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雪地 朗诵/建新

摄影/雪地 田代 留营


  这张照片已经45年了,背景教室是照片上这些同学在一九七三年春夏,一砖一石一木亲手建造起来的。拍完这张照片,这些完成高中学业的兵团二代,将告别亲爱的老师,走出校门站在新的起点,开始跋涉自己人生的新征程。

春去秋来,寒暑交替,时光如白驹过隙,当年风华正茂、意气奋发的俊男靓女,如今已是两鬓斑白,儿孙绕膝,完成了党和国家赋予的任务,进入了退休大军行列。

十年寒窗同学情,一生友谊铭记心。本来同学们计划在今天夏季举办毕业45年聚会,但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聚会活动就取消了。于是,盼望变成回忆,三次同学聚会的点点滴滴浮现在脑海。




  2015年七月,一六四团七五届高中同学,毕业四十年同学聚会(第三次)在塔城举办。因为大部分同学已经退休,因此参加聚会的同学也比较多,在内地居住的一些同学也远道而来参加聚会,可见同学情深,友谊长存!

  参加聚会的女同学在宾馆门口合影留念。

  好久没见面,赶紧来一张。

  老小伙你吓着美女啦!😝

  娓娓道来😄

  你在内地都好吧!👨‍👩‍👦‍👦

  你们侃,我听。😊

  嗯,你说什么呢?

  美女偷着乐啥?😛

  这哥们咬牙切齿的😜

  一块拍一张吧。😀

  一六三团中学是很多同学小学中学的母校,同学聚会自然要来母校留影。

  当年的小姑娘美丽依然。

  当年的小伙子精神十足。

  曾经低矮破旧的教室已经变成了教学大楼。

  偶遇的惊喜!

  同学居住的小区留个影。

  还得再来一张。

  看见帅哥高兴的😆

  巧遇曾经的老师。

  这个话题好轻松。

  聊的认真,走的整齐。

几位同学居住的康宁小区。

  乌拉斯台水库,很多同学是这座拦河高坝水库(坝高62.4米,是当时新疆第二高坝)的第一批建设者,四十多年过去,水库各项功能不断完善,已经成为当地有名的旅游胜地。

  群山抱水映蓝天

  坝前留影

  坝上漫步

  班里曾经当过兵的同学

  哥俩好!

当年水库二队的主力军。

  当年参加水库建设的同学。

  都为水库建设出过力。

现在都是首府人啦。

  兄弟一、三、五、六、七。

  青年迁徙回孝感,花甲重游忆兵团。

  四十年同学聚会,大部分同学已经退休,蕴酿的时间较长,聚会活动前后,不少同学写了诗文,或是回忆,或是感言,让聚会活动充满了诗情画意,令人回味无穷。



随 想

明富

七五同学再聚会,

思绪万千到边陲,

昔日有梦自放飞,

享受过程更珍贵。

相逢是缘心儿醉,

同在旅途不觉累,

但愿五谷收成好,

健康快乐属我輩!


和明富:随想

雪地

二零一五同学会,

四面八方聚边陲,

当年天高任鸟飞,

艰苦创业诚可贵。

养儿育女不知累,

童趣绕膝心自醉,

相逢多聊健身经,

幸福生活有我辈。


我们走过的路

雪地

建国初期到人间,

童年知晓饥荒年,

三四年级文革潮,

偶去学堂丢书包。

大字报中找知识,

印刷传单去逞强,

斗私批修闹革命,

备战备荒挖洞忙。

欲上高中无教室,

苦干半年建新房,

批林批孔大辩论,

开门办学地头旁。

人生总有几忧伤,

错过大学悔青肠,

成家立业靠自己,

养儿育女苦亦香。

走过风雨四十载,

转眼退休两鬓白,

昨日少年成爷辈,

儿孙绕膝家人陪。

清茶淡饭平常心,

保健养生多学习,

同学之间常走动,

闲来无事发信息。

愿君开心天天乐,

愿君都做长寿星,

四十年后再相聚,

百岁老翁话人生!


