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慧总是在上班的空隙,列好采购的清单,午饭要做什么饭炒什么菜,晚饭要吃什么,第二天的早饭要如何搭配,她都得趁着上班小休的时候记下来,一家四口,人虽不多,但是日日三餐,要顾及到每一个人的口味营养,几十年真不容易。

她包里的小记事本换了一本又一本,也不知道有多少本了。

有时候老公或者婆婆或者儿子偶尔也会在家请请他们的亲朋好友,每当这个时候,她不是上班的空隙来写菜单,而是前一天的晚上就把清单列好,请他们过目,删删减减,添添加加,大到鸡鸭鱼肉的分量小到葱姜调味都得心里有数。第二天一大早就得到市场把东西买齐了带回家再去上班。否则到中午就买不到什么新鲜的好菜了。

她生活在一个小县城,因为小,所以人们都是回家午饭午休之后再上下午的班。因此慧慧一下班就立马骑上小摩的飞回家,捡洗蒸煮,一连贯的动作一气呵成,几十年的操练,做饭,手到擒来。

等她把饭菜一盆一盆端上桌子,老公胜似闲庭信步地到家了,接着儿子也背着书包气喘吁吁地到家了,然后婆婆也慢悠悠地从她的房间出来了,他们各就各位吃饭,饭间总会聊聊和自己有关的学习工作生活见闻。

“听说我们这次中秋节要发粽子牛奶,还有一大张的购物卡。”老公和以往每一次一样,有点儿得意,他用眼角瞟一下慧慧,全家人都知道她单位是清水衙门,靠别人养活着,没有权利,没有钱力,也不能搞创收,所以也没什么福利。

“还是你们单位好啊,我一到节日就尽享用你的福利咯!”婆婆虽然手脚很笨拙,在家里也不怎么会帮忙干活,天天就呆她房间看电视,但是说气话来每一次都很利索,没什么,就有点儿瞧不起儿媳妇的“贫寒”的福利。

儿子,不知好歹,也凑热闹。

“不知道姑姑她们这次会发什么福利?上次是大家东北冰雕游,羡慕死我了,我最喜欢东北了,大冰糖葫芦,大列巴……”他兴致盎然地想把所有书上看到的都说书来。

“你有完没完?学那么点儿东西就炫耀了!”慧慧伸手拍拍他的脑袋,一半责备一半……着。

“您看,妈,您又多心了不是?走没人嫌弃您福利薄。”

儿子立马把手放在慧慧还系着围兜的膝盖上,轻轻地揉揉妈妈的膝盖,以示安慰。

“怎么可以这样对妈妈呢?”慧慧话有所指意味深长地说,看了一眼婆婆和老公。

儿子有点儿歉疚地看看妈妈,低下头吃饭,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表达对妈妈的伤害。

“其实,你们一直在享用我的福利!”

慧慧终于忍不住委屈,说了一句,让后起身往厨房去了,在那把忍不住的泪水擦了,然后端出省在锅里的汤添加在各人的汤碗里,和以往一样把比较好嚼的没有筋络的肉放到婆婆的碗里。

老公没有觉察到慧慧的不开心,依然说,“你们那个穷单位还能有什么福利,一百年加起来啊也没人一年多呢!”说完话,他把碗筷一丢,窝沙发看电视去了,婆婆也习惯地到卫生间漱口回卧室,只有儿子抬头看看妈妈说,“妈妈,我来收拾吧?”

“不用,你还是快点儿去休息一下吧,下午上课有精神。”慧慧麻利地把碗碟收拾到洗碗池里,把剩饭剩菜蒙上保鲜膜放冰箱里,把桌子擦洗干净,走出厨房,套房一片安静,他们都各自睡下了。

这种日常慧慧过了二十几年了。

有一天,慧慧在买菜回家的路上,被一辆飞驰而过的摩托车撞断的大腿,住进了医院,一躺就是三个月,慧慧终于可以过上了不操心咸淡不忧虑早晚的日子。她觉得舒心极了,好像连筋骨都得到了舒展。

有一天,她睡醒打开微信,看到家庭群里首先是婆婆的语音:慧慧啊,什么时候回家啊,这日子没法过了,你不在家,扬儿根本就操持不了这个家,乱的啊脏的啊……慧慧没有听完,就知道家里是什么模样了。

下面是上大学的儿子的一段语音,毕竟他奶奶眼神不好,所以他们在四个人的群里都是用语音。

“奶奶,您现在知道了吧,这么多年了,我们享用了妈妈多少的福利,您现在懂得爸爸的那点儿福利充其量也就是蝇头小利,妈妈的操劳那是爱的福利,奉献的福利!”

慧慧哭了,她从来都不懂为自己的付出挣个名分,如今儿子有文化了,说得多好啊!

“是啊,是爱的福利!我们一直在享受你妈妈的时间福利呢!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奶奶的语音充满了愧疚!

“还是我孙儿懂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