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天刚刚探过昆仑山大峡谷源头,接着再去盐湖雅丹,这次是走向雅丹的腹地,探寻沙漠雅丹和五彩雅丹,为景区的二期三期规划设计方案。

  这次我乘的是辆房车,国凡说昨晚接西宁一旅行社电话,说他们听说了这个景区,先来踩个点,我们本来计划去一牧区谈骆驼合作项目,便临时改变计划,先陪他们去盐湖雅丹,顺便再往里走,补上前次没有看过的地方,也让他们多拍些好片,扩大些景区的知名度。

  国凡他们的勇士带路,房车跟在后面,车上五人,司机和带路的坐在前排驾驶室,我和一位女士一位大顽童坐在房车内。一上车我们便聊了起来,彼此寒暄过后,他俩问我是否也是头次去,我说去了一次,不过没转完,景区很大,今天可能会多转些地方,他们问我感觉如何,我说有点类似约旦的月谷瓦地仑,他们问是否有照片,想起我刚写的美篇,索性让他们看下,省去了我很多的介绍,他俩看后就能否转发给他们,我说当然可以,彼此便借机互加了微信。

  交谈中得知两位都姓张,女性年岁稍长网名"旅行者悦",是位专职做国际游的线路设计师兼领队和导游,先后去过120多个国家,说起一些热门景点,她说一般我们不问去没去过,只问去了多少次,她说,仅南极就去了五次,有的国家去过十几次,看来不是一般的牛。和我并排的小张则谦虚了些,他说自己是河北保定人,原来是个电器工程师,在国企工作,参与过北京地铁线路的施工,为实现儿时环游世界的梦想,五年前辞了职,开始穷游世界。最长的一次是和另一伙伴去非洲旅行,一直从北非埃及向南走到南非,沿途都是靠拦顺风车,晚上住帐篷,有时住在黑人部落中,那一次他俩走了十六个国家近百个城市,一共历时二百多天。

  他的话一下子让我刮目相看,我说你这样不怕危险吗?他说其间遇到过几次,也有不少故事,其中一次是在苏丹,一位黑人男子闯进了他们帐篷,对他的同伴性骚扰,我说这不是性变态吗?他说自己一看这不是故事吗,拿起相机便拍了起来,同伴渐渐支持不住喊他支援,他俩才携力把这个黑鬼赶出去,谁知这个黑人一会儿又折转回来,这次拿了一把刀,逼他俩交出钱来,他说自己高喊没有,黑人照他肚子就划了一刀,我赶忙问伤到没有,他说就划了一道白印,那是一把没开刃的刀,我说看来这黑人也是虚张声势,问他怕了没有,他说遇到多了,没有什么怕的,他说还有一次在纳米比亚露营,晚上一头大象踩坏了他们的帐篷,差点踩到他,我忽然想起在肯尼亚马赛马拉时,曾见过一块招牌,那里曾发过一头大象踩死了一名欧洲女摄影师,这可真够悬的。

  因刚看了我的几个青海美篇,知我有可能写一些东西,他俩也乐于和我交谈,张明说他的游历被媒体知道后做了采访,还有偿买走了他的资料,上了央视四套节目,目前也在写本游历的书。而我也正想通过他们的阅历,对比评价这个景区,听听他们的建议,他们都到过撒哈拉,到过突尼斯摩洛哥苏丹埃及等地,也去过纳米比亚和约旦的红沙漠,看过不少类似的地貌,可以从他们的评价中得到启示,获得一些有益的信息。


  到达景区换乘了沙漠越野,我们三位坐了国凡驾驶的庞巴迪,接着便开始了一路狂奔,车队在戈壁和沙梁拉起一溜烟尘,我们一个个包装的都象是阿拉伯游牧民族,今日太阳出奇的好,比上次来时观赏效果好上许多,两位旅行家也是兴奋不已,在颠簸的车上也不停地录像和狂拍。这一次和上次重在游玩不一样,这回重在多看些地方,让两位高手多拍些好片。

  这位"旅行者悦"在车内伸出的大炮筒,正在扫描一个个目标,标准的摄影人架式。

  这是她拍摄的一组黑白照,堪称风光大片。

  张明的摄影架式也是卖力,为一个好的角度,不惜伏在地上。

  这是他拍的风光照片。

  还为我拍了几张人物照。

  我和张明合了一张拉手照。

  国凡的摄影技术也是大有长进。

  在雅丹腹地的一处酷似魔鬼城堡的地方,我们停下歇息,国凡谈起了他的构想,他说这里是未来的二期工程,要在这里打造一个九层妖塔,把昆仑神话与这里的魔鬼城堡地貌结合起来,营造一个神秘的体验。在另一片区五彩雅丹会打造几个飞碟酒店,好似是外星人的营地,谈起他的蓝图,国凡就进入了他的未来世界。女士建议,可组织些类似美国火人节的活动,这里的环境非常适合这个项目。一句话引起国凡兴趣,他说近年已连续八次观摩美国火人节,在国内也举办过两次类似的活动,今年还将继续举办,欢迎你们今年组织房车车队前来参加,他俩说一定一定,说身边许多朋友都喜欢这样的项目,他们知道后肯定乐于参加。

  休息了一会儿,继续前进,这是一片处女雅丹,连车辙的印迹也没有,国凡把庞巴迪开到最大马力,一会儿冲沙梁一会绕雅丹,一会没入谷地一会儿驶上高坡,眼前飘过许多奇特的雅丹造型,看着这一望无际的沙丘和雅丹,转来转去,早就不知了方向,真担心迷了路,这车贼耗油,万一把油耗尽搁在这沙丘可咋办,国凡说放心吧,从这雅丹造型的头尾可辨出风的方向,就知道所处的方位,他说,全中国的人都不见得比他见的雅丹多,他光是在这里边徒步走路都超过五千公里,说的底气十足,信心满满。

  满满的信心挡不住现实的残酷,由于长时间满负荷大马力奔驰,一辆UTV终于耐不住高强度工作,一条皮带断了筋在沙滩里趴了窝,只好用另一辆UTV牵引着走,我们的雅丹探秘也被迫提前结束。

  景区负责人子飞驾着这辆座骑,数不清跑了多少次这片雅丹。


  返回景区大本营,晚霞既将来临,这是一天当中最美时刻,我们边拍边聊,我不失时机问两位旅行家,让他们谈谈观感,女士说她去过很多国内外类似景区,觉得这个景区最大优点是体验感强,这样的风景是上天赐予,但要做好还要有很好的创意和贴心的服务,张明玩的嗨,一直都在兴奋之中,连说这样的风景真是神奇,不输世界任何类似地方。

  晚霞中,张明兴奋地张开了双臂。

  "旅行者悦"浑身都是艺术细胞,玩儿了摆拍,又在未来的咖啡观光吧跳起了桑巴。

  国凡一心想着他规划的蓝图。

  在平台上,我拍到了一架飞机直冲蓝天的照片,这是个好兆头,祝愿这个景区的未来也能一飞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