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0日上午,我与马鸿政委通完电话后,突然变得说话不太利索,女儿笑我:“爸,您这是激动的吧?”,我自己也觉得是。等到了医院,才发现是患了脑梗。庆幸由于救治及时,病情并不严重。

  住院期间,我无意中在手机里发现了空六军网站,顿时 十分兴奋——我找到娘家了!在住院的大部分空余时间里,我浏览了网站里的很多信息,知晓了唐山大地震时,我空六军军部遭遇劫难,遇难的战友竟有213人!看到我当年朝夕相处的许多战友变成了“烈士”,我痛楚难忍,泪水长流。护士疑惑地问我:“你的血压怎么变得这么高?”我低头黯然不语。

  我想起,地震后,马鸿同志出任空六军政委,他曾两次邀我前往唐山军部,我均没有去。如果当时我去了,就会早些知道这些消息,早一点为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我很遗憾。在这里我只能向遇难的战友们说一声:“我来晚了”。今天我打开相册,凝视着军务处阚敦洋参谋、王元同参谋、陈润福参谋、任月中保密员以及作战处赵国琛参谋、航行处兰绍河参谋……,昔日再现,他们的音容笑貌宛如在眼前!我将照片交给了付站长,付站长告诉我,这些照片已经被添加在了烈士纪念碑上,烈士们的头像已不再只是一支支冰冷的蜡烛,他们终于在人世间留下了自己身影供后人缅怀。我了结了一大心愿。

  在此我提议我军务处的战友们,给遇难战友们献上花,点起长明灯,以告慰烈士们的在天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