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都,中央红军长征开始的地方。

清晨,雨中的长征源纪念碑,游人如织,碑牌庄严肃穆,直刺云宵。缓缓流过的赣江河水,历历在目记忆着昨日红军过江的场景。

85年前,红军8.6万人从这里渡江出发,经过一年2.5万里艰苦卓绝的漫漫长征路,克服重重困难到达陕北,开创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创举。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长征是宣言书。落实到我们根治果树黄化也有三原则:让果树说话,让果农说话,让事实说话(果树对比图,见证不可能)

——摘自到第一次于都美篇

疫情影响,也没阻住凌哥防治黄化的热情,积极主动的找到我买药防治,基本上他家的防治加预防总共400颗树的预算,最主要在他的带动下,他们的叔叔凌大哥通过对我们一年防治的观察,果断的购买防治150颗树量的药。于都,革命根据地,曾经红军长征集结的地方,如今,我们也通过一年多的辛勤付出,也真心祝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凌哥哥和他叔叔凌大哥,都是好客热情,茶泡好了,西瓜切好了,瓜子花生端出来了,果农的热情,已深深的融化在防黄化的每一个细节中。

凌哥屋前去年砍掉头的脐橙已怒放出新的生命,诱人的脐橙已露出丰收的笑容;那颗见证三哥掉粪坑的种子树,去岁丰收的脐橙在今年长的更加诱人;屋后的成片果园,经过春、夏稍的用药并精心打理和防治,基本没有什么软皮果和坏果;山顶凌大哥用药防治后的脐橙,看看凌大哥开心的笑容,就知道药效起没起到效果。

信任,来自每一颗果树的笑容;信任,来自每一杯茶水的温馨;信任,来自一个电话,马上给我配置多少颗树药的快递单号。想想,有这就够了。

腼腆不爱多说话的凌哥,我们在山顶果树园相约,再投资再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