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5日傍晚,散步路过赣县中学门口,此刻,雄伟的校门披上了节日的盛装,彩旗飘扬,横幅如练,红底黄字对联熠熠生辉,浓郁的备考氛围扑面而来。

一年一度的高考季来了,望着三五成群容光焕发的学子进出校门匆匆的脚步,一瞬间,宛如一颗小石子投进平静的湖水中,三十六年前的高考时光,在内心深处荡漾开来。


1984年7月,在母校田村中学经历了两年破晓晨读、挑灯夜战、夜以继日、含辛茹苦、书山题海的高中求学生活之后,迎来了决定人生命运的第一次考试——高考。

有人说,高考就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现实中,很多学子还没有来得及挤上桥,在路上就纷纷被挤倒,提前出局了。当年高考实行预考筛选制,只有通过预考才有资格参加7月的高考,高中学子竞争更加惨烈。当时82年入学田村高中的120多名学子,在84年5月预考筛选中,理科应届班同学全军覆没,惨不忍睹,仅文科班2人应届生通过了预考。全县通过预考的文科生仅69人,理科生200人左右。预考失利后,众多学友挑起书箱眼睛泛着泪光回到老家,两年高中苦读,最后连高考的资格都没有,说起来这都是泪啊,留下心中一生的憾和痛。

直到1989年,高中会考制度逐渐落实后,高考预考才退出历史舞台,所有毕业生皆有资格参加高考了,彰显出浓浓地人文关怀,天下学子尽欢颜。

那年7月5日上午,祖父从老家走了三个小时的路程赶到学校,给我捎上去县城高考的3元零花钱和家人的叮嘱。祖父说,这3元钱是母亲挑了两担柴火到上屋头瓦窑下换来的,你省着用吧。泪光中,我仿佛看见瘦弱的母亲在烈日下担着柴火蹒跚的背影。

6日上午,没有激昂振奋的动员大会,没有父母的陪考,没有亲友的相送,只有一辆老旧的班车载着我们向县城驶去,陪同我们的是教导处主任刘逊冈老师和我们文科班主任姚有权老师。班车在蜿蜒的山路上爬行着,车窗外掠过的是成片成片金黄的稻田,麂山巍峨于平畴之上,平江两岸则是苍翠的甘蔗林映入你的眼帘。奔赴高考的路上,我们的内心是那样的单纯和快乐。


高考考场安排在县中,六层的教学大楼,当年县中的标志性筑建,是一代代学子筑梦的家园,几年前旧大楼已经拆除,取而代之的“博士楼”正在延续学子们飞翔的梦想。

逊冈老师威望高,门生多,人缘广,把我们安排在与县中一墙之隔的县委党校招待所住宿,四人一间,房间还有吊扇,用餐也在党校食堂,伙食不错。吃过晚饭,天气依旧闷热,蝉在大树上嘶鸣,声如雨织。富忠、荣春、贤龙、金发、宝进、和向琴早早在房间里啃书,准备明天的高考。我和海春、溅华、步贵偷偷溜出院子,来到值班室,下午我们就瞄上了值班室有一台黑白电视机,此时正在热播武侠电视剧《再向虎山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南沧海,北铁山,一岳擎天决世间,曲折的剧情,激烈的打斗,让我们沉迷其中,让我们心旌摇荡,让我们热血沸腾。

看完两集电视剧已是晚上十点了,我们蹑手蹑脚地想潜回房间,不料班主任姚有权老师早端坐在房间里,我们羞愧万端。姚老师并没有责备我们,只是微笑着说,关灯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高考呢。多年以后,和同学们忆起那时的情景时,正应了现在流行的那首歌《你笑起来真可爱》,内心满是暖暖地感动。


高考结束的那一刻,我们都像一个个走下战场的士兵,迫不及待地放马南山、刀枪入库。把所有的课本、资料、作业拢到一起,弃之不顾,颇有几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之燕赵悲歌之士的味道。

