁流我独坐楼台,俯首展目望去,千姿百态,尽收眼底,好像人间一台永不落幕的大戏,仿佛只有我一人独坐在包廂观赏,这是何等的愜意与高兴啊!


风水大师云,铁流水榭为古镇风水宝地,独秀一枝,占尽春色,一点不错。长住在此,没有丝毫寂寞,日日尽享天上人间风光!正是


《铁流楼上听歌舞》

水榭龙脉地,歌舞伴茶楼。

夜夜不同调,天天有看头。

谁说苏杭好,哪有街子悠。

此为神仙府,因为有铁流。


《水榭醉语》

夜夜听歌舞,日日品香茗。

敢与李杜比,我才是诗神。

水榭龙脉地,茶楼瑤池苑。

谁说苏杭好?哪有街子恬。

上天恤苦人,铁流好舒坦。


我给铁流回了5个大拇指,他回道,茶楼不为盈利,重在养生。


于是乎,我回他一首流浪诗:

养生得有法,喝茶是其一。

可怜有病人,只知吃苦药。

年年复年年,小病成大病。

我有宝灵法,可救有缘人。


铁神仙反应极快,回道,好!推!


我再回他,祈祷北京疫情早日平静,争取早日游学到崇州古街子拜见铁神仙,疫情是最好的健康教育课,疫情之后,国人的生命健康意识会不断地提升,茶馆的出路在哪里?值得研究!

2

7月5日,铁流到怀远镇闲逛,花了200元买了一把马架摇椅,摆在二楼阳台上,晨看山,午睡觉,晚听歌,感觉特别享受。


他在一篇短文里说,当你闭目养神躺睡在摇椅上,面对青山绿水的感觉就是俩字:愜意!感觉帝王都不能比,帝王大都短命,江山的事太过劳苦,在女人身上爬的时间太长,看似作乐其实是作践自己的命。


铁流说,一个人躺在摇椅上晃,才会真正理解 “知足常乐”的古语。真正的乐不是权位,不是金钱,不是名声,是平安宁静的心态,是无惧无忧过日子,是健健康康的身子骨。你看做官有什么好?宰相要五更上朝,元帅要戌边统兵,帝王要谋国安邦,我这个山野老叟什么也不担心,刷刷微信,品品香茗,游游山水,神仙日子可能就是这样的状态吧,既不担心失去权力,也不忧虑兵变作囚,日不愁三餐,夜不怕凉寒,一切由国家扛着。端坐水榭,看凌江白鹭,观桥头美女,天下亊与我何干?


《摇椅歌》

哈哈哈!摇呀摇,闭眼摇到外婆桥。

外婆人虽老,依然爱我这个老宝宝。

有肉又有糖,任你吃个饱。

勿走回头路,只能向前跑。

做人不称霸,耍横命难保。

学学老叟我,闭目只管摇。

人老享清闲,还是神仙好!

3

铁流说,胸怀世界往往是心存烦恼,回归自己,才发现自己就有神仙世界!他的话勾起了我的诗情,致敬铁流老神仙,奉上流浪诗一首《致敬》:


铁流有诗撞我怀,六旬小弟才明白。

一是天意不能问,二是人心不可猜。

七情六欲都是私,内心安宁大自在。

虚无缥缈世间事,喜怒无常小人呆。

4

致敬铁神仙现在的诗,回头看看他曾经的流浪感慨,则是另一番神情景致。诗言情,诗言志,诗言境,诗意不虚。


1962年1月,在筑路支队“戒严”大抓捕前,铁流决定远逃西北流浪,长达1年,有了这组逃亡诗,名曰《亡命天涯》:


逋潜

摘帽成梦解教难,打击批斗倍摧残。

劳累凌辱饥煎迫,恩怨交织怒涛翻。

慢杀不如求快死,砸铐碎镣越篱樊。

茫茫天涯何是路?蜀中风紧西北寒。


流浪吟

风吹孤帆出海口,水共云天茫茫流,

摇船汉子苦着脸,常望乡月心发愁,

哪里能生哪里往?何处能存何处游?

问君为何不返里?眼眶潮湿摆摆头。


偷视

1962年5月的一个晚上,他在逃亡中冒着极大的危险深夜窥妻。此时我们终断通讯已近两年。她怨我不争取“改造”,使她难抬头做人……


雨打船蓬水推沙,孤心一颗在天涯。

刀破绿竹裂痕在,火烧茅棚总是家。

尚思缱绻红烛事,未忘春容醉里霞。

怀情偷把断香看,已非海棠是梨花。


省视

1962年8月西北贩茶回故里,思妻日炽,终鼓足勇气破门归家。妻大惊,抱头痛哭,并相交相爱一夜。此时她还不知我已是亡命天涯的囚徒。相见相欢,却又留下一个受苦受难的“黑五类”崽崽……唉,罪过啊!


