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梧桐

图片:梧桐拍摄于故乡的田野




蔚蓝天空下,飘逸的云,一望无际的绿,足够醉心。有人看了麦田图景说,这娃娃眼里什么都是美好的。我抿嘴笑了,我知道,我保持着最初的模样。


我非常庆幸依然长着一双孩童的眼睛,惊喜一根草的发芽,喜悦一朵花的绽放,鸟儿啁啾,倾听流水,风儿掠过,那夏天的味道,丝丝清凉……哪怕是晨间的一颗露珠,都是内心喜欢。



故 乡 的 麦 田




我想起一个第一次阅读我文字的人留下的一段点评,“花的芬芳馥郁可以柔软你的心房,那么,盛夏里满眼的绿,就可以放飞你的梦想。这个季节,你可以哪儿都不去,就选一方葱郁的绿野,站在晴朗的碧空下,让绿野给你穿上绿醉心田的霓裳,闭上自己的双眼,让元气回归丹田;鼻下飘着麦香、花香和泥土的芬芳,清风吹着你的长发、抚着你的容颜,把你带到碧空那朵圣洁的云莲之上,而后带着你自由的翱翔!翱翔!那一刻,你的腿伤不再是心上的愧疚和彷徨。”


我读完,思绪瞬间回到故乡的绿野,麦田、无垠的碧波,那童少时代落在裙子上的蝶,穿梭在田间的人,一下跳跃般地回到了现在。我很惊奇,第一次阅读文章的人,居然描述出了少年、青春、现在的我,依然不变的模样。小时候就穿裙,女孩子的臭美,长发依旧,生活在农村却有着城市人的打扮,大概样子是可爱的吧。或许是因为有城里亲戚影响的缘故,有一个比我大一岁的姐姐,穿过她替下的裙子,偶尔有新买的,那时候,敢穿裙子去上学已是爆炸新闻,是满校园的焦点。我不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样子的傻气,如今,裙子依然是我服饰里最喜欢的搭配,四季如是。


故里,有不变的情愫,时常回去,从无厌倦,路过的田野留下了无数足迹。风里雨里,还有扬雪的季节。一路晴天看晴雨天看雨,回转在这条路上,亲切依旧,爱依旧,田间走走,总是嗅到我喜欢的味道,犹如经历过后依然的朴素,喧闹浮躁的都市生活从来也没有剥夺我的乡野气息。每每站到田间,低头凝视花儿,我也好似妩媚了几许;抬头仰望,心儿放逐天边。回首之间,闻到青草淡淡的气味,总是让我想起父亲长衫上的味道。还有那少年时代,麦子微黄,会拔一些,扎成小把,用火烤着吃,新鲜的麦香,引诱着梧桐,如今依然回味无穷,粒粒黄嫩的麦子是那些夏天里的小零食,天然的,美味的,甜心的。


  

做 一 根 金 色 的 麦 穗





微风吹麦浪,我念念不忘的故乡。那些田间地头耕种日月的时光,汗滴禾下土的岁月,麦田里的守望者,已不再年轻,青丝若雪,言语缓缓,说西忘东,吃东西都没有胃口。恰似麦苗已经长大、抽穗,由绿变黄,垂了头,岂不是如父亲一样。一生的岁月,留下最后一道风景,我岂能错过与之同行!


最近在记录《用爱架起老人的未来》系列篇,随写随发,没有刻意的整理,遇到什么记录什么,随心而去。父亲是我的爱,也是最挂心的人。源于爱,源于情感,我选择做了社区养老。一生之中,真正读懂爱,是多么难得!有谁懂得心底的最纯净,不是肤浅之人可阅读。因为爱,我的选择令自己意外,可是谁又能懂?!



孩 儿 买 给 我 的 向 阳 花,我 喜 欢 的 花 朵




又一次回到故乡,田野游荡,欣喜麦田一片碧浪,傻气的姑娘,还是旧时样,望着一片绿,心底却无尽地感伤。满眼都是美好的人何来伪装?又何需装?偶尔的不羁轻狂,恰恰是最真的模样,没有掩饰,没有城府,永远清澈,泉水一汪,即使学着骂人也是无心地调皮、捣乱的莽撞。犹如我与向日葵的对望,有着欢喜如常。


世间不缺少美好,而是缺少欣赏,缺少心灵的干净与坦荡,一叶障目何尝不是这样。犹如,一个常做坏事的小偷猛然之间做了一件好事,会迅速得到大家的原谅,既往不咎。而一个上进较优秀品格的人偶尔做了一件别人不认可的事,就会被否定的一无是处,不可原谅,被指责谩骂成万恶不赦,恨到骨子里,这便是生活的常态,不然怎么会说越懂事的人受到的委屈越多,最后的柔韧和坚强令人刮目相看。“目极千里无山河,麦芒际天摇青波。”眼前粒粒麦穗,努力地生长,成熟的季节还是笑意盈盈地低了头,饱满丰硕,任农人收割。



“小麦深如人,澶漫不见地。”

我站在蔚蓝天空下,思维自由去流浪,青青麦田,仿佛一片金色,我读懂了麦穗,读懂了谦卑,读懂了自己,也读懂了他人!


做一根金色的麦穗吧!




作者简介:


梧桐,原名刘姝文,自由职业者,极简主义,崇尚自由,喜欢用随心的文字温润美丽的人生。携一泓清音,与山水一程相依,与人和蔼,与世界相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