四十年同学会感怀

庆雷

边陲处处好风光,

端午聚会意味长。

昔日发小重相见,

执腕嘻戏颠欲狂。

畅聚方知正好时,

把酒放歌愉翁娘。

莫为六旬添愁绪,

闲来日日当孩王。


无 题

留营

四十载风雨春秋,

边陲再聚首。

两鬓已染霜雪。

儿孙绕膝头。


忆往昔,

同窗共读情似海,

壮志岁月酬。

端五举杯邀月,

敢问一壶老酒。


同学会即临抒怀

庆雷

相别四十春秋,牵挂填满心头。问声念中人,说道情贵人厚。可否,可否,同窗亲若足手。


岁月不尽回首,点点扣上心筹。又问念中人,说道往事如钩。忘否,忘否,扶我恩重魁丘。


问君今宵何有,唯有杜康美酒。再问念中人,却道不醉弗休。知否,知否,还能几回风流!


十六字令三首

雪地

聚,

别后相逢几多喜,

忆过去,

言中尽童趣。


聚,

春风扑面心潮起,

看今朝,

孙辈乐绕膝。


聚,

眉飞色舞话康健,

望明日,

寿星立天地。


十年再约

留营

人生能有几个四十年,在悄然逝去的四十年间,有的同学从未谋面,许多同学己然陌生,还有的名字叫不出来,同学相见,当年来不及叙说的情感,来不及表达的内心世界,来不及倾诉的衷肠,在相聚的时光里一齐碰撞,溅出火花。阿克桥,乌拉斯台母校,垂钓公园彰显了我们相聚的热情,伟人山见证了我们同学之间的亲密。塔额人家的晚餐和KTV突兀了我们彼此年轻的心和串串欢快的笑声。相聚的每一秒时光都美不胜收,令人流连。让我们把此次相聚都变成最温馨最美好的回忆。

有的同学开始还答应来的,但最后没有来,让人觉得遗憾。真的很想同学都能来,但有些事,有些情,有些景,错过了也就错过了,心里好些淡淡的忧伤,些许的遗憾,甚至隐隐的痛。

亲爱的同学,也许我们留不住岁月,但我们可以保持年轻的心态,我们留不住红唇皓齿,但我们可以留住美丽,我们留不住年轻的容颜,但我们可以让自己在不同的年龄有不同的精彩!!

让我们共同相约,十年后再相聚!!!!


感谢同学

文华

两天的同学聚会,多年未曾谋面间,见面时间来不急更多的寒暄,也许只是一个真诚握手,一个温馨的拥抱......,几天来一直沉浸在无比幸福的回味之中,此次相聚或许会留给我们一辈子的思念和回忆,谢谢每一位参加聚会的同学,感谢更多天天关注聚会活动的挚友,由于你们的参予,使得这次毕业四十年,相聚在塔城的聚会活动圆满成功!


聚 会 有 感

明富

夕阳西下,老眼不花。

同学聚会,伟人山下。

毕业出征,四十冬夏。

相见恨晚,心里有话。

你言我语,情深意长。

重游故里,万千变化。

高山流水,平湖拱坝。

二库揽胜,意境更佳。

美人美景,画中有话。

道声珍重,来日方长。

万语千言,你我健康!


