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把影子留在涪江,

夕阳照见自己在水中央

偶或,

我会想起涪江涪江,

是否会想起我无廊桥,

不涪江无月色,不梦乡今夜,

是谁月下凭窗,

谁又遗梦涪江。

如果说青春败给了岁月,那么,黑暗也能败给朝阳。即使马上转身离开,也点燃了一天生活的希望。

荷花载着高贵的品质,载着诗意的生活,姗然于眼眸。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翻动过多少向往,灼热过多少思慕。

荷在城中,城在莲里,花开观音湖、步步莲荷香。

也许我们也曾误入过荷花深处,只因为缺少几杯沉醉,便无法惊起一滩鸥鹭,栖息于暮归的诗情。

涪江,从岷山发源而来,穿城而过,那些寥寥的湿气蒸腾。

世世代代的遂宁人,一茬一茬地在涪江边生长、老去。

有了涪江,遂宁便有了自己的柔软。更愿意闲的时候来到熟悉现在却并不属于我的城市,赏山看水喝着大酒享受醉莲花……

荷花无言,可它捧着清香的呓语,开在城市的边缘,乡村的怀抱,摇曳在窗前屋后。即使烈日炎炎,只要能静对,浑身上下便会流淌着潺潺的凉气。

若云层中能洒下雨点定会敲出清响,那是一片鼓的节奏,一片锣的音韵,抑或几声弹拨,不紧不慢,未成曲调先有情。

晚风薄薄,荷香阵阵,银鹰轰鸣,涪水拍岸。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下,遂宁,这座城市,仍以最初的姿态,等待着喜欢她的人来阅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