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过得糊涂,原以为才过完年呢,也不知怎么就端午了!

离父母近,总会借着节假日去到他们身边卸下往日里堆积的疲累,感受融入在一日三餐的四季流转,还有缓慢悠长、沉稳踏实、教人心安的力量,甚而是别处无法安放的任性娇纵。

车行在乡间小道。远方山影绵延,长河蜿蜒,车窗外的两树合欢开成了一片温柔的云,叶尖尖上挂着一串串雨珠,滴溜溜滴溜溜的,忍不住把手伸出去接住了一捧的晶莹。早已入夏,原以为花儿们都要谢了,但乡村静谧,连野花们也谢得晚。柏油路两旁,只要哪里有土地,哪里有阳光,这些花儿们就热热烈烈、无边无际地开着;在风中起舞,不用思虑,不去追赶,应时而盛,枕夜而眠。

三十多分钟的车程就到家了。天已放晴,有种澄净的朦胧感。一阵风过,带起地表蒸腾的湿气,吹向空中。栽满果树的院子的屋檐下正晾着早晨刚洗涤好的衣物,即便天气不佳,它依然随风摇曳。清风阵阵,吹来雨后泥土沉静的味道,隐隐约约中夹杂着一丝瓜果香。屋檐还滴着水,屋内灶台上蒸汽正浓,锅里嗞嗞作响,从小馋到大的香味叫人下车后直奔灶房……

幸运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