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时兴各种聚会,如同学聚会、同事聚会、老乡聚会、朋友聚会……,而我更在乎战友聚会,特别是在全国暴发冠状病毒以来,各种聚会相对比往年减少了许多,好在新疆这块热土地已连续四个多月未发现一例冠状病人,找个机会约上几位战友一起聚一聚也是人间一大乐趣。因为战友聚在一起有共同的语言,可以重温军旅生涯的那段激情然烧的岁月。

  俗话说:“人生有战友,到老手拉手”,因为我觉得战友情谊是军营大熔炉里锻造出来的,虽然很多时侯与不同的部队,不同军种的战友聚在一起,谈论起部队生活,军旅生涯总有一种亲切感,战友它经受了岁月的敲打,世事的磨练,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朴实最真诚的友情。我很珍惜和看重这份战友情,正如我们曾唱过的,“战友,战友,亲如兄弟……,这亲切的称呼,这崇高的友谊,把我们结成一个钢铁的集体”。

  2020.6.27在老战友陶传堂先生的盛请邀请下我有幸 加入到了“新疆最牛吃货团 ”群里的行列里,品尝了《笑迎疆味》餐厅的美味,见到了几位熟悉的老战友,重温昔日的军旅生涯。同桌的几位均是不同年限当过兵的文艺兵,而且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音乐艺术”。

  短暂的战友聚会结束当我回到家,轻轻闭上眼睛,脑海里涌动的那些年部队生活的点点滴滴,不由自主的打开手机书写记忆中的往事,编写美篇享受文字图片里,精灵的魅舞,一杯美酒,袅袅的弥漫着清雅的香气。餐厅各包厢墙面上的油画给人一种浪漫的情调,那迷漫着新疆音乐,大厅布置的很美,很柔,释放着浅浅的浪漫。心,被一大团柔软的东西覆盖,纠缠着岁月的温柔。

  岁月如梭,渐渐远去的不仅仅是岁月的时光,而留在心中的也不只有记忆,那一份来自于岁月深处的战友之情,常常令我更加感动和珍惜……

  我知道,岁月终究将往事褪色,空间也将彼此隔离。因为有家人,所以不悲伤,因为有战友,所以不寂寞,因为时光,教会我如何去爱。

  倾我一生一世,换取岁月静好。如若岁月静好,我亦微笑,亦不老。 有一种爱,始终留住在心里,始终难以忘记,无论什么时候想起来,眼里都是甜蜜,无论什么时候念起来,心里充满幸福,因为有缘这就是战友情。因为上天注定,这辈子只能深藏心底。

  我喜欢将每一天发生的事把那些感恩的故事写在花间,将感受的欢乐妥贴收藏。不辜负每一场战友相聚,珍惜战友之间的这一份情意,善待每一次相逢,收藏每一寸欢乐的喜悦。做一个寡言,却心有一片花海的人,不伤人害己,于淡泊中,平和自在 。用一颗素然的心,爱着每一相聚的今天,憧憬着每一个想要的明天。

当年,那些生龙活虎,风华正茂,朝气蓬勃的帅哥师弟亮妹,如今,都已经是两鬓班白,满脸风霜的中老年人了。无论岁月多么残酷,无论我们的人生是成功还是失败,岁月并没有割断友情,久别的重逢让我们相互诉说着浓浓的思念,诉说着不同的故事。

  每逢战友聚在一起谈起各自的军旅生涯, 战友情谊,就像昨天一样历历在目。多少个日日夜夜,我们一起生活在火热的军营;多少个酷暑盛夏,我们共同战斗在部队的训练场上。

  直线加方块的严格管理,似乎苛求,但它确炼就了我们宁折不弯的军人性格;培育了我们团结友爱的战友情谊。想起那绿色军营奉献时的情景;想起那篮球场上官兵你争我夺的拼搏场面,想起文化娱乐官兵同乐的身影,我就像回到了昨天的部队。

  无论我们走多远,走多久,部队永远是我们的家,无论你多大官,多富有,战友是我们最真的情,当兵是我们的骄傲,当兵是我们的自豪,不论我们分别多久,虽然改变了我们的容颜,却未能改变我们真挚的情感,一条短信,一个电话,无论你在千里之外,还是在故乡本土,我们永远是战友。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亲爱的战友们,每一次聚会虽然是短暂的,我们曾都拥有一个绿色的梦,一颗火热的心,同样一定会拥有一个幸福生活的晚年,一个美好的明天。

  战友情,是一棵永不退色的常青树,长盛不衰;战友情,是一条永不干涸的河流,奔流不息。 战友是永远的,友谊是永恒的。

  时间过的真快,不服老不行,转眼间我们都是滿头白发啦,你们这些战友多好,能经常聚一聚,真幸福,我们的战友大部分在农村,有工作的也不在一个城市,断了联系,所以没有办法聚到一起,回老家这几年,照顾老母亲,没有时间和战友联系,个别战友到是见了几个,多年不联系也没有感情了,祝福您们这些战友情。

老战友,老朋友魏连银

202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