随后,7月,在那些等待放榜的日子里,我们在呼朋引伴的热闹中悄然过去,在四处闲逛的潇洒中翩然度过。

高考放榜的日子,纵然有人欢喜有人愁,众多学子依旧会选择回炉复读,重走高考路,争过独木桥。屡败屡战,不言败,不放弃,是当年那一代学子心中永远飘扬的旗帜。

八年过去了,我完成了从当年参加高考到参与高考的角色转换。1992年7月6日,我是以横溪中学高三(2)班主任的身份带领学生赴县城参加高考,随同的还有学校领队郭敬明书记和高三(1)班主任钟育三老师,横溪中学共有89名学生参加了高考,师生食宿在赣县饭店,这些来自大山的孩子们,敦朴厚实,谦恭有礼,第一次来到县城,是那样的新鲜和好奇,他们的眼里闪烁着渴求的光芒。

十一年之后, 2003年6月6日,我又一次以参与高考者的角色再次邂逅高考,这是全国高考,从7月份提前到6月份举行的第一次考试,从七月流火到六月流萤,温和的天气可以让学子发挥到极致。那年,我以江口中学教务处主任和高中部主任身份带领172名学子赴县城参加高考,随同还有三个班主任:黄圣梁、肖福财和刘诗红老师,师生共同食宿在县生资招待所(多年前早已拆除,现梅林大街宏昌超市位置)。2003年春因非典病毒肆虐,给高考防疫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四个带队老师严格按照防范要求和工作程序,分工协作,同甘共苦,顺利地完成了高考带队任务。

多年以后, 高考的点点滴滴、酸甜苦辣都浓缩在看不见的光阴里面,再次回望,不胜感慨。 感谢高考,感恩那些年与我们相伴相行、相学相教的同学和老师们,他们宛如夜空闪烁的星星,照耀着我们求学前行的路。

经历了高考,才能真正感受到“知识改变命运”的内涵所在;经历了高考,人生才能更加深刻地领悟“阳光总在风雨后”这句话的真谛。

回望高考,温暖盈怀,青春应无悔。

  【1992年横溪中学高三(1)、高三(2)班的学子们,而今也早已人到中年了。二十八年了,你们心底还留有当年高考的记忆吗?你们他乡还好吗?】

  【当年江口中学高中部学生创办的校刊《江帆》,文学和美术编辑全部是高三学生担任,为校园文学的传播做出了贡献。江帆早已扬帆起航,理想的彼岸还会远吗?】


2020年7月,于父亲名下这个大家庭而言,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教育年:儿子威研究生毕业,侄女春大学毕业,侄子林、侄女乐和侄子森将分别参加今年的高考、中考和小考,众兄弟姐妹宛如春天的花朵,依节气时令在求学的田园里次第开放,各自吐露着芬芳。

六月流萤,七月流火,芳菲如雨。满心祝愿孩子们,祝愿奋进拼搏的学子们:不负师长所期,无愧社会关怀,得己所愿,金榜题名!🎉🎉🎉🎓🎓🎓🌹🌹🌹🌺🌺🌺

——2020年7月6日于花园小区

  2020年7月10日,《天下美篇报》刊发此篇文章,感谢美篇编辑老师帮我们一起分享和留存这份美好的记忆!💐💐💐

 【后记】 2020年7月,侄子志森顺利小学毕业,录取在文化底蕴深厚的赣县二中。

侄女乐四中初中毕业,进入到赣县中学南校区高一年级深造了。

侄子勇高考揭榜,以理科542分进入大学一本分数线,成功录取在赣南医学院神经学专业,圆了家族众多人的医学梦。

侄女春也从江西科技学院大专顺利毕业,在赣州某公司担任会计工作。

儿子威8月底也顺利通过了硕士毕业论文,获得了韩国釜山大学商学院工商硕士学位,并成功入职现代汽车集团,即将开启新的生活征程。

新的环境,新的生活,新的目标……衷心祝福他们都是一棵花的种子,在新的土壤里,开枝散叶,枝繁叶茂,开花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