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蔺少侠

文‖不二先生



夜晚拉长了

雨下的暗哑

无妨

总有些旁若无人的生长

花草园头顶

天空没有直觉

同样没有名字的那一颗果实

默默地学着走开



车轮碾过水洼,带着归期

远远便喊出来的汽笛声

会成为另一阵回音

着急关上的门户

一场夜雨

困倦的人,它带着遮掩万物的塑料布



麦垛子湿了

是旧衣服

在暗着的巨大舞台上

找一处火光

给蟋蟀居住



一场夜雨

瓢泼了一堆的残壳

等待被太阳烘干

也包括那些

旁若无人的生长



雨珠子断开了跑

所有水城

黄昏兵荒马乱

突然又想起冰块也无直觉

天空隐藏起来

明天的孩子会伸手讨要玩具



无非一场夜雨

无非平原再平

沟壑愈深

无非跋涉

无非掌灯

……



不二先生

2020年6月26日夜