送 别

雪地

你的身影渐渐远去,走路的姿态越来越不清晰,曾经的震撼,依然敲击着没有平静的心灵。

你的身影渐渐远去,风儿吹走了熟悉的声音,月圆的时候,一支夜曲轻轻的响起。

你的身影渐渐远去,清晨的露水模糊了双眼,花前月下不见君的踪迹,睡梦中有人翩翩起舞。

你的身影渐渐的远去,前方的路通往何处,家很温馨,后面一群人为你祝福。

你的身影渐渐远去,离别有点伤感,寒暑交替四十年,花落亦有花开时。

你的身影渐渐远去,愿君多保重,月有圆缺人有离合,人生途中一路放歌。

你的身影渐渐远去……

二零零五年,同学们已近知天命之年,正处在事业的高峰期,繁忙的工作没有影响大家参加聚会的热情, 二零零五年六月下旬,一六四团七五届高中同学举办毕业三十年聚会(第二次),第一站来到祖国西北边陲著名的《小白杨哨所》。

《小白杨》是一首以白杨树作喻、赞誉中国边防军人的歌曲,诉说着老百姓对边关战士发自内心的赞美。1983年,诗人梁上泉来到新疆巴尔鲁克山无名高地塔斯堤哨所(今名小白杨哨所)采风,得知一位锡伯族士兵母亲送儿子白杨树苗以励志的故事,遂与士心一道谱写了这首歌曲。1984年在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歌唱家阎维文献唱了此歌,从而广泛流传开来,塔斯堤哨所也因此,逐渐被人们称为小白杨哨所。2004年新疆建设兵团成立五十年,中央电视台心连心艺术团来兵团慰问演出,在九师161团小白杨哨所设立演出分会场,阎维文在小白杨哨所向全国人民演唱了歌曲《小白杨》,成为一段佳话,小白杨哨所也由此闻名全国,家喻户晓。

同学们从小生活在祖国西北边陲,在学生时代都参加过军事训练,年轻的时候,都是所在单位的基干民兵,对兵并不陌生。但身边的小白杨,身后的瞭望塔,还是激起了同学们保家卫国的热情,大家共同高歌一曲《小白杨》之后,纷纷在白杨旁、哨所前拍照留念。

  女同学们在小白杨前留下自己的倩影。

  哥仨好

  多年没见面了

姐妹

  儿时的玩伴

  轻抚白杨,心生祝福。

  午餐前留影

  树繁草绿,青春无悔。

  红花绿叶,活力青春。

  午后,同学们驱车百里来到乌拉斯台水库,受到水库管理所的热情接待,同学们在水库管理所办公室前合影留念。

  在水库大坝上,同学们或成群、或是三三两两在斜阳下拍照留念。刚参加工作在水库奋战的记忆,深深的的扎根在大家的脑海之中。

二队娘子军

  汉子们威武

  意气风发

  怀念曾经的时光

  哥俩好

  地窝子的感情

  有人陶醉有人乐

  少年同行风雪路,今日相逢组美图。

  当年一起挥洒青春

  “四人帮”?

  同学中的爱情正果

  涛哥有点严肃

  双拥模范

  二队三队四队同学加队友,山上水上坝上共享好时光。

  分别三十年喜相逢

  相逢的喜悦

  水库管理所设宴招待这些为水库建设贡献过青春的人们。

  午宴进行中

  举杯庆相逢

  再斟一杯

  举杯庆相逢

  酒过三巡

  什么事惊讶?

  中国158号界碑前留影。

  一九九五年七月,一六四团七五届高中班二十年同学聚会(首次)在一六三团举行(一九七五年,一六三团是一六四团一营)。参加聚会的同学们到齐后,首先到新疆开放最早的塔城巴克图口岸旅游,合影照片背景是当时刚建成的口岸联检厅。

  这是一张非常有纪念意义的照片,照片背景是当时的中国和哈萨克斯坦两国国门,据说这个国门还是前苏联修建的。此后不久,这个老国门被拆除,国家修建了雄伟的新国门,并兴建了许多功能性设施,哈国经商者人头攒动,贸易车辆川流不息,口岸经济日益火爆,由此可见祖国的发展蒸蒸日上。

