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河岸边:第十二集

2020.06.28 阅读 373

  我考上大学,是我们家自我出生以来的第二件大喜事。我妹妹比我成绩好得多,从来没有让父母担心过,虽然高考因为生病发挥失常,但是也考上了大学。

教育子女的艰辛,我的母亲应该是遍尝其中的酸甜苦辣。等我做了父亲,才深深体会到“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话的深刻内涵。

我的父母,出身贫苦人家,白手起家,老老实实做人,清清白白做事,他们的言传身教,对子女的人生产生了深刻影响!

母亲一九六三年参加工作,到一九九三年退休,在财会战线上工作了三十年。母亲在这个工作岗位上刻苦钻研,认真负责,没有出现差错。三十年来的财务工作,天天跟钱打交道,账目清楚,手续齐全,贪污受贿从不沾边。

勤俭节约是母亲一生的本色。那时候会计最重要的工具就是算盘,记得母亲用的一个算盘用了二十多年,算盘子都掉了好多个,同事们劝她去买个新的,她却说:能用就行,不要图什么好看。这个算盘一直陪伴到母亲退休。她对公共财物非常爱护,看到水管漏水,自己想办法修好,办公室桌、凳坏了,自己用钉钉好;母亲在新余镇医院和沙土医院还负责过基建工作,作为一位女同志自己亲自提沙、挑砖,为集体节约开支。

父母的收入虽不高,尤其是父亲到食品厂后,工资有时都发不出来,但由于母亲勤俭治家,从没有向别人叫过苦,我们没有感觉到家里有什么经济困难。

  当年在我家楼房的东侧和新余县灯光球场交界处的小山丘下有一口水井。虽然房子有自来水,但节俭的母亲还是舍不得花钱用,她经常去井边挑水喝,去河边洗衣服,确实为家里节约了不少水费,现在回头想想,没有这一点一滴的节俭,我们是不可能顺利完成学业的。

父亲的职业生涯后期应该是不太舒心的,但他从来不抱怨。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就知道干活不知道拉关系,虽然他从机关一路走到企业,最后在企业退休,在别人眼里吃了大亏,但是他从不计较,无论在哪个岗位,都是充满激情,尽职尽责,任劳任怨。

1983年,父亲从行政部门调到了企业战线,担任新余市饮食服务公司经理,全家人终于生活在一起了,但是父亲还是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分担母亲的家务。

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岗位。饮食服务公司是一家实实在在的国营企业,那时候改革开放不久,街头店面几乎没有个体户,新余街头的照相馆、冷饮店、饭馆、理发店、旅店等跟老百姓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的服务都归饮食服务公司负责。

父亲接手时饮食服务公司各项工作接近瘫痪状态,设备陈旧,人心涣散,职工们意见很大。父亲从上班第一天起,就天天在街头一家一家店面调研,了解实际情况和困难。那时候我基本上见不到父亲,我睡觉了,父亲还没有回家。我起床了,父亲又已经走了。父亲那时候真是把自己的家当成了旅馆,把他单位的旅馆当成了自己的家。

在父亲缜密细致的调研基础上,他提出了改革计划:实行经营承包责任制、建立人才培训机制、逐步淘汰更新生产设备、提升饭馆旅店装修档次。

这几项改革措施真是对症下药,立竿见影!在新政策的刺激下,全体职工干劲十足,不到一年,新余街头的餐饮业面貌焕然一新,比如通过引进先进生产设备,新余的老百姓可以在各大冷饮店品尝到当时最新潮的冷饮产品;推行经营承包责任制后,新余饭店的服务态度和质量迅速改观,从以前的门前冷落变成了门庭若市。

父亲特别重视人才的培养,新余饭店的欧阳师傅就是父亲任期内成长起来的杰出代表。

1983年,欧阳师傅被公司选送到江苏扬州商业技工学校烹饪专业深造学习,同年参加在北京举办的全国首届烹饪大赛和江西名菜名点赴京表演展销,受到杨尚昆、康克清、万里等中央领导的亲切接见。同年7月在江西省首届烹饪评定会上,被评为国家“特一级烹饪师”。

多年以后,欧阳师傅念念不忘父亲经理的栽培之恩,退休后的父亲只要遛弯来到他的私家饭馆里,他都要热情地亲自下厨给父亲做几个好菜尝尝,那份真挚的情谊一时在新余传为美谈,真是让人羡慕!

