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荷塘里,一张张的荷叶,圆圆的、绿绿的。有的叶子紧贴在水面上,像一个个的圆盘,悠闲地躺在水面上;有的叶子出水很高,那细小的杆儿撑着荷叶,好像一把小小的绿伞。在那一层层的叶子之间,一朵朵娇艳的荷花探头探脑,好像在与人们捉迷藏。你看那荷花,一个嫩黄色的小脸被粉红的花瓣包裹住,那花瓣是那么纯洁和光亮,真可谓是出于污泥而不染。有的荷花正大开着,像人们灿烂的笑脸,大大方方地向人们打招呼;有的还只是花骨朵,花瓣紧紧的抱在一起,像白嫩嫩、娇滴滴的女娃娃,嘟着粉红的樱桃小嘴在撒娇。不由得让人想起“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诗句。这些千姿百态的荷花各显风采,令人目不暇接。

【残荷】巅峰/手机摄影

残荷,残亦悲壮。以其残缺的躯体展示顽强,陪衬铺垫着娇美,陪衬是一种功不可没的美德。荷花用这等的反差,将大自然的神话镌刻于世,晾晒在天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