  部分同学在口岸联检厅前留念

  国门前留念

  第一次同学聚会很兴奋

  左边嬉皮笑脸,右边严肃认真。

  口岸小湖泊边留个影

  一九七六年初,塔城农垦局(原农九师)决定在一六四团乌拉斯台河上游修建一座库容2000万方的拦河水库。按照上级指示,一六四团迅速组建了水库施工指挥部和四个施工队:指挥部由该团一名副团长挂帅,水库一队为团民兵值班一连,水库二队为团民兵值班二连,又从团直单位及各农业连队抽调一百多名干部工人,组建了水库三队和四队。时值三九天,四个施工队数百人马,进入深山施工区,冒着零下二、三十度的严寒,拉开了水库建设的序幕。首先开工的是生活区,就是在河边的山坡上,指挥部及各队在指定的区域,构建自己单位的地窝子,以解决施工人员吃、住及办公、库房等。地窝子是在坡上挖出深约2米,宽约3米多,长十几米甚至更长的沟,上面架梁排上苇把子及麦草,最后覆上泥土,地窝子就建好了。居住的地窝子里面用砖砌个2米宽20公分高的框,框里铺上麦草打成地铺,一溜大通铺可住十几人,晚上起夜的人,上床时一不小心就可能踩到别人身上。施工人员基本生活条件已经是无法再简陋了,而劈山开挖水库坝基则全部靠人力,施工工具只有铁锹、大锤钢钎、十子镐等简单的工具,一座中型水库就在三九严寒中热火朝天的开工建设了。


同学们大部分在水库二队,也是二队的主力军,三队和四队也有零星的同学。


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同学,多数都参与了乌拉斯台水库的初期建设,经历了水库施工最艰难的时期。后面随着年龄增长,结婚生子、或是团场进行工作调配,建设水库的同学们逐渐离开水库,进入新的工作岗位。


转眼近二十年过去,人到中年,很多曾经在水库流血流汗的同学,当年离开水库后,是在这次同学聚会之际第一次故地重游,心情澎湃,不言而喻。

  水库大坝上合影留念

  水库坝下,曾经是很多同学当年挥镐流汗的工地现场。

  发小们合影

  寻找河水中的记忆

  当年洗衣嘻闹的地方

  拍张合影不容易啊

  越玩越开心

  童心未泯

  终于玩够了

  干杯!

  酒过三巡

  再来一杯

  2016年6月,部分同学在乌鲁木齐小聚,游南山景区,共同为当年六十岁的同学庆祝生日,怀感激之意,写一篇文字纪念。



六十岁的同学


同学的记忆,

是童年的风

少年的雨

青年的情。

同学的记忆,

是风中的柳

雨中的伞

刻骨铭心的恋。


同学的记忆,

是课间的嘻闹

纷飞的雪球

不知疲惫的争吵。


同学的记忆,

是运动场上的龙腾虎跃

蓝球场上的攻防转换

乒乓台前的奋力拼搏。


同学的记忆,

是燃烧的青春

像初升的朝阳

飞霞满天。


同学的记忆,

是醇美的歌

曲儿犹在耳边回响

人已花甲岁月!


六十岁的同学,

男人是山

女人如河

坚强与温柔并行。


六十岁的同学,

男人是浑厚的歌

女人是婉转的曲

高峰低谷流淌的都是韵。


六十岁的同学,

回忆中是甜蜜

现实里有温馨

人生路上同行。


六十岁的同学,

生日不是同一天

却在同一天过生日

欢声笑语荡心间。


六十岁的同学,

还有同学哥

同学姐

同学之间是真情。


六十岁的同学,

相伴

同心

一起再走六十年!

  人生苦短,三次聚会走过大半生;同学情长,十年学涯共同奔前程。每次同学聚会都是暂短的,但是每次同学聚会都留下很多珍贵的瞬间。回忆过去,不要忘记已经离世的曹炳杰同学、孙涛同学、陈述荣同学、胡九民同学;展望未来,同学们相互鼓励、相互扶持走进幸福的时代。让聚会的回忆丰满同学的人生,让聚会的情义充满同学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