因为公司落后面貌改变了,经济效益显著提高,父亲出席了新余市先进集体代表会议并在大会上作了典型发言。

1984年,父亲担任新余市酒厂厂长。父亲不爱喝酒,对酒开始也是不太了解,但后来把个酒厂经营得风生水起,在他主持下挖了口深井,开发了很多新品种,酒厂在我父亲手里效益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记得我在高中毕业后上大学前的那个暑期,我在酒厂勤工俭学洗酒瓶子,那瓶子真是多啊,洗个没完没了,可见那时的生意多么好!

父亲还非常注意勤俭节约,废物利用。以前制酒产生的酒糟往往当垃圾倒掉,但是父亲却用来养猪,酒厂每年养的猪宰杀后可以作为过年过节的福利发给大家,让大家吃上最新鲜的猪肉。那时候职工福利真是好,有的一家几口都在酒厂工作的,厂里过年过节分的东西根本吃不完,只能送给亲戚朋友。

父亲任期内还修建了酒厂职工宿舍楼,我父亲作为厂长本来有资格分一套一百多平米的大房子,但是回家和母亲商量之后,却放弃了这个资格。他们觉得,我们家50多平米的房子就够用了,尤其是我母亲,对家人要求特别严格,对生活的要求却特别低。

由于成绩突出,厂里的经济效益好,父亲出席了江西省商办工业先进集体代表会议,并在大会上作了经验介绍。

1989年,父亲发扬风格退居二线。没多久,一纸调令就把父亲调到了濒临倒闭的新余市食品厂任书记,说是书记,其实是二线虚职,没有任何权力,父亲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力挽狂澜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食品厂倒闭。食品厂倒闭之后,父亲和所有工人一样等待安置,很长时间只能发部分工资。最后父亲被安置到新余市五交化公司退养,直到1995年退休。

父亲退休之后,一如既往地特别爱看报,看电视,听广播,关心时政。党的各届中央全会文件精神他都要自觉地认真学习,并作笔记。爱学习爱思考的习惯贯穿了父亲一生,这不仅使父亲精神富有,而且还让他身体健康,父亲的眼睛看参考消息不用戴老花镜,这也是学习的收获吧。

父亲出身农民家庭,工作中跟农业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对农业、农村和农民充满了感情,鼓励自己的儿子上农业大学,献身农业。他回到县城工作后,不忘耕作,一直坚持自己种菜。那时的菜地在离房子不远的县政府大院后的一块田地,父亲开了两分地。我们在房子卫生间放了一个尿桶存尿,虽然气味不佳,但是足够作为菜地的有机肥,平时都是父亲挑着尿桶去施肥。

父母家里阳台上养鸡。养过母鸡,每天下蛋给我们吃,我吃的鸡蛋最多,那可是真正的土鸡蛋啊! 养过公鸡,每天早上可以叫我们起床,好像最长寿的一只公鸡在我家生活了4年多,和我们都有感情了,直至寿终正寝,我们都不忍心吃它,把它埋了。

每年的暑假,父母都要让我和妹妹到农村的姑姑家住上一个多月,帮助姑姑家干农活。在姑姑家,我学会了放牛、插秧、收稻、打谷等基本农活,虽然我每次回来都会晒脱一层皮,但是在姑姑家既体会到农作的辛苦。又找到了不少农家的乐趣,还结交了一批农村的小伙伴,至今我们依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每次见面依然如年少时那么亲密。

父母一直鼓励我,好男儿志在四方。1990年9月,我像父母当年一样,从新余火车站出发,告别父母离开家乡外出求学,四年之后又到北京工作,离家越来越远了。

今天算来,离开家乡一晃三十年了,而母亲也离开我十年了。虽然时隔久远,但是我的思念,就像那奔流不息的袁河水一样,绵延不断。家乡的河,是思念的河,在我用文字述说着这一朵朵浪花里的故事的时候,感觉父母就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微笑着注视着我,那么温暖,那么深情......(全文完)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母亲(1943-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