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地,以其高原的大美风光而闻名,又因自然条件的限制使人望而却步,这里是母亲河的源头,许多年来,这里仅是探险家、科考队和盗猎者光顾的地方,这里充满了神秘与传奇,是旅行者心中的向往之地。

  此次到海西,去了不少以前鲜为人知的秘境,许多朋友看了昆仑山大峡谷和五彩雅丹的视频,纷纷留言和来电询问,说想不到格尔木还有这样的风景和这么嗨的玩法,想不到这里还有中国的马尔代夫,如果不是疫情影响,恐怕早就憋不住了,都说我这次玩美了。可是我心中还有一个最大的愿望,还有一个我最想去的地方:可可西里。

  几天前,我的一位朋友向我问询格尔木的具体玩法,看来我这次的行程引起了他的兴趣,朋友是摄影人,著名记者,曾多次深入川西和西藏追景拍片,去年曾单车历时七十七天行走西部这片土地,可是他为自己居然不知格尔木还有如此美丽的地方而自责,决定近日就来找我,还问我能否去可可西里,我说你也想去那里?他说:那是当然,可可西里、阿尔金山和羌塘无人区,是多少摄影人梦寐以求的地方。

  可可西里的美让人向往,可可西里的艰险让许多人心生畏惧,最大的问题是国家的一纸禁令,阻断了许多人的寻梦之旅。为了加强对这片自然保护区的管理,保护这里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环境,国家于2015年颁布了禁止任何人进入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的条例,从此,这里便成了禁区,也成了世界上身价最高的自然遗产地,尽管没有转化为滚滚的财源。

  尽管有严格的限制,还是难以抑制一颗渴望的心。这时,来自两位旅行家的信息鼓舞了我,在前一日陪他们去五彩雅丹后,他们计划第二天去可可西里,我问可让进入,他们说尽量一试,我因第二天要等待来格尔木的朋友未能同往,不想他们竞梦想成真,发来的照片让我羡慕,在陪朋友转过昆仑大峡谷后,和朋友一说,也很有兴趣,便决定前往试试运气。

  旅行家前天在可可西里的照片。

  车子出格尔木,沿青藏公路向西,一个小时过昆仑山大峡谷后,景色渐佳,天空也走出连续两天的阴霾,高原的太阳不时从云层中钻进钻出,远方的雪山闪着银白的光,一侧的昆仑河顺着山谷蜿蜒东去,山脚下的牧场点缀着些许黑白相间的牛羊,随着汽车的爬升,雪山距我们越来越近,阳光也愈加刺眼,转过几道弯后,玉珠峰映入了眼帘,远方的山峰如同一尊洁白的女神,山顶缭绕的云雾好似披着一层薄薄的面纱,这是昆仑山的最高峰,看到玉珠峰,我们知道,这里与可可西里已经越来越近了。

  云雾笼罩的玉珠峰。

  中途拍到天空翱翔的雄鹰。

  几天前,曾在山底下见过上面这位四平的拼搏力哥,今日又在山腰相遇,他说自己已连续走了九个月,下面的这位来自湖北襄阳,也说走了九个月,口径还挺一致,看来是结伴过山口。走到这里,同车的一位女士已经出现了不适,而他们还要用脚步丈量土地,征服前面的一座座高山,真佩服他们的毅力。

  到了昆仑山口,海拔已经上升到了4768米,十年前我曾走过阿里,最高去过5460多米,心里并不怵这个高度,只是山口风大,温度很低,幸亏我们准备充足,出发时都带了抓绒衣,这些地方千万不能大意,如果感冒极其危险。昆仑山口是个打卡的标志地方,来到这里,就进入了西藏的门户,也到了可可西里的边缘。可可西里很大,总面积比江苏省还多出两万平方公里,腹地没有道路气象凶险,别说是保护区不让进入,既便允许进入,没有向导没有装备没有保障支援也绝不敢轻易深入腹地,妹夫说他十几年前曾和科考队去过三江源,那时国家还没颁布禁令,结果返途中出了状况,被困了六天才被救援出来,我们既非探险,又非科考,仅是想近距离接触感受一下而已,不会去冒险,也不会去触碰法律禁止的底线。

  过了昆仑山口,已经到了大可可西里的范围,继续前行,我们留意观察寻找两边通往可可西里的道路,在一处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的大招牌旁边驶下了公路,招牌附近是一个工地,一群工人正在修建类似景区中心的建筑,我们打算先到保护站,和工作人员商量可否到里面看一看,拍些照片就出来,哪知道走到跟前并无一人理会,我们犹豫了一下,眼见一辆本地车辆从跟前驶过,崔总说管他呢,先往里面走一段再说,我仔细观看了道路两旁,并不见禁行标识,这时我想起了"法无禁止即许可"的那句名言,赞成了崔总的提议,既便遇到问题大不了回来便是。车到山前必有路呗。

  沿着简易的沙石路前行,轿车开的小心谨慎,路的两边是大片的戈壁和湿地,不时要避开路上的坑洼,放眼前方,已是空无一人,野天茫茫,无边的草甸绵延至远方的雪山,完全没有风吹草低现牛羊的草原风情,只有高原孤独的洪荒和苍凉,我们单车行驶,心中有种莫名的兴奋夹杂几分忐忑,兴奋的是终于可以窥见可可西里的模样,忐忑是不知前方隐藏几许的神秘,刚过几分钟,右侧山坡两只藏羚羊进入了视野,我们小心打开车窗拿出手机拍照,生怕惊到了高原上这两个可爱的精灵,无奈装备欠缺,拍不出清晰的图片。

  拍摄到的藏羚羊。

  车子孤军深入,路况愈来愈差,小车行走吃力,崔总这时想念起前日在大峡谷飙起的UTV越野,他说要是放在这里,哪里还选什么路,油门一加飙起就是,这个念头只能想想,真来这里也不能随便撒野,路的两边竖有禁入的标识。

  可可西里的雪山和湿地。

  湿地边开着一片片紫色的花朵。

  大约前行七八公里的样子,一个水坑拦住了去路,只有强悍的越野才能穿行,我们不舍又无奈,只好下车对着远方的美景一通狂拍,打卡纪念踏上返程。这时,忽然想起了苍央嘉措,有了些悠远的共鸣和感慨:

可可西里

我见,或者不见你

你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我念,或者不念你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我爱,或者不爱你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我看,或者不看你

我的心就在你怀里,

不舍不弃

来你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返程路上,顺道看了昆仑山口大地震遗址。比汶川大地震的震级还高,幸亏这里地广人稀,没有酿成重大人道灾难。

  归途又见一徒步壮士,这位壮士失去了一条腿,架着一只拐向青藏高原挺进,看得我惊咤而又感动,可惜下山车速较快,没能拍下这动人的一幕。在这条天路上,每天行走多少追梦人啊?!

  不知我可算追梦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