覆巢卵破惊弓鸟,纵是命悬也恋家;

破门视妻相对视,枕衾全是眼泪花。

不尽离后辛酸事,几次归梦在天涯。

风刀难阻人间爱,终生留恨愧对她。


答友人

1962年9月浪迹新疆乌鲁木齐,时值“伊犁事件”发生前后。一友邀我去苏联,并完善一切越境准备,我写此诗作答。


民族事大遭逢轻,岂为荣辱留骂名。

宁将朽骨弃桑梓,耻为异国锦衣臣。

它邦悬爵千金赏,安能背祖卖灵魂。

我辈奋斗心怀志,决非一生是贱民。


西安情怀

行迹天涯,浪迹西安,眼见百姓饥饿,官者作乐,心中大存不满。


金碧辉煌古长安,岁月悠悠渭水寒。

几家欢笑几家哭?朱门冻骨又眼前。


谒高炉

大炼钢铁,气壮山河,百里炉火,千里歌声,可留下的是焦土一片,哀鸿遍野,饿殍盈道,异子而食。


当年炉台春草鲜,烟囱倾坍炉墙残。

坑灰虽冷怨言在,几家缺锅没火钳。


遥望

1962年8月逃到了兰州, 逃亡中常怀锦城,一步一盼,三步回首,涕泪纵横,真是有家难奔,有国难投!


你莫不使我爱,

你莫不使我想,

条条街道有脚印,

棵棵柳树伴我长,

我爱故乡人和物,

我爱故乡每幢房,


生命是故乡给,

智慧是故乡养,

故乡有我祖先千秋冢,

故乡有我战斗的地方!

故乡故乡在哪里?

悲歌想忘却在唱!

5

微信的伟大,在于拉近了朋友之间的距离;微信的伤感,在于疏远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一体两面,我感恩前者。


每天跟铁流在微信里扯淡闲篇儿,是一天中比较快乐的时刻。我说,西域一位老朋友,年长我一轮,退休之后到杭州居住,拒绝微信,只跟两三个朋友电话联系,他有四个第一,自己第一,健康第一,活着第一,快乐第一。盼我20年,年年都联系我,强烈邀请我到杭州过隐居日子。


铁流说,这种生活你我过不来,太不与时俱进。


我说,是,但各有各的活法。他有万余元退休金,还有房子住,够用了,平淡生活有平淡生活的乐趣。


铁流说,人各有志,只要生活方便就行。


我说,我现在靠儿子,感觉也挺快乐的,但就是不甘心,还是自己有钱硬气!我还有一位老朋友王海棠,他的生活观,我比较赞同,人老了,有点爱,有点用,有点钱,日子会更从容!


铁流说,这个观点我赞同,点赞!


我说,你不用再挣钱,再活500年都够用,但您是神仙,你得追求精神生活,这一点咱俩还挺像,神仙其实就是有点名、有点钱、有点爱、有点用、有点成就感,除了毁灭,永不退休!


铁流发来一个字的连续音,哈哈哈哈哈哈。


我说,我有机会还是得做点事,靠谁也不如靠自己,靠自己最靠谱儿,儿女再好,也是靠不住的,这年代独生子女的父母,留点儿心眼吧,儿女是天下孝子第一人也不行,你一天到晚躺在病床上,也还是蛋疼。久病床前无孝子,不是无孝子,是因为你病得太久了,天天压在床上,床都会烦你,别说儿女了!中国还没有安乐死,想死死不了,才是最难受的,您说是吧!


铁流说,经典!


我说,做不做事都扯淡,人老了,什么岁数做什么事情,做什么事情都得给健康长寿让路!


铁流说,玩好微信,把自已弄成名品,什么事都好做。


我说,铁神仙高见!我喜欢围着健康长寿做事,考下健康管理师证书,就准备出发。我有一套治病健康妙法,等我到铁流水榭,在您身上小试身手,你就知道小弟的厉害了!


铁流说,期待!


铁流说,水榭成为品牌后,我的大戏才开场。


我说,你是潮头战士,赚钱有方,眼光高远!


铁流哈哈!健康是第一,赚钱最快活!


我说,老兄,我不建议您投资做大事,您已经做过那么多大事了!给别人留点机会吧!如今时代不同了,做点跟自己健康有关的事,就行了。抓紧时间享受人生,不要参与什么大投资大策划,仅供参考!您是大智之人,急流勇退就是大智慧,能健康长寿更是大智慧!


铁流说,哈哈,我才不大投资哩,玩玩品牌生态,自娱自乐,写写诗歌,会会好友。想做的事,计算得挺好,但缺少干将,与其这样,不如不做,图个自在,图个快活。但我也不会闲着,做点小事,利于健康,利于养老,也是个精神寄托!


我说,铁神仙说得到位,留下钱,不如留下名,留下名,不如留下精气神!铁流精神一直都在激励着我!我给铁流发了两句话“茶馆没有回头客,经营肯定没特色”,接着,意犹未尽,又即兴写给他一首流浪诗:


我有妙法宝灵院,治病健康一招鲜。

铁流水榭茶水好,目标人群中老年。

建个水榭健康群,有德有爱有钱赚。


铁流赞了一个好,还不忘说,你老弟当群主哈!


我说,咱俩见面后,再小心策划此事如何?


铁流斩钉截铁来了六个字:行,来呀,早点来!


我的回信是,哈哈哈哈……

版权声明:图片来自铁流、百度和朋友圈,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异议,立即删除!本文使用的图文的目的是为了给读者传递更多信息,并非为了盈利,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原作者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金诗元微信联系,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金诗元

2020.